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莱顿对卡迪夫城比分:第481章 殺人

    老何的話語剛說完,劉成毫無征兆的上去一把扯住老何的腦袋,往下一拽,直接就撞在了車身上面,瞬間老何的頭皮處就有血留下來。

    而聽到動靜的老何同伴,直接轉身正好看到劉成的動作,所以急忙就喊道:“操你媽的,你干什么……”

    劉成一手抓著老何的脖領子,一手耐著他的腦袋咣咣往車身上面使勁的磕了幾下,車身都被干的出現幾個小坑。

    而老何此時已經有點翻白眼了,由此可見劉成的手勁有多大。

    老何的手下此時見到劉成的動作,丟掉雙手拎著的包裹,一手往后腰摸去,撥出槍,就要瞄準劉成。

    “草泥馬的,老七!”

    手下瞪著個眼珠子,瞄準劉成就要開槍的時候,劉成一把摸住老何的后腰處,從后面拿出一把仿六四,一手抓著老何擋在自己身前,一手把保險打開,隨后就轉身看向老何的手下。

    同時,劉成湊到老何的耳邊開口說道:“剛出來,有點渴,所以,缺點銀子,這些錢不能給你!”

    “亢亢亢……”

    說完之后,劉成根本就沒有跟老何的手下對白,直接瞄準他身子,直接扣動扳機,并且還是一下子把手槍里面的子彈全部打出去,知道發出空響的時候,才把手槍放下。

    “大哥!”坐在車里看著這一切幾乎是眨眼之間發生的事情,老何手下倒下那一刻,七哥才緩過神來,坐在里面大聲喊了一句,隨后急忙推開車門子,踉蹌著就跑下來。

    但是,就在他跑下來的時候,劉成丟掉老何,往前走了幾步拿了地上的槍,又在對方的腦袋上面補了一槍,隨后轉身走到老何的身邊,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直接扣動扳機,一槍崩在老何的腦袋上面,頓時如同西瓜爆裂一般,紅的白的,全部都出來了。

    崩完這兩個人之后,劉成回頭看了一眼呆滯的七哥,臉上泛起一個平靜無比的微笑!

    先不說劉成這種黑吃黑的對象老何,是七哥的好朋友,曾經救了七哥一命的恩人。

    但是他在老何手下已經失去反抗力的時候,還是一槍接著一槍的打在他的身上,甚至一梭子全部打空之后,竟然還在腦袋上面補了一槍。

    什么人,能夠在這種情況下,已經知道對方是必死無疑的情況下,還要一口氣把所有的子彈全部打空!

    七哥此時看著眼前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大哥,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就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看著,眼神之中帶著憤怒和不解,同時還有不可置信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大鵬之中發出來一聲動靜。

    “嘩啦……”

    從大鵬里面突然竄出來一個幼小的身影,瘋狂的朝著大鵬另一側的野地里面跑去“操!”

    看到突然出現的人影,劉成罵了一聲之后,就舉起了手中的槍瞄準了對方。

    “砰……”

    七哥見到劉成的動作,突然用他從來都沒有對劉成如此粗暴和憤怒的動作,一下子架起來劉成的胳膊,看著他,怒吼的喊道:“那他媽還是一個孩子??!”

    “呵呵,他看到我了!”劉成露出一個微笑看了一眼七哥,隨后一下子打掉他的手,舉起手槍,瞄準對方,扣動扳機!

    “亢……”

    子彈從后背直接打在那個孩子的身上,槍響人倒,一個無處安身的孩子,一如二十年前的七哥,都是靠著撿著垃圾養活自己。鮮血緩緩地留在地上,孩子的身體依然還在往前蠕動著,依然還想著努力離開這里,依然還想著能夠逃離這個生死之地,他想活著“亢!”

    一槍打在腦袋上面,斷絕了他的所有希望,從此這個世界不屬于了他。

    劉成來到這個孩子身邊,低頭看了一眼,確定死了之后,緩緩地說道:“哎,你說你出來干什么,我本來就沒有設計你的劇情,都沒有你的角色。你說你天天撿個垃圾,活在這個世上也是遭罪,今天死了,也算是解脫了?!?br />
    隨后劉成快速的開始擺弄起來幾個尸體的位置,弄成一副因為因為仇殺的情景,一切搞定之后,劉成來到七哥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輕聲的說道:“你說你為了在這里等我,混了這么多年,就攢下了這二十萬,我能看著你因為我把他花出去嗎?趕緊把情緒給我調節過來,走了!”

    “哥,老何是我的朋友,他曾經冒著巨大的危險,給我通風報信,他是因為信任我,所以才會冒著風險給你弄來這些東西??墑悄隳?,你這么做,是不是太下三濫了,你曾經跟我說的人性呢?難道,你曾經跟我說的那些都是放屁嗎?”七哥眼珠子通紅的一把抓過來劉成,全身顫抖的說道。

    “砰……”

    劉成一腳踹在七哥的身上,隨后仿佛瘋了一樣,指著七哥開口說道:“小七,我告訴你,我要是沒有進去,那么我絕對不會做出今天這樣的事情??墑?,我告訴你,我們五個人一起犯得案子,我年齡是他們之中最少的,但是我卻是蹲的時間最久的那個人。全部進去之后,強行把主犯的身份套在我的身上。這就是他媽的道義。我再告訴你,在重刑犯監獄之中,我拿著牙刷,扎在我曾經的大哥脖子上面,他跪在那里喊著求著,叫我祖宗,這就是人性,懂嗎?”

    聽到劉成的話后,七哥一瞬間也不知道該說什么了,因為事實確實就是如此。

    當初劉成他們的被抓進去的時候,他是年齡最少,拿的錢最少,參與的事情最少的那個,可是最后卻是他變成了主犯,成為了整個事件的策劃者,蹲的時間也是最長的,受到的待遇也是最差的。

    后來,曾經的大哥竟然跟他關在了一個監室里面,當天晚上乘著所有人睡覺的時候,劉成拿著早就準備的牙刷,直接扎在了對方的脖子上面,在生死?;氖焙?,對方怕了,跪在地上,哭著喊著叫他祖宗叫著爹,只求能夠活下來,這就是人性和江湖道義。

    //www.lhxcoh.com.cn/juepindushiyisheng/110256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