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昆侖冕 > 第五十二章 僧、蟬

布莱顿在英国哪里:第五十二章 僧、蟬

    【南昆侖·無盡妖山·外圍地帶】

    樹下,負傷的青年席地而坐,腰際的傷口上也被涂了一些藥膏,另一名壯碩青年則是倚靠著樹干。后者的神色此時少了一分焦慮,多了些許平 靜。

    “我說駱師兄,我們就這么在這里看著,讓這幾個小家伙迎戰那二人,真的就靠得住嗎?”金盞眼里透出一股光澤,開口詢問道。

    “劍癡……靠譜的很呢!”駱一湖咧嘴一笑,旋即眼珠橫動,看向不遠處身負圓盤的少年,由有些擔憂地說道:“不過,那個方小前還是要提防一二,畢竟乃是身懷邪物的家伙……更有邪劍八荒妖夢在手,萬一暴動起來,你我切記第一時間要逃走?!?br />
    金盞微微點頭,不再多說。

    ******

    不過一會兒的功夫,便又有兩人接踵而至。一個是靈動可愛的少女,一個是光頭潔面的年少小和尚。

    二人一前一后停在當場,看到對面自己欲要追殺的駱一湖與金盞前方還站著數名青年,這讓他們臉色不禁變了變。

    “又是凌霄?”小和尚看了看方小前等人腰間的令牌,眉頭不由微蹙,心下連連感嘆起來:“真不愧是昆侖人丁最多的宗門,這么快便又撞見四個!”

    “就是你們倆要殺我們凌霄的人?”薛桃芝冷眼橫眉,話語絲毫不藏冰冷味道。

    “呵,四個小娃娃?”剛剛到來的少女眉頭一挑,微微輕笑道。方小前等人倒是各個平靜,只不過不遠處的駱一湖與金盞臉色卻難看了幾分,顯然還是有些心悸。

    白仙書雙手已然扶住腰間長劍,淡然前望,說道:“說我們是小娃娃,怎么,你是個千年老妖精不成?”

    “你……”藍衫少女頓時怒容浮面,欲要破口大罵一番,卻是被身后的小和尚輕輕扯了扯衣角。

    小和尚悄然用真氣逼音道:“那個抱劍的家伙,我看不透他……要不然就是個沒有修煉過的人,要不然就是超越靈犀境的存在?!?br />
    少女順勢望向姬念瑤,她看著對方那雙深邃的眸子,眼神中不禁也多了一分忌憚之色。

    這時,姬念瑤感受到二人對自己的注目,嗤聲笑道:“怎么,追過來又舍不得出手了?”

    小和尚面露淡然笑意,雙手合十,微微欠身說道:“這位施主說笑了,能在此南昆侖遇到諸位凌霄同輩,實在是幸事,怎又會有大打出手一說呢。在下乃是西昆侖佛門核心弟子,法號‘多少’;至于我身邊這位姑娘則是東昆侖碧海宗門下弟子,荷紫蟬?!?br />
    “佛門、碧海宗?合伙圍殺我們凌霄劍宗的人,就這么不懼我凌霄半分?”薛桃芝冷然說道。

    姬念瑤也眉頭皺了皺,淡然沉聲道:“打是不打?”

    荷紫蟬站在小和尚身前,并未有何反應,但是其眼中神情也已冷了些許。多少和尚卻笑了笑,繼續說道:“打,為何不打?”

    “嘿……”聞言之后,姬念瑤輕輕舔舐了一下嘴角,露出一抹很滿意的笑容,他已然看出眼前二人的不凡,若是能斗上一場自然可以遂了自己的愿。

    正在此時,多少和尚卻又忽然開口說道:“可是打也得有個緣由吧?我等又不是這山間走獸飛禽,豈能見面就要撕咬、搏殺?”

    “緣由?”薛桃芝好似聽到莫大的笑話,八枚皓齒一露無余。她回過頭朝身后的駱一湖與金盞望去,又轉了回來繼續說道:“你二人合力追殺我們凌霄劍宗的人,這難道還算不上動手的理由?”

