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快穿:每次都是我躺槍 > 第351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42)

布莱顿大学qs世界排名:第351章:公子,本王趕著去邊關(42)

    “還請陛下明示!”慕丞相有些一頭霧水的看著鐘離鳳儀,現下京城出了這么大的事,怎么女皇陛下還有心情想別的?

    “有件事想問問丞相的意見?!敝永敕鏌切γ忻械厥疽餑截┫嘧攏骸半尷脛?,慕丞相的大公子跟朕的女兒們也接觸了些日子,慕大公子有沒有覺得哪個孩子特別討他喜歡???”

    慕丞相頓時一噎,這個問題實在太難回答,她還摸不清女皇心里的想法,并不敢隨便透露出兒子的心思。

    思忖片刻,慕丞相沖著鐘離鳳儀恭敬地笑笑:“陛下問的突然,臣還沒有找小兒打聽過,不如臣先回家問問孩子的意思,再來回稟,您看如何?!?br />
    “丞相去問?若慕大公子靦腆,不肯說可怎么辦呢?”鐘離鳳儀笑得更和善了:“朕一開始說過,給慕大公子三個月的時間,讓他在朕的女兒中好好選個可心??墑請尷衷詬鬧饕飭四?!”

    慕丞相聞言頓時臉色一整,她有些慎戒地看了鐘離鳳儀一眼并沒有說話。

    不過鐘離鳳儀也不是真的在乎慕丞相的意見,她自顧自地說了下去:“朕覺得啊,辦喜事還是趕早不趕晚,朕的女兒都不小了,慕大公子也不小了?;逝汕?,繁文縟節還是挺多的,朕想著年關之前至少趕著先訂下一對兒,過完年就可以讓禮部早些開始張羅婚事?!?br />
    “陛下……”慕丞相頓時大驚失色,鐘離鳳儀這是要硬給她兒子指婚嗎?若她早存這個心思,為何當初還要說三個月的期限,胡折騰嗎?不行!絕對不行!一定得先找個合適的理由暫時拖住鐘離鳳儀,讓她不要在年前給兒子指婚。

    慕丞相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一臉淡定地開口:“陛下,臣認為若要年前訂……”

    “慕丞相!”鐘離鳳儀壓根就沒想繼續跟慕丞相廢話,她笑瞇瞇地直接打斷了慕丞相的話:“朕覺得,朕的小五很不錯呢!丞相家的大公子難道會嫌棄我的小五嗎?她可是皇女中唯一的親王呢!”

    鐘離鳳儀一句話,慕丞相立刻閉了嘴。她十分干脆地跪到了地上,一個頭磕下去:“陛下思慮周全,臣替小兒謝恩!”

    “丞相大人快起來吧?!敝永敕鏌譴澆歉吒咔唐?,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樣:“朕還以為,丞相大人不愿意將兒子嫁入皇家呢?!?br />
    “不敢!”慕丞相一張臉顯得無比正經:“只因為小兒尚未表示過對哪位皇女有好感,臣一開始打算先回家問問。不過既然陛下已然有決斷,那臣遵旨便是?!?br />
    “如此甚好!”鐘離鳳儀滿意地點點頭:“朕的意思,過兩日下旨賜婚,年后先讓小五準備婚禮,成完親過上幾個月再回秦城?!?br />
    回……回秦城?!慕丞相又是一瞬間的懵逼。女皇到底什么意思?!難道不是因為對太女人選有了決斷,所以才要急著指婚嗎?難道不是要立武成王為太女?

    雖然心里充滿疑惑,但慕丞相并不敢多說什么,嫁給武成王是她兒子一直以來的愿望,這樁婚事她肯定不會推辭。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想到此處,慕丞相也不再糾結,開始想要轉移話題,繼續跟鐘離鳳儀討論金吾衛的后續處理問題。不過鐘離鳳儀似乎對于金吾衛如何善后早有想法,無論慕丞相提出怎樣的建議,她也只是應聲,并不發表意見。

    大約半個時辰之后,內侍來奏報,說是夏將軍派人來傳話,京城各處已經派人控制,金吾衛長史自覺掛冠繳械,蕭參軍被拿下。

    “好!”鐘離鳳儀站起身來,沖著一旁的慕丞相笑笑:“丞相大人,陪朕一起去見見朕的那位一貫懂事穩妥的大女兒吧?!?br />
    ………………

    錢淺忙了整整一夜,她帶人在留仙坊沒守多久夏月染就帶人趕到了。是夏將軍派她過來支援錢淺的。

    “我娘直接去了金吾衛大營?!畢腦氯局苯詠私桓俗盍私馇榭齙乃湛?,自己當起了甩手掌柜:“我在宮門口等我娘的時候,看見大皇女被宣進宮了,連衣服都沒來得及換。聽說陛下派了兩百御前侍衛,把大皇女府圍了個結結實實,剛剛我娘又派人去加了一圈人馬?!?br />
    “跟咱沒關系!”錢淺拍拍夏月染的肩:“蘇葵留在這里,你跟我去錦鯉坊,早點完事兒各回各家?!?br />
    一整夜,錢淺都帶人在各個坊市巡查,支援夏將軍行動,潛進京的軍士蘇葵摸過底,因此在“五皇女黨”提供的情報幫助下,夏將軍的行動無比迅速精準,遇到反抗也能迅速壓制在小范圍內,并沒有鬧出很大的動靜。

    第二天清晨,慕丞相擔心的人心惶惶并沒有出現,老百姓照樣歡歡喜喜地一大早出門采買準備年貨。

    錢淺目送最后一批軍士被夏將軍的人押走之后,就將她的神威烈水槍往寒星懷里一丟,就這樣一身便衣的直接上朝去了。反正她昨夜跟夏將軍一起行動,想瞞過鐘離鳳儀也不可能,還不如大大方方的過了明路。她借口都想好了,就說是鐘離鸞求她幫忙的。想必鐘離鸞這個聰明人也不會把功勞往外推。

    不過錢淺的借口是白想了。朝堂之上,鐘離鳳儀只是輕飄飄地瞟了一眼錢淺的一身青衣裙,連問都懶怠問一句。她雷厲風行地宣布了對于昨夜事件的處理意見,驚掉了一群人的下巴。

    首先,大皇女鐘離鴛擅自募兵,從乾州平安候手中借兵一千混入京城,想要按插入金吾衛。罰跪宗廟,囚禁長青宮思過一個月。

    金吾衛長史,經查明雖未參與昨夜事件,然而并未早日發現金吾衛營異常,實屬治下不嚴,罰俸一年,調職京畿衛戍營。

    金吾衛參軍蕭青,流放。

    大皇女私募軍士,集中發往秦城,充為民夫修葺城防,由秦城守軍嚴加看管。

    乾州平安候韓玉玲,鎮守一方不思進取,多年治下無所建樹,反而挑唆皇女私掌兵權,著褫奪兵權,壓回京城候審,由武成王親自領兵宣旨,如有不服,就地剿滅。

    七皇女鐘離鸞,舉報有功,封為壽王。

    

    //www.lhxcoh.com.cn/kuaichuanmeicidushiwotangqiang/55125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