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快穿歸來當影后 > 第91章:雪夜清目

布莱顿天体海滩:第91章:雪夜清目

    “這怎么可能?我從未向外流傳過這詩!”

    文安州驚坐而起。

    “你若不信,大可差人去市井探聽一二?!?br />
    “這事我亦有所耳聞,此詩言簡意賅,意境長遠。早在日前便被青樓胡姬傳唱的到處都是,更有萬花閣的鶯鶯姑娘放言,愿與詩中人對飲。

    文先生難不成想成這入幕之賓,因而冒名頂替?!?br />
    “這詩確實不是我所作?!?br />
    眾人聞言瞬間搖頭,斯文敗類,一旁的學子亦覺得面上無光。

    “不過卻是友人所贈?!?br />
    “文先生,這樣狡辯又有何意義?!?br />
    “我只是實話說,這詩名《問十九》。我在家行十九,去年今日友人趁興起意,寫了此詩又差人送予我。

    前幾日,我因思鄉憶友人,便重寫了這詩,怎可言我盜詩?”

    “那你剛剛怎么不說友人所贈,再者這詩一出,必定揚名。你這友人又是何人?”

    提到友人,文安州面色一沉。

    “不可說!”

    他和友人相識于微末,只不過一個早已名揚天下,而他卻還是個教書先生。他不愿假借他人之名,來耀武揚威。

    “先不說這個,這詩我只寫過一次。那日,我在書院偏房等崔院長時,落筆寫了這詩。所以我想問下,究竟是何人所盜,還將其外傳了出去!”

    “文先生,是一定要揪出一個替死鬼嗎?”

    “我只是希望真相能夠大白?!?br />
    “那你是想說,雜役小六子盜了你的詩嗎?”

    這話一出,一旁的小六子瞬間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先生饒命呀,我從未下過山,怎么可能將詩詞傳到外面?”

    說完,他便“砰砰”得,連著在地上扣起了響頭。

    額頭混著石子,沾滿了血污。

    文安州看著在寒風中縮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小六子,心有不忍。

    “可能是我在哪里遺失了?!?br />
    “哈哈,文先生真是好記性!”

    “馮教習,你莫要欺人太甚?!?br />
    兩人頓時劍拔弩張,底下的學生目瞪口呆的看著詩會變鬧劇。原本端莊雅正的先生,竟也有如此失態爭執的一面。

    “肅靜!”

    院長執著摺扇,重重敲擊了下身前的桌案,接著三言兩語結束了此次詩會。各罰了文安州和馮教習半月的俸祿,并嚴令禁止院內再議此事。

    人群如雀散,只留斑斑血跡。

    雜役小六子最后關了院門,落了鎖。

    “嗯?”

    剛剛院里好像飄下了什么東西,不過門已落鎖,天色將晚,他搓了搓手臂,到底沒有重新打開院門。

    庭院四方,無云無月,唯有雪壓枯枝的聲音。

    白衣無聲落地,一個人影蹲下身,青絲及地,凝視著身前一寸的血跡。

    “旺!”

    人影一散。

    “老狗,別瞎叫!”門房老碳頭巡著夜,左手牽著土狗,右手提著壺濁酒。

    “再叫,小心狗命不保!要是壞了人家好事啊……”

    老碳頭喝了一口濁酒暖身,搖了搖頭,向著遠處走去。

    “剛剛好像有什么聲音?”

    “死鬼,不就是你們書院那條老狗嘛!哪天不叫喚一聲,今天這是怎么了,想我們色膽包天的馮教習,也有怕事的時候!”

    “小娘們就是騷氣,快點,自己上來!”

    沒一會,后院柴房內便響起了男女壓抑的喘息聲。

    落雪無聲,少女坐在枝頭,清溪映月般的目光穿過柴門縫隙,落在里面兩具交纏的肉體上。

    片刻,柴門被推開。

    女人扶了扶發髻,抖了抖手中的銀子,對著柴門無聲“呸”了一下。

    “連做皮肉生意的錢都克扣,道貌岸然的老家伙!”

    雪夜天,實在冷,她也不愿多待。將手中的銀兩收入胸前,一步三搖的扭著身子向院門走去。

    “將燈給我吧!”

    “上次我賣給你的詩,錢呢!我今天都知道了,這詩現在傳的滿城都是,肯定價值千金,你想私吞不成?”

    女人聞言神色頓時一變,拿著帕子微微掩了一下嘴角。

    “哎呀,哪來的價值千金?我又不識字,回去之后就隨手賣給了樓里的姑娘,哪想到一傳唱就傳了開來。哎呀,早知道如此,我就賣給懂行的了。如今啊,悔的我腸子都要斷了!”

    “真的,你沒有騙我?!?br />
    小六子露出一個狐疑的表情。

    “真的不能再真了,我還能騙你不成,以后還指望著你給我開后門呢!”

    “那反正詩是賣了,你總得給我銀子吧!”

    “哎呦呦,那真賣不了幾個錢,都不夠我一趟來回的車費?!?br />
    “別廢話,給錢!”

    小六子攤著手,攔在門口。

    “小哥哥,就饒了奴家吧!”說著便上前,輕輕扯了一下小六子的衣裳

    “別跟我哭窮,剛剛不是賺了一筆?!斃×鈾低?,眼神示意了一下,已經空空如也的柴房。

    女人面色瞬間一苦,接著眼神一轉,笑吟吟的看著小六子。

    “這銀子,姐姐可是要買炭過冬的,小哥哥也不忍心吧!不過銀子是沒有,但是白花花的身子倒是有!”

    說著不等小六子反應,拉他的手就往胸口按去。

    “你……”

    小六子瞬間驚呼,漲紅了臉。

    “怎么不喜歡?”女人眼波一勾,小六子瞬間呼吸一促。

    “想想平時書院高高在上的教習,對你不是罵就是打?!?br />
    她輕輕湊到小六子的耳邊,輕吹一口氣?!叭緗?,你和他共用一個女人,如何?”

    小六子整個人都愣在當場。

    女人笑吟吟的勾著他的腰帶,直接又進了柴房。

    風雪一轉,片刻功夫便成了鵝毛般的大雪。

    遮了房內不堪的畫面。

    “這雪怎么突然又變大了!”

    小六子趕緊緊了緊身上凌亂的衣衫。

    “好了嗎?快點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好了,好了,催命??!”

    女人也顧不得繼續整理,接過小六子手中的傘,向著外面走去。

    直到女人上了牛車,小六子這才提著燈折返回來。

    對于初食女人滋味的他,直到此刻整個人還處于飄飄乎乎之中。

    難怪姓馮的一旬便要叫一回。

    寒風一過,他趕緊壓下心內的蕩漾的心思,關上院門。

    只是院門在被關上之際,他透過門縫,竟看到一雙腳竟晃悠悠的掛在上空。

    嚇得他瞬間跌倒在院內。

    “鬼,鬼??!”

    

    //www.lhxcoh.com.cn/kuaichuanguilaidangyinghou/110256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