warframe布莱顿p > 福星小嬌娘 > 第一百八十二章 見過

布莱顿对:第一百八十二章 見過

    許時秋怎會讓這樣的一個女人倒進自己的懷里,雖不知來人是什么身份,可他去絲毫不遲疑,直接抬腳,就將這女子踢了出去。

    踢完后,許時秋這才看著那宮女冷冷的道:“哪里來的臟東西,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靠近的?!閉饣八檔囊卸喟兩烤陀卸喟兩?,偏偏,沒人覺得不對。

    不說許時秋的出身,就說他如今的身份,才二十幾歲就已經是三品武將了。

    再有他家小娘子被胡皇后看重喜歡,而且宮里的人都清楚圣上中意五皇子,這以后要是五皇子坐上那位置,這小舅子肯定是會得到重用的。

    所以說,許時秋說的這話,還真的沒人覺得不對。

    許時秋剛說完這話,跟在他身后的兩名內侍立刻對視一眼,而后一人守著許時秋,另一人忙大聲去一旁找人來。

    這里離宮門口已經很近,在這里巡邏的侍衛不少,一見是鳳儀宮的內侍來尋,又說了是許時秋遇到了事,所以侍衛們來的很快。

    有兩個鳳儀宮的內侍在,根本不用許時秋開口,倆人就你一言我一語地將他們剛才遇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宮女瞧著眼生,也不知道是哪個宮里的。這里可是已經靠近宮門口了,她竟然冒冒失失地沖出來往許將軍身上撞,一看就不是個好的?!?br />
    “就是!許將軍您放心,這宮女怎么回事仆可是看在眼里的,定不會讓這不長眼的東西賴上您?!?br />
    兩名內侍將許時秋要說的話都說了,許時秋自然不用自己再費口舌解釋。

    更何況這兩名內侍都是出自鳳儀宮,雖只是個小內侍,可畢竟他們是從鳳儀宮出來的,單單這一點就不一樣。

    “那我就先回家了,這里的事情,辛苦二位了?!斃硎鼻鋃粵矯謔潭伎推暮?,這會還有別的侍衛在,他也沒有給賞銀,而是直接道:“待會回去,我可是要將今個兒這事告訴家里人的,等過幾日,我家夫人要是尋你們問話,你們可要實話實說?!?br />
    許時秋這話有兩層意思,一層意思自然是他待會回家后就會主動告訴董姝這事,所以害他的人別想著亂傳話誣陷他。另一層意思,自然是這事等董姝知道后,她會找機會賞賜這兩名內侍的意思。

    兩名內侍一聽許時秋這話都十分開心,他們心中清楚,許家三夫人在皇后心中的位置,這次被蘇嬤嬤安排送許時秋出宮,他們也是花了心思爭來的。

    沒想到,還真的被他們遇到了好事。

    能被許家三夫人記住,這以后在鳳儀宮,定也會被蘇嬤嬤看重一二。

    “許將軍您放心,仆等定不會讓人污了您的名聲?!?br />
    兩名內侍異口同聲,這話說的直白,倒是讓已經綁好被許時秋一腳踢昏迷宮女的侍衛們側目不已。

    真沒想到,這兩名內侍,竟然能有機會交好許將軍。

    如今誰人不知,許時秋將軍是被圣上器重的武將,就憑著他這次剿滅馬匪的功勞,圣上就不會虧待了他。

    許時秋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他在一名內侍的陪同下出了宮,便沒有停留,直接騎馬回家。

    至于剛才發生的事情會怎么解決,許時秋相信,如今在后宮被胡皇后重新接管的情況下出了這樣的事情,胡皇后定是不會放過這事背后之人的。

    許時秋只在心里想了一瞬就將此事放了下來,皇宮離許家并不遠,他又騎著馬,只是這會跟在他身后的四個人變成了兩個。

    許言浩和葉爍在許時秋進宮時,也跟著進去了,只是后來瑞康帝要留許時秋說話,便讓他們先回家了。

    這會跟著許時秋回家的只有張平和許節,就是許節,待會也要直接去許家后街屬于自家的院子里。

    如今他們家作為許家側枝,自然是要住在許家大宅子后面的街上。

    今天許時秋回家,許家早有仆人候在路口,這會一個眼尖的仆人遠遠地看見許時秋騎馬歸來,立刻眼睛一亮,而后就轉身往回跑。

    其他守在這里的仆人見他跑了,過了幾息后,才看清原來是許時秋回來了,紛紛激動地往回跑。

    有兩個沒趕上第一批回去的仆人倒是沒走,他們就守在路口,等許時秋靠近后,便快步而出,給許時秋行禮請安。

    許時秋見到自家仆人,臉上也帶了幾分笑意,只是還不等他說話,他便看到自家正門大開,自家娘親和小娘子領著家里的仆人和仆婦們,等在了門口。

    看到這一幕,許時秋眼眶一酸,哪里還有功夫搭理仆人,忙騎著馬向前走了幾步,而后直接翻身下馬,朝著大門口快步走去。

    就在許時秋到達大門口的時候,許老太太便對著董姝使了個眼色。

    董姝收到許老太太的眼色,忙領著家中仆人和仆婦等人,對著許時秋行禮道:“郎君辛苦?!?br />
    聽到董姝這話,許時秋忙伸手去扶董姝,等扶起董姝,許時秋這才看著許老太太道:“娘,我這只是去剿匪,又不是抵御外敵?!?br />
    許時秋知道,之前他爹還活著的時候,每次他爹出去打仗回來,他娘都會帶著全家人在門口迎接他爹。

