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老胡同 > 261、兇手就在他們中間

布莱顿P配卡:261、兇手就在他們中間

    此刻出現在楚牧峰視野中的是島上所有人。

    他們在進來看到被吊死的褚五原時,都流露出格外震撼的神情。

    他們有的張大嘴巴無法言語,有的是捂住嘴巴渾身發抖,有的則是咬牙切齒咒罵兇手,還有的是恐懼發抖充滿恐懼。

    不管如何,沒有一個人是無動于衷的,他們都在竭力的表現出同仇敵愾之色。

    演!

    絕對有人是在演戲!

    楚牧峰知道在沒有外人來到月牙島的情況下,行兇者絕對就藏在這群人中間。

    演戲誰不會?

    但像是行兇者這樣表演得毫無破綻的可不多,需要格外用心。

    楚牧峰要做的就是逮住這個兇殘的表演者。

    看似很漫長的驚嘆憤慨過后,黃俊生突然間開口說道,他的話很快打破了這種低氣壓的氛圍。

    “褚五原這是想不開自殺了嗎?”

    “自殺?你說他是自殺?你有什么證據嗎?”楚牧峰眼神如炬般望過去。

    “不是自殺嗎?”

    黃俊生指著被吊起來的褚五原,低沉的聲音在教堂中回蕩開來,即便是外面的月光能夠投射進來,即便是有人已經點著油燈,但這里的氛圍還是很壓抑肅殺。

    “這個應該很明顯了吧?褚五原就是害怕才會上吊自殺!他不是說過陳江河會過來找他報仇的,在我看來,趙大鵬該死,孫小龍也會被盯上,但最該死的應該就是褚五原!他肯定是害怕了,心里面有鬼,所以才自殺的?!?br />
    “黃俊生,你說什么呢!”

    人群中的孫小龍聽到這話后,狠狠地瞪視了一眼吼道:“你說誰會被盯上?”

    “就是你??!難道還會是我們不成?”

    黃俊生毫無畏懼地回視著孫小龍的目光,都已經到這種地步,難道說你還認為我們會害怕你不成?再說老子也從來沒有怕過你。

    “孫小龍,你是不是認為你們當年對陳江河做過的那些事,就真的很隱秘,是沒有一個人知道的?你不會這么天真吧?”

    “你……”孫小龍欲言又止,面色難堪。

    “呵呵,看來你也心虛了不是?我們不說不代表著我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明白,當年的事擱到誰的頭上,都會是一場災難?!?br />
    “咱們好歹都是同學一場,你們怎么就能那樣做?就敢那樣做?你和趙大鵬就是兩個如假包換的大混蛋?!?br />
    “至于褚五原也不是好鳥,我說他是自殺的,完全是有道理的,誰讓當年就是他背叛了陳江河的友情,不是他的懦弱和無恥,陳江河會被你們那樣羞辱?”

    “他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小人,是一個只會聽你們話做事的懦夫,不是嗎?”黃俊生聲色俱厲地呵斥道。

    現在的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正義使者,慷慨陳述心中的不滿和憤慨。

    “你……你胡說!”

    孫小龍有心想要狡辯,但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該怎么爭辯。

    當年的事情的確就是他們做的不對,總不能說現在不認賬吧?這里的人都是當年的同學,不少人或多或少都清楚當年之事,狡辯是沒有任何意義。

    “我是不是胡說你心知肚明,我們大家伙也都明白。孫小龍,你不覺得現在說這些挺沒有意思的嗎?趙大鵬被勒死了!褚五原現在上吊自殺,你說下一個該輪到誰?”

    “就是你!”黃俊生揚手一指。

    孫小龍面色剎那慘白如紙。

    “褚五原不是自殺的!”

    聽到這里后,楚牧峰揚起手臂,打斷了這場爭論,平靜地說道:“褚五原是被人謀殺的,是和趙大鵬一樣!”

    “為什么?你怎么就敢肯定他是被殺死的,不是自殺的?”黃俊生似乎有些質疑地反問道。

    “高度!”

    楚牧峰指著橫梁,語調肯定地說道:“難道你們不這樣覺得嗎?就這里的高度最起碼得有六米吧,難道你們誰能夠在六米的高度上自殺?”

    “除非是有梯子爬上去,可梯子呢?這里沒有梯子,你總不能說是褚五原自殺后把梯子拿走的吧?”

    嗯,的確是這個道理。

    這點就連黃俊生也沒有辦法反駁。

    他剛才只是想到是自殺,卻沒有想到這所謂的自殺根本就是不成立,聽到楚牧峰的話后他充滿不解地撓著腦袋。

    “你說的很對,這么高想上去得用梯子??!梯子呢?”

    “對,這個問題問的非常好!”

    楚牧峰掃視了一圈,然后雙手往外張開著說道:“這事就得用到梯子,可梯子那?你們是沒有看到梯子的對吧?我也沒有看到?!?br />
    “這說明什么?說明是兇殺將褚五原殺死后,再將繩子套到他的脖子上面,然后再把尸體吊到橫梁上去的。兇手是踩著梯子爬到和尸體相同的高度,然后再把繩子另一端也綁在尸體的脖子上,制造出來這種場面后,他便將梯子收走?!?br />
    “可他為什么要這樣做呢?”黃俊生低著腦袋顫聲問道。

    “這個答案我也想要知道!”