    “這位女施主所言不假,我與紫蟬姑娘的確是一路追殺那二人至此??墑?,女施主為何不問問那二人做過些什么呢?難不成凌霄劍宗的人錯了亦是對的?天地間道理皆為‘凌霄’所屬不成?”小和尚雙手合十,依舊面色淡然微笑,一連三個發問讓薛桃芝也一時有些語塞。

    一旁的荷紫蟬終于再次出聲,她雙手環抱,冷聲附和:“既然身為大宗弟子就應該明白自重,這兩個毛賊竟然敢偷我們的東西!難不成我們還不能追?”

    不遠處樹下的金盞惱羞成怒,滿臉憤慨道:“什么叫偷???那《玄陰·洞府圖》又不是你們的……”

    “住口!”駱一湖猛然回首,死死盯住自己的師弟,雙眼泛紅身子已是氣得發顫。

    白仙書眼珠幾番橫動,用余光瞥了幾下駱一湖與金盞,心下似乎若有所思,但是卻并未出聲。

    “《玄陰·洞府圖》?”一直沒有說話的方小前疑惑地呢喃起來,他身旁的薛桃芝解惑道:“我想應該是某個洞府的方位圖吧,否則也不會叫這么個名字?!?br />
    “方位圖?”方小前聽完更是不明所以。

    白仙書聳了聳肩膀,也跟著解釋道:“洞府的方位圖自然是用來記錄洞府的位置,這片昆侖誕生過無數的仙人、魔尊、佛陀,他們死后都會留下一些洞天福地,以便將自己的寶物、功法傳授給有緣人?!?br />
    “所以那洞府圖就是藏寶圖?”方小前眨了眨眼。

    白仙書微微額首,接著說道:“也可以這么說,不過一般洞府大都沒啥好東西,還不如咱們多弄點宗功來的實在。雖然也有一些洞府收藏了得,但其中也會伴有各種陣法禁制,兇險無比吶!”

    方小前點點頭,心下已然明白了幾分。

    后方的大樹下,金盞似乎知道剛剛自己嘴快,一臉愧疚地望著身邊的壯碩青年,悄聲說道:“駱師兄,我方才說漏了嘴,對不住……”

    駱一湖明白南昆侖的兇險,在這里很多時候其實誰也不能相信,若是姬念瑤等人也盯上自己懷里的那份《玄陰·洞府圖》,很可能狼被趕走、又要讓虎盯上。他深邃的雙眸如同枯井,沒有絲毫波動,只是語氣冷了些許,“見機行事吧,你抓緊療傷?!?br />
    “嗯?!苯鷲滌ι閫?,當下其丹府內的真氣又渾然游動起來,散作一絲絲細小靈蛇鉆入周身經脈之中。

    場中的姬念瑤或許因為遲遲未出手,心思已經大為浮躁。只見他緩緩邁步,一面超前走去,一面說道:“不管他們是不是偷了你們的物件、也不管那物件是不是你們的……總之,出手吧?!?br />
    小和尚依舊雙手合在一起,面露笑意,但卻沒有出聲回應,看著姬念瑤緩緩靠近他也沒有退后半步的意思。荷紫蟬往他身邊湊了湊,悄然傳聲道:“看情況那《玄陰·洞府圖》還在那兩個賊人手中,并不在這四人手中,而且他們好像也不明白《玄陰·洞府圖》意味著什么?!?br />
    多少和尚暗暗回音道:“既然如此,小僧愿意拖住這位修為最高的人,你想辦法繞過另外三人……一旦取到洞府圖,就立刻走?!?br />
    聞言之后,荷紫蟬雙手旋即便化作湛藍,絲絲真氣從掌心滲透而出,一層淡淡的薄冰從中凝結而成、更有冷氣倒散。轉瞬之間少女周遭的空氣都冷冽至極,連她腳下的草地也被冰霜凍枯。

    多少和尚終于分開雙掌,他收起笑意,神色歸于平靜。

    下一刻,只見他從自己身后拽出那串佛珠,瞬間便有一粒粒金色佛文在那些珠子上亮起,頓時梵音憑空而響,金光也從他袖袍中陡然亮起。

    小和尚盯著漸漸走來的姬念瑤,終于邁步前踏,此時他的聲音就如同古鐘般沉重:“那便如施主所愿……戰?!?br />
    //www.lhxcoh.com.cn/kunlunmian/1102564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