    只是他這次只是出去剿匪,沒想到竟然還能有此等待遇。

    “畢竟是你第一次出征,元夕娘也沒見識過?!斃砝咸靼仔硎鼻锏囊饉?,最主要的,還是她想借著此事的機會教教董姝,以后許時秋再出征時歸家,該怎么做。

    許時秋一聽許老太太的話,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下意識地往小娘子看去,卻見她已經從奶娘懷中將元夕抱到了懷里,指著他和元夕教她,眼前的人是爹爹。

    許時秋想著自己剛從外面回來,身上肯定不干凈,便沒有伸手去抱元夕。

    “元夕等爹爹洗漱后換了干凈衣衫再抱你?!斃硎鼻鏌渙承σ獾爻遄旁?,可元夕卻睜著大眼睛一臉茫然地看著眼前這個對于她來說有些陌生的人。

    元夕本就還小,許時秋這次離家時間又久,元夕哪里還能記得這個平日里在家會抱著自己玩鬧的爹爹。

    許時秋看到元夕望向自己陌生的眼神,只覺得心頭一酸,他這是離家久了,女兒都不認識他了。

    許老太太見許時秋望著元夕的眼神就猜到了他的心思,想著曾經自家相公遇到的事情,許老太太不由笑道:“當初你哥哥姐姐小的時候,你爹出征回家,也是不認識他。不過也沒用幾天的功夫,他們就會慢慢與你爹熟悉起來。所以你不用擔心,你只要每天抽空和元夕玩,不出兩天她就會和你熟悉起來?!?br />
    聽了許老太太的話,許時秋和董姝都松了一口氣。

    說著話,一家人進了院子,許時秋雖想和許老太太和董姝說話,可他也知道自己身上臟的很,最要緊的還是先洗漱。

    許老太太熟知這些事情,走了沒兩步,她便對著董姝道:“你跟著時秋回院子洗漱,元夕交給奶娘帶著跟我去主院,待會等時秋洗漱好,你們再一起來主院吃飯?!?br />
    許時秋知道這是娘給自己機會和小娘子說話,他也不對許老太太說感謝的話,朝著他娘嘿嘿一笑就熱切地盯著董姝看。

    董姝被許時秋盯的不好意思,可還是聽從許老太太的話,將懷中的元夕遞給了奶娘,讓奶娘抱著元夕跟著許老太太先去主院。

    許時秋看著董姝的動作,心頭火熱,可也知道這會不僅是白天,而且娘還等著他們吃飯,定是不能做什么的。不過不能真的得手,占些便宜還是可以的。

    許時秋非要拉著董姝,讓她幫自己搓背,董姝也不好拒絕,只能跟著許時秋進了耳房。

    等到許時秋沐浴好,已經是半個時辰后的事情了,董姝面紅耳赤地跟著出來,也換了一套衣服。

    剛才倆人雖沒有在耳房里真的鬧出事情來,可董姝還是被許時秋拉進了浴桶里,跟著一起泡了一回澡。

    因著這么一耽誤,倆人到主院的時候,午時正已經過了一會。

    許老太太是過來人,眼皮都沒抬一下,就怕自家兒媳婦害羞,倒是元夕,又這么長時間沒見娘親,一見到董姝出現,立刻又委屈地朝著她看了過來。

    許老太太原本是不打算說什么的,可這會一看小孫女委屈,她就心疼的不行。

    剛準備開口說許時秋兩句,誰知許時秋卻搶在她開口前對著許老太太和董姝道:“那個男人,昨天晚上來找我了?!?br />
    許時秋這話一出口,許老太太和董姝的注意力都立刻被吸引,哪里還記得元夕剛才的委屈。

    許老太太和董姝都聽懂了,許時秋口中的‘那個男人’,定就是言珠腹中孩子的爹。

    只是他們都沒有想到,這人竟然會在許時秋剛到京郊的時候就主動尋了過去。

    婆媳二人對視一眼后,許老太太這才開口問道:“這人到底什么來頭?”說罷這話,許老太太頓了下后又繼續道:“今日一早,言珠還托了江晗給我們帶話,要請我們一家去她郊外的莊子上賞菊。莫不是他不準備出面,竟把事情都推言珠身上?”

    許時秋一聽他娘越說越嚴重,忙搖頭道:“不是的,這人,你們都見過?!?br />
    許時秋話音一落,許老太太和董姝都有一瞬間的茫然,她們竟然都見過?

    

    //www.lhxcoh.com.cn/fuxingxiaojiaoniang/110256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