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金童記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海上風雨襲伶仃 相依為命情至深

布莱顿海滩吉他谱:第四百二十五章 海上風雨襲伶仃 相依為命情至深

    姜驥覺著他從未這般膽小過,若只有他們十幾個殘部,拼了一條命,能殺一個是一個,能殺兩個算賺了,作為一個軍人,他不怕死,但如今妻女在身邊,他非常怕死,他死了誰來?;ふ餑概?。

    上天大概是聽到了他的吶喊,倭人的船隊緩緩過了,沒有要上來歇腳的意思,應該是急著去追沈家的商船,沈鈺又皺起眉來,他們算是暫時安全了,商行的那些兄弟可就危險了。

    婧兒深明他的心意,對他報以十二萬分歉意,為了成全她的一家團聚,可能那船上多少人都團聚不了了,她就是這樣自私,她答應沈鈺,無論他們能不能回到大周,她在給哥哥的信中都提過他們,哥哥會善待他們的家人。

    沈鈺無奈苦笑,他一開始就是不得已才來,郡主用沈家的未來威脅他,他沒有辦法,也做好了死在海上的準備,若他和郡主一起死了,只怕祥郡王會遷怒他的家人,要不是他帶郡主出海,郡主怎會香消玉殞。這些貴人個個都不好伺候,只欺負他們這些小老百姓。

    倭人走后,姜驥讓婧兒在這邊呆著,他要去那邊島上清理一下,日后就搬到這座島來起居了,婧兒讓他快去,朝陽見父親又要走,伸手要他抱著去,姜驥親親她的額頭,讓她安心跟著母親,他很快就回來。

    幾座島都是挨著的,換了姜驥以前的身手,從這邊蹦到那邊便是了,如今他腿腳受傷不太利索,沈鈺取了船送他過去,回來時帶來了那些傷員,白水他們又忙著搭窩棚,好歹今夜得有個棲身之所。

    海上接連晴了十來日,這一日終于暗了下來,白日里便風雨欲來了,天黑前漲潮漲的厲害,將小島淹了不少,沈鈺他們搭窩棚都是挑的較高的地勢,也沾了水,一行人站到了小島最高處的巖石上,沈鈺他們找了些干草做蓑衣,今夜怕是沒地兒住了,還是先做點雨具遮遮身吧。

    婧兒發現沈鈺很全能,明明也是海商世家的公子,文武雙全便不說了,捕撈魚蝦還能說是家學淵源自幼接觸,做飯烤魚也是一把好手,竟然還會搭窩棚制蓑衣,婧兒很疑惑他是怎么長大的,難不成家里從小就把他丟到荒島上來歷練過么?

    沈鈺一個人做不來這么多,他教那些傷員也做,好歹各人要把各人的東西做好了,在暴風雨來臨之前要做足了準備。

    初露學的很快,婧兒抱著女兒在邊上坐著,她便把自己和兩個主子的都做好了,她們還帶了把傘來,屆時這唯一一把傘肯定是護著婧兒母女倆的,其他人只能真切淋著了。

    閃電劃破了夜幕,海上波濤洶涌,這是婧兒頭一回見到不平的海面,似是海里鎮壓著的一頭巨獸在怒吼,準備破海而出,他們這些荒島上的人便是這巨獸破開封印后第一頓果腹之食,朝陽向來是個傻大膽,這會兒也被嚇得大哭,婧兒都想哭了,姜驥把女兒接過來抱著,另一手攬著婧兒,夫妻倆把女兒夾在懷抱間,朝陽感受到父母的愛意包裹,心里才漸漸安定,大概對于小孩兒的心思來說,父為天母為地,只要父母在身邊,她的天地便不會塌。

    老天爺醞釀許久,終于降了豆大的雨點下來,下雨也有一點好處,他們的淡水快沒了,下點雨他們能找地方儲點水,只是這島太小了,他們連站腳的地兒都快沒了,哪還能儲水,只能寄希望于退潮后能攢點。

    電閃雷鳴風急雨驟,他們這些人便是都披了蓑衣,也起不到多少作用,除了婧兒那把大傘是真切能擋雨的,其他人都是聊勝于無罷了,比干淋著肯定好些。

    姜驥抱著妻女站在傘的邊緣,他身上已經濕的差不多了,但要盡量保住婧兒母女倆不受風雨,朝陽頭頂有傘,周圍又是父母的懷抱,腳不沾地,倒是能不經風雨,婧兒這么大個人,也是站著,除了頭上沒濕,下半身也濕了不少,看到姜驥堅毅的面容挺拔的身姿,似一棵勁松為她們遮風擋雨,她知道她沒嫁錯人,這只是他們必經的磨難,風雨過后會有彩虹的。

    姜驥腿上還有傷,婧兒讓他把朝陽給她,她來抱,姜驥搖頭,他只恨自己力氣不夠,不能把這母女倆都抱起來,怎還能給婧兒增添負擔,她們母女倆本都該活在錦繡堆里,是他大意輕敵才落到如今這個境地,她為了他涉險,遭受這些苦難,他心里已滿是愧疚,余生愿為她赴湯蹈火付出一切。

    暴雨下了半夜,小島也被淹的差不多了,一行人都強撐著睡意站了半日,到破曉時分退潮了,島上留下了很多貝類魚類,沈鈺撿了幾個大扇貝,將里頭的肉挖了出來,而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擰干,擰出來的水盛在扇貝里,防著日頭出來把水蒸干了,他們今日就要用這水做飯吃了。

    想到他們這多少天沒洗的衣服,婧兒實在有些難下咽,不過渴到極致也顧不得了,他們有一個水壇子,這回也趁機灌滿了,各人脖子上還掛了個水壺,能用來儲水的東西他們都用上了,總共也沒存到多少,原本沈鈺的意思是在島上挖個坑,等下大雨就能把水積到那坑里,誰知這回漲潮如此厲害,把坑都淹了,他們站的地兒是巖石塊,沈鈺可沒本事在巖石上打洞存水。

    暴雨過后彩虹倒是沒見到,倒是這些傷員的傷口被雨水浸泡過后又流膿發炎了,之前他們在海水里泡著就感染嚴重,后來大夫給他們清理了傷口上了藥,這又被雨水沖洗一遍,傷口又惡化了,大夫的藥物也所剩不多,對著這些人唉聲嘆氣的,姜驥打定主意,休整一會兒便走吧,沈鈺說昨日剛下過暴雨,這幾日該是沒雨下了,既天氣好,海上風平浪靜的,倭人又先過了,他們繞個路避過倭人返程的航線,應該能游回大周吧。

    這話姜驥是問的沈鈺,他雖來泉州幾年,也看過海戰宗卷,但他們的海戰從來是在沿海防守,顯有深入內海追擊的,論海上航行,還是這些純正的海商精通些,他不由慶幸他娶了個聰明的妻子,知道尋海商帶她出海,確實比那秦鎬靠譜多了。

    

    //www.lhxcoh.com.cn/jintongji/114459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