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抗戰之中國遠征軍 > 第二百二十六章 上校

布莱顿霍夫大学:第二百二十六章 上校

    “天哪!是他,真的是他……”佩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接著就興奮的朝登陸車飛奔而去。

    從登陸車上下來的正是張弛。

    其實這場仗張弛打得挺不爽的,原因是大多時候他都得呆在“平?!焙派?,只能遠遠的看著塔拉瓦方向的一團煙霧,最多就是看看從同鄉人那傳來的情報,其它的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有好幾次張弛都想親自登島指揮,但都被粱參謀給攔下了。

    “師座!”粱參謀說道:“您現在是師座了……也得在乎點身份吧!”

    “師座又怎么了?”張弛回答:“師座就不能親自上戰場指揮嗎?咱們部隊師座親自上戰場指揮的還少嗎?!”

    張弛這話倒是說得沒錯,遠征軍中師座親上戰場指揮的還真不少,比如戴安瀾、孫立人、廖耀湘等,戰場上甚至在一線上都沒少看到他們出現。

    “那……也得分情況??!”粱參謀回答道:“這危險程度我就不說了……其它地方打仗,情況不好還有地方撤,這要是上了個小島,一個沖鋒就打到頭了,撤都沒地方撤?!?br />
    張弛把眼睛朝粱參謀一瞪,粱參謀趕忙話鋒一轉道:“危險還是其次,你看看這小島……”

    粱參謀指著地圖上的比托島,繼續說道:“屁股大點的地方,咱們一個團還解決不了嗎?而且一團長也是捷報頻傳……我說師座,你也要給下面的人多點煅煉的機會嘛!”

    粱參謀這話倒是說到點子上了。

    如果說同鄉人控制不住戰局,或者說一團有危險,那張弛登島指揮才是有必要的,但現在同鄉人卻是打得有聲有色的,那身為師座的張弛登島就成了完全多余的了。

    想到這里張弛就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

    這道理其實張弛也懂,但也許是因為以往一團的戰事都是在自己親臨指揮的原因,又或者是因為自己已經習慣了戰場,所以總覺得有些不放心。

    想了想,張弛就說道:“那這樣吧!派出幾架偵察機去偵察下!”

    “是!”粱參謀應了聲就把命令傳達了下去。

    這倒不是張弛想知道什么情報,事實上這時戰斗已經打到白熱化的程度了,該知道的情報也已經差不多都掌握了。這是張弛想讓“平?!焙藕僥干系姆尚性倍嘁壞沆蚜?,雖然說這時的煅煉還稱不上實戰,但總會比訓練場上完全沒有危險要“實戰”些。

    但張弛最關心的還是比托島上的戰事,所以情報一刻都沒有落下。

    看著情報張弛就慢慢的放心了,同鄉人的指揮有點自己的風格,不拘泥于命令和計劃而能隨機應變……更重要的還是,同鄉人的幾次隨機應變在之后都被證明是正確的。

    對于這一點張弛還是有些佩服同鄉人的,因為自己之所以這么做,往往是因為掌握了更多的歷史知識和別人不知道的信息,然后再根據這些知識和信息倒推而做出的決定,而同鄉人卻完全靠的是自己。

    好不容易才等到了傳來了勝利的消息,張弛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在第一時間登島……但讓張弛無奈的是,中國軍隊只有幾艘希金斯船,而在白天退潮的時候希金斯船又很容易觸礁,所以必須向美國海軍要求登陸車。

    而此時登陸車又在緊缺中……美海軍陸戰隊需要登陸車登陸其它各島搜剿殘敵,還需要登陸車往返比托島運送傷員,還得往島上運送物資等等,所以一時還調不到。

    直到哈爾西及麥克阿瑟也想登島看看的時候,才拐至“平?!焙漚由險懦諞黃鶉?。

    哈爾西和麥克阿瑟說是說到島上研究防御事宜的,但其實只要是個人都知道……比托島還要研究防御事宜?!

    首先美軍的海軍此時已經在太平洋戰場上全面壓過日軍了,日軍根本就無法對塔拉瓦組織有效的進攻。如果日軍真這么干的話,那就正是美軍想要的了……二十余艘航母,上千架各型戰機,日本聯合艦隊那是上來多少就滅多少。

    其次,比托島上日軍的防御工事就是最好的防御工事。

    這是經過事實證明的,連美軍這么強大的優勢都要付出這么大的代價才拿下,可想而知日軍的防御工事有多堅固。

    所以,美軍要做的,其實就是修復日軍的防御工事。而這對擁有現代化機械設備的美軍來說一點都不困難,甚至美軍還可以在短時間內把工事構筑得更堅固。

    但事后張弛才知道,其實這一點并不適合美軍。

    原因并不是日軍的工事不好,也不是美軍做不到,而是美軍士兵吃不了那苦……要知道日軍修筑的工事大多都是在地下的,六千多名日軍絕大多數都躲在地下,而塔拉瓦又在赤道附近,于是那地下坑道又悶熱又潮濕,用美軍的話來說,就是簡直不是人呆的地方。

    甚至還有美軍士兵懷疑……比托島根本就不用打,只需要圍困一段時間日本人就會在這樣的工事里悶死了!

    所以,實際上美軍在比托島構筑的大多是地面工事,甚至還在比托島裝上了空調……美國就是懂得享受。當然,這空調也僅限軍官使用。

    其實構筑地面工事也足夠了……日軍構筑地下工事,是為了躲避美軍的軍艦和戰機的轟炸,而美軍構筑工事則基本不需要考慮這一點。所以這也算是具體情況具體分析。

    在張弛剛走下登陸車的時候,冷不防的就見一個身影飛奔過來……張弛初時還以為是遭到襲擊,心下一緊手就摸往別在腰間的手槍。

    但接著就聽到一個似曾相識的女聲,叫道:“是你,上帝!真的是你……太好了!”

    “佩奇?!”好半天張弛才想起這聲音的主人。

    佩奇這時才放開張弛,又驚又喜的看著張弛,說道:“瞧瞧,我的英雄,才幾個月不見,現在已經是個上校了!”

    接著她很快又看到張弛身旁似笑非笑的看著她的兩個美國軍官,不由驚訝得下巴都差點掉了下來:“哈爾西將軍,麥克阿瑟將軍……”

    佩奇疑惑的望向張弛,她對張弛能跟兩位身名顯赫的美國將軍并駕齊驅而感到震驚,她已隱約的感覺到張弛不會是上校這么簡單了。

    (未完待續。)

    

    //www.lhxcoh.com.cn/kangzhanzhizhongguoyuanzhengjun/48237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