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1902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完)

布莱顿对卡迪夫城:第1902章:王爺,請問何時論功行賞(完)

    錢淺成親的第二年,皇上派太常寺官員到云嵐州來監督前任寧王陵寢的修繕,這是個苦差事,監督修陵,怕是好幾年都無法回京,太常寺的官員誰都不愿意去,最后是姚行勉自請赴云嵐州。

    姚行勉到云嵐州時不是一個人,他是帶著自己的夫人和女兒一起來的。錢淺后來聽曲懷瑾說過,姚若云在京中時,原本家里給她說了一門親事,但不知怎地,后來沒成。這一次她跟著父親回到平嵐十三州,聽說姚大人在云嵐州置了個小宅子,一副打算常住的架勢。后來錢淺聽說,姚若云還是一身男裝在外走動,在云嵐州找了個醫館當坐堂大夫。

    又是三年過去,云嵐州附近的陵寢修繕即將完畢,姬重璟帶著錢淺回了一趟云嵐州,姚行勉作為監督陵寢修繕的官員,自然要來找姬重璟匯報一下工程進度。

    姬重璟是和錢淺一起接見姚行勉的,姚大人是第一次見到傳說中的寧王妃褚氏,他望向錢淺的眼神十足吃驚,似乎是一眼就認出了,這位王妃就是當年他女兒喜歡的那個清秀的小伙子。

    姚行勉什么都沒問,他只是恭敬地朝錢淺和姬重璟行禮,規規矩矩的匯報了陵寢修繕情況,接著婉拒了姬重璟留飯的邀請,離開王府回去了。過了兩天,姚若云遞了拜貼上門,這是錢淺幾年來第一次見到她。

    “對不起?!鼻車諞瘓浠熬褪塹狼?。姚若云似乎是知道她想說什么似的,輕輕搖搖頭。

    “小寶,你沒有任何地方對不起我?!彼庋嫠咔常骸耙鄖暗氖虜灰傯?。爹爹告訴我之后,我原本也覺得尷尬,但終究是好不容易有了你的消息。我猶豫了兩日,還是忍不住過來瞧瞧你,看到你過得好,我就安心了?!?br />
    安心?錢淺愣了兩秒,但很快反應了過來。她朝姚若云笑了起來:“你放心,寧王不是暴躁的人,只是有些不巧,幾次犯脾氣都恰巧被你撞見?!?br />
    “是我多想了?!幣θ粼瞥陳凍鯖鍰蟮男θ藎骸爸灰愎煤?,我就沒什么好擔心的。爹爹說你們在云嵐州呆不了許久,還是要回邊關去,而我大約以后要留在云嵐州,可能見面的日子少了?!?br />
    “姚大人在云嵐辦差,差事完了,終歸還是要回京的,你要留在云嵐?”錢淺有些吃驚的問道。

    “嗯!”姚若云點點頭:“你聽說了吧,我回京以后,祖母給我定了門親事,但后來還是退了。我原本已經想好了,就算不能拋頭露面的行醫,那我在家里整理藥典、成方,閑時收些藥材來研究總可以吧?但那家的長輩不喜歡我擺弄這些,幾次三番的跟我爹爹說,讓他不要太嬌慣我,說女孩子還是盡早學著看賬理家,旁的無須多費心思。爹爹和娘親究竟還是心疼我,他們擔心我嫁過去也是受罪,最終還是退了親。只是,退了親的女兒家名聲不好,在京中似乎也沒太好的路走,所以這次爹爹才會帶著我和娘一起到云嵐來?!?br />
    “如此說來,”錢淺了然:“在云嵐生活,的確比在京城好些。我聽說你找了個醫館當坐堂大夫?”