    楚牧峰回想著趙大鵬被殺死時候的情景,再看著被吊死的褚五原,深吸一口氣,很認真很嚴肅地說道。

    “我現在能確定一件事,那就是那晚看到的趙大鵬被勒死,其實他已經被殺死了。就和今晚的褚五原一樣,他也是先被殺死后,才移尸到這里。簡單點說,他們兩個人都被行兇者進行了二次殺人!”

    “二次殺人?”

    岳統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這行兇者得對趙大鵬和褚五原是多憎恨,才會這樣做?殺了一次不行,還要再殺一次?”

    “難道說真的是陳江河來報仇了嗎?”江暮雪緊緊地抓住岳統的手臂驚恐的問道。

    呱呱。

    就在江暮雪話音落地的瞬間,窗外的青蛙突然開始叫起來,在這種肅殺的氛圍中,猛然間響起這種叫聲,一下就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江暮雪更是下意識的抓緊著岳統手臂,嘴唇直哆嗦。

    “咱們什么時候能走?我不想再在這里待著了。這里好恐怖,岳統,咱們趕緊離開吧?”江暮雪像是一只受驚嚇的鵪鶉般軟弱無助。

    “別怕別怕,明天咱們就能離開了!”岳統安慰著說道。

    “離開?”

    孫小龍聽到這里,卻是當場不干,惱怒地吼道:“誰讓你們離開的?我告訴你們,這兩起兇殺案沒有調查清楚之前,誰都不準離開。楚神探,你說是吧?”

    “對!”

    雖然孫小龍是個混蛋,但在這個問題上,楚牧峰的態度和他是一致的。

    孫小龍是害怕成為第三個死者,而楚牧峰那是想要將幕后兇手抓出來。

    “事情沒有調查清楚前,任何人都是不準離開月牙島的!我想你們也不想這樣就走吧,要是那樣的話,會讓真正的兇手逃之夭夭?!?br />
    “而且你們就敢說只要離開這里,你們就是安全的嗎?要是不抓住這個兇手,他很有可能會盯上你們每個人。到那時,你們連后悔的機會都沒有了?!?br />
    最后這話說的很有煽動性。

    難道說他們都會成為目標嗎?

    “楚神探,您不是神探嗎?那您趕緊破案吧!”江暮雪眼神祈求的說道。

    “放心,既然我在這里,遇到了這個案子,就肯定會管的!”

    楚牧峰眼神從每個人的臉上劃過后,不緊不慢地說道:“我會查出來兇手是誰的!而在這之前,我需要你們好好配合?!?br />
    “這次,我希望你們將我問出來的問題都認真仔細地回答,不要有任何隱藏瞞著,因為這是對你們生命負責,也能撇清你們嫌疑?!?br />
    “我們會的!”眾人紛紛附和道。

    “好!”

    楚牧峰扭頭看了一眼被吊著的褚五原,眉頭微皺著說道:“在我開始問話前,咱們是不是可以先將褚五原的尸體放下來?他老這樣吊著也不是事兒?!?br />
    “我來!”

    黃俊生自告奮勇的就開始去攀爬,可惜他剛剛上去都沒有爬出去多遠,便砰的從墻壁上摔下來,顧子君趕緊過去攙扶住他。

    “這不用梯子是不行的,光靠咱們的雙手雙腿怎么能爬上這么光滑的墻壁?那可是六米高的橫梁??!”顧子君扭頭說道。

    “楚神探!”

    孫大安這時候鼓足勇氣走上前來,看著楚牧峰說道:“我覺得咱們要不就先這樣吧?要是說動了褚五原的話,不就是破壞了現場證據嗎?”

    “平安號不是明天就會過來嗎?到時候咱們就能和外界聯系,那時候再放下來他也不遲?!?br />
    “對,咱們可以先去找梯子,找到梯子再說這事?!備仕廝馗繳檔?。

    “我覺得和放下褚五原相比,咱們還是趕緊找兇手吧!”

    孫小龍瞥視了一眼吊著的褚五原,心里愈發害怕,站在楚牧峰面前,語氣懇求的說道:“楚神探,咱們能換個地方抓兇手嗎?我總感覺在這里瘆得慌?!?br />
    “那就去餐廳?!?br />
    楚牧峰想了想后同意了這個要求。

    沒辦法,你不這樣做怎么辦?

    教堂的橫梁在六米高,沒有梯子的情況下,楚牧峰也不可能將褚五原放下來。他是有點身手,但這不意味著他就會飛啊。

    何況就像是孫大安說的那樣,如果胡亂折騰的話,是會破壞現場。

    既然如此,那就先去找兇手,這個最重要。

    等到大家都走出去的時候,楚牧峰站在門口,回頭看了一眼褚五原的尸體,眼神堅決。

    “放心,我會替你找到兇手的?!?br />
    

    //www.lhxcoh.com.cn/laohutong/1144591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