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農門金枝 > 第二百四十章 賤人就是下人

布莱顿大学世界QS排名:第二百四十章 賤人就是下人

    林姝沒想到蕭瓊枝又會生氣,一張笑臉秒變委屈臉,語氣也帶著囁嚅的哭調:“蕭大小姐,你明明剛才還跟我兄長說,很樂意原諒我?!?br />
    “現在,我好意送你禮物,你卻完全不領情,請問,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的誠意,真的原諒我?”

    蕭瓊枝最煩這種白蓮花套路,直接不理會。

    她偏頭看向完顏浩,嚴肅地問:“寧王殿下,我聽說你們北夷國庶女的地位,跟我們東興國庶女的地位一樣,并不高,是不是真的?”

    完顏浩點頭:“是的?!?br />
    “那么,完顏姝作為你的庶妹,她在你們北夷,是什么品級、地位?”蕭瓊枝又問。

    “我的正經庶妹,在我們北夷,是沒有封號的正三品公主,地位與正三品官相等?!?br />
    “不過,完顏姝雖是我的庶妹,卻并非我的嫡親妹妹,而是她母親入宮前,在宮外跟其他男人生下的種,只是被我父親賜姓名完顏姝而已?!?br />
    “她一直未被加封任何爵位,平時在宮里的實際地位,僅高于沒有品階的普通宮女?!蓖暄蘸葡勻幻靼琢?,蕭瓊枝問話的用意,有意討好她,回答得很具體。

    蕭瓊枝滿意地沖他淺淺一笑,接著問:“那么,完顏姝這種,地位僅高于沒有品階普通宮女的女子,是哪來的資格,給我送見面禮?”

    “是啊,按我們東興規矩,只有上位者或者長輩們,到訪別人府上時,遇見別人家小輩,才要送見面禮?!?br />
    “這個女人地位這么低,年紀這么小,也敢這么做,究竟是想打我們太子府的臉面,還是想打你寧王殿下的臉面?”蕭金甲一直在關注著,蕭瓊枝這邊的動靜,不輕不重地插話問。

    這令積極給完顏浩、和蕭瓊枝做翻譯的阿古力,嚇了一跳。

    蕭金甲這段話一針見血,寧王脾氣不怎么好,如果阿古力照蕭金甲的原話翻譯,寧王一定會覺得林姝,丟了他的面子,很生氣,對林姝處以重罰。

    阿古力看眼身旁同樣嚇了一跳、正對他露出一臉乞求神情的林姝。

    他硬著頭皮,避重就輕地告訴完顏浩:“鐘靈郡主說,完顏姝地位太低,沒資格給她送見面禮;蕭大公子說,鐘靈郡主說的對,完顏姝太不知天高地厚了?!?br />
    “既然這樣,就把完顏姝交給他們處置吧!”完顏浩沒把林姝放在眼里,輕描淡寫的吩咐。

    阿古力敢掩飾蕭瓊枝與蕭金甲說的話,卻不敢掩飾完顏浩說的話,很快就如實向蕭瓊枝和蕭金甲,轉述了完顏浩的意思。

    蕭金甲懂北夷語,蕭瓊枝有紅杏一直在身邊,低聲翻譯,對于阿古力剛才的避重就輕行為,一清二楚。

    不過,他們都沒興趣,在這點小事上,揭穿他。

    蕭金甲低聲提醒蕭瓊枝:“枝兒,林賤貨現在是在我們家里,明面上對她罰太重,有損我們蕭家,一直以來奉行‘和為貴’的美名?!?br />
    “你等下罰她時,意思意思就行了,我會在她離開后,找機會好好收拾她的?!?br />
    “嗯?!畢羥碇π睦鎘惺?。

    她看向林姝,淡淡地吩咐:“我們蕭府的下人,沒有接待過北夷的貴客,經驗不足?!?br />
    “既然你的地位,僅高于北夷皇宮的宮女,出于對你們北夷貴客們的尊重,就由你來負責侍候他們吧?!?br />
    說完,蕭瓊枝又特地吩咐,負責侍候寧王那張桌子用膳的下人們:“你們今天,不用侍候北夷貴客?!?br />
    “只要在侍候軒太子殿下和大少爺之余,順便好好看下,完顏姝姑娘,是怎么侍候北夷貴客們的,多長些經驗就好!”

    “是?!蹦蹌欽拋雷擁南氯嗣?,樂得輕松,都整齊劃一地高聲應答。

    林姝的臉都被氣黑了。

    讓她在蕭瓊枝家里,按蕭瓊枝吩咐,給同行過來其他人當下人,不僅是讓她在同行過來其他人面前沒臉,