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鬼吹燈之南荒古墓 > 鬼吹燈之南荒古墓 第六十二章 幻境

墨尔本布莱顿海滩:鬼吹燈之南荒古墓 第六十二章 幻境

    就說我和小胖二人前門遇狼,后門遇虎,當時就被群蛇給圍困在了那銅樹之上。小胖看這群蛇向我們二人緩緩游來,骨頭都先酥麻了,驚惶失措的問我,這些妖蛾子黑蛇馬上就要沖上來了,我們該怎么辦?我見他被這群蛇嚇得不輕,瞪了他一眼,說道:急什么?!有道是“車到山前必有路”,我們且看一看情況再說!小胖見我在那邊胸有成竹的看著那些黑蛇爬過來,以為我心中早有了退兵之計,也就不是那么驚慌,眼巴巴的看著我。其實我心里也被這些黑蛇們嚇得半死,現在被它們困死在這銅樹上,前不著村,后不扒店,要是群蛇真的逼上來,我又有什么好辦法,就只好兩個人閉上眼跳到血池里去喂那只萬年血尸。只是我知道這個時候越是慌張越沒有用,越是這樣的是可越要保持冷靜的頭腦,靜下心來好好研究對策才是正經。

    我這時就轉過頭來問小胖:“小胖,我們已經在這銅樹上爬多久了?”

    小胖撓撓頭,“好像有一二個小時了吧?!?br />
    我點點頭,“那你覺得我們在這銅樹上已經爬了多高了那?”

    小胖在心里計算了一下,說道:“除去和群蛇交戰的時間,按照一分鐘三米計算,怎么也得有一二百米那么高了?!?br />
    我又點點頭,說道:“爬了這么久,你難道沒有覺得這銅樹上哪里有些不對嗎?”

    小胖這回可是猜不出來了,疑惑的看著我。我就和他解釋著:“這顆銅樹本來是長在那古墓之中的,而那個古墓則是埋藏在燕京大學之下。像這銅樹至少有幾百米長,一定會從地下延伸到學校上面幾十米。你在燕京大學住了這么長時間,有沒有看到或者聽說過燕京大學哪里突然冒出了這樣一顆幾十米高的銅樹杈子?!”

    小胖歪著頭響了一想,這事情確實有些不對,他想了一下,一拍大腿說道:“胡司令,經你這么樣一說,我這心里就像明鏡似的。你的意思肯定是說,那學院里本來是有著一截銅樹的,可是后來不知被破壞分子給砍了賣錢了,是不是?”

    我見小胖這悟性如此之差,無可奈何的嘆息了一下,把我的意思告訴他?!罷饌骺雌鵠從屑赴倜贅?,可是這古墓之中最多不過百米,按說這銅樹早就應該在燕京大學引起轟動,但是我們在那里這么多天竟然一點都感覺不到。所以我現在懷疑,這棵高達詭異的銅樹其實根本就不存在,它只是我們眼中的幻覺而已!”

    小胖聽我這么一說,被驚的半天說不出話來,這時指著向我們緩緩游動的群蛇問道:“那么,照你這么說,這些毒蛇也是幻覺嘍!”

    我搖搖頭,“這些毒蛇確實是真正存在的,只有這銅樹才是幻覺?!?br />
    小胖這下可不明白了,既然這銅樹是幻覺,那么我們和這些毒蛇又怎么能依附其上,并且還在這銅樹上爬了這么久呢?

    我就和小胖解釋著,這就是玄術中的障眼之法,就和那“鬼打墻”一樣,看似眼前是高山峻嶺、湖泊小溪,其實那只是障眼的薄布一層。你只要大膽的向那薄布跨過去,自然就看到了那真是的情況。我們二人看著是像一直在這銅樹上攀爬,其實一直在原地里打轉也說不定。小胖聽我這樣一說,心里稍微有些明白,問道:“胡司令,那你的意思是說咱們現在看到的這銅樹其實都是幻覺,可是這些圍攏來的黑蛇卻是真實的,是不是?”我見他終于明白了這個道理,激動的連連點頭。小胖接著說道:“可是像你說得,這銅樹其實只是幻覺,那到底什么才是真是的那?咱們現在不會現在正在那南荒王的棺材里折騰著吧?”我說道:“這個事情可不好說。說不準啊,你現在正被哪個古墓里的怨婦給盯住了,正設了這障眼之法把你往那墓穴里推呢!”