    “嗯!”姚若云笑著點點頭:“小寶你是知道我的,只要能行醫,其他的都不重要?!?br />
    “我知道?!鼻騁殘α耍骸澳閌歉齪么蠓頡?br />
    “也只有你肯這樣想,”姚若云微微嘆了口氣:“其實連我娘都希望我安安穩穩嫁人過日子,不要像現在這樣,日日拋頭露面的行醫?!?br />
    “姚夫人也只是擔心你,”錢淺朝姚若云微笑:“況且,她雖不能理解你的理想,卻也選擇支持你,否則她大可以押著你去嫁人?!?br />
    “我知道的?!幣θ粼坡凍鑫屢鐘怯艫男θ藎骸叭媚鍇椎S?,是我不孝。但既然我已經選定了自己要走的路,那我就不會回頭?!?br />
    姚若云真的說到做到了。在行醫一途,一條道走到黑,再也沒回過頭。姚大人回京復命之后,姚若云并沒有跟著離開,而是留在了云嵐。

    又是三年,這一年,錢淺二十三歲,實際年齡比她小一歲的姚若云也已經二十二,在這個時代,已經屬于超級老姑娘,但她依舊一身男裝在醫館坐堂行醫。

    這一年,錢淺聽說姚家祖母去世,姚大人丁憂,他直接離開了京城,到云嵐來陪著自己的妻女,再也沒有回過京城。三年丁憂期過,姚行勉直接上了折子告老乞骸骨,其實這時的姚行勉,還正值壯年,若是他肯回到朝堂,政治前途應當不錯,但他依舊選擇留在云嵐。

    姚若云不希望自己的爹爹為她做出這樣大的犧牲,但姚大人堅持留在云嵐來陪著妻女。眼下京城姚家,眼下只剩下科舉出身,剛剛當上七品翰林院編修的姚青云奉一家。

    錢淺二十六歲這一年,生了她和姬重璟的第一個娃,在這個年代,二十六歲才生娃實在是晚到不可想象,這么多年,因為寧王夫妻無子,不知多少人想往寧王后院塞女人。

    但連年征戰,錢淺和姬重璟也真是沒什么空停下來過小日子,一直拖到錢淺二十六歲,兩人才有了孩子。姚若云聽說寧王妃生子,特地從云嵐州趕到了梁平,錢淺的孩子,是她親手接生的。

    姚若云留在梁平那座簡陋的王府,照料了錢淺兩個月才離開,離開前她告訴錢淺,她要成親了。

    “真的嗎?”錢淺有些意外:“是什么樣的人?對你好嗎?”

    “也是個大夫?!幣θ粼菩ψ鷗嫠咔常骸熬褪竊漆氨鏡厝?,家里有個小醫館,他不介意我繼續行醫。小寶,你放心,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我會過的好?!?br />
    既然姚若云這樣說,錢淺也沒再多話,她微微點點頭,告訴姚若云成親時一定要通知她。

    姚若云成親的時候,錢淺特意親自出面道賀,給姚若云撐場面,為的就是讓姚若云的夫家明白,姚若云是她寧王妃親自罩的人,莫要苛待為難她。

    以后的幾十年,錢淺和姚若云雖然依舊保持聯系,但見面的機會的確是很少了,錢淺和姬重璟大半輩子都在邊關,哪里都沒去過,直到他們的孩子長大,能夠代替姬重璟鎮守邊關,夫妻倆才真正卸下了身上的擔子。

    而這時候的姚若云依舊在行醫,只不過并未成為原劇情中的名醫。但這并不是姚若云的錯,她未能成為名醫,并不是因為她的醫術不夠好,而只是因為她是女人,而這個時代,對女人有頗多歧視和限制,許多人都不肯信任女人的醫術。姚若云后來不再女扮男裝行醫之后,也只能淪落到出入大戶人家的后宅,為女眷看診。

    “沒關系,我不后悔?!斃磯嗄旰?,已經年邁的錢淺和姚若云坐在一起,姚若云依舊笑著告訴錢淺:“這輩子能一直行醫,我已經無任何遺憾。作為醫者,我敢說我對得起自己的患者,至于其他,我早已學會不強求?!?br />
    錢淺知道這句話的背后藏著多少無奈,但就算如此,姚若云也從未放棄過自己的職業理想。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下,能做到這一點,錢淺覺得,姚若云是值得尊敬的。

    用她自己的話說:求仁得仁,不錯!

    

    //www.lhxcoh.com.cn/kuaichuanmeicidushiwotangqiang/104388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