    小胖一聽這話,立刻著急起來,焦急的問我:“我說老胡,你說我們這下子可怎么辦???”我說,“很簡單啊,你從這銅柱上跳下去不就完了?!斃∨忠惶?,向下看去,下面黑里隆冬的深不見底,不禁嚇了一跳,說道:“我說老胡啊,不是兄弟我不相信你,你這次可千萬要算計清楚了。這下面至少又幾十層樓這么高,要是你一個不小心,弄錯了一個小數點什么的,我們這此可真要摔得粉身碎骨了!”我笑道:“怕什么?!你不說常說,要為了轟轟烈烈的革命捐軀嗎?這次就給你一個機會了?!彼低?,看著那群蛇已經向我們逼迫過來,血紅的延水滴到銅樹上,嘶斯作響,于是不管小胖樂意不樂意,一把拉住他,大吼一聲,朝著那銅樹外面的無盡虛空里縱身跳了下去。小胖見我真的把他給拉了下去,以為這次必死無疑,最后發出了一聲有生以來最震天動地的哀號聲,那垂死掙扎的聲音回蕩在古墓中,久久沒有散去。

    就說我和小胖二人鼓足勇氣縱身一躍,從那銅樹中躍下,感覺身體好像是穿過了那無盡的虛空,再睜開眼時,我們已經來到了另一個怪異的世界里。

    小胖這時兩眼緊閉著,兩條腿也蹬得直直得,他還真以為自己已經在剛才的一躍中喪失了生命。我拍了拍他得胖臉,沒有反應,再踢了他兩腳,他才微微睜開眼睛,看到我,幽幽得數道:“胡司令,沒有想到我們兒時得承諾在今日果然兌現了?!蔽揖嫻潰骸拔頤嵌庇惺裁闖信??”小胖淚眼迷離得說道:“你忘記了嗎?我們兒時結拜時曾經說過,‘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沒有想到竟然在這南蠻古墓中成了現實。算了,我們二人在這陰陽路上也是結伴而走吧,大家也好相互有個照應?!蔽姨∨終庋?,才明白過來,感情這小子還沒有完全清醒過來,還真以為自己現在已經到了陰曹地府了,不禁哈哈大笑,上去給小胖說了事情的原委。小胖聽我這樣說,趕緊爬起來看看周圍的環境,才真的信了,擦擦眼睛說道:“我還以為自己已經是在了那陰曹地府之中了那,沒想到我們二人又逃過了一劫!古人云:‘大難之后,必有大?!?,看來我們二人以后是要洪福齊天了!”

    我沒空在這和他瞎扯,趕緊拉他起來,兩個人就在這古墓里慢慢走著,我們突然從那詭異的銅柱上落到這里來,也不知道前方是兇是吉。

    這時,前方那昏暗的墓穴里突然就有了一派光明,我和小胖一驚,小心翼翼的走過去,卻看見那墓穴深處卻又是一派新奇的景象。

    那好像是另外一個世界。

    那墓穴里竟然出現了起伏的小山,小山下一條黑色的河流,河水緩緩的流著,緩慢的的讓人感覺不到它的流動,像一匹無盡的黑色的綢布。

    那黑色的河流旁邊,竟然就有了一顆顆倒掛的樹木,圓圓的雪白的卵石,還有那遼闊的深遠的天空。

    就在我和小胖面面相覷的時候,最詭異絢麗的一幕出現了。在那起伏的小山上突然落下了無盡的花瓣,那絢麗的花瓣從天空中緩緩滑落,漫天上就突然飛起了那詭異美艷的花雨,片諞花瓣在那半空中游移,起伏,旋轉,游移,徐徐下落,在那半空中又復上升,翻轉,飄移,落起那無邊的花瓣雨。一時間花瓣飄零,溪水空流,落到谷底,到山間,花隨水走,水隨花流。而當此時,那半空中也突然傳出了神秘的笛音,伴著那無邊的花雨,悠悠游游,在漫天的花瓣上游移,翻卷,又纏繞在一起。而那嬌艷的花瓣,此刻也竟會附了笛聲,起伏,旋轉,游移,徐徐下落,又復上升,翻轉,飄移,顯出無比的嬌艷和詭異。

    而就在我們二人被這突然而來的花雨徹底驚呆了之后,在那山谷中,突然傳出了一個嬌羞柔美的聲音。

    //www.lhxcoh.com.cn/nanhuanggumu/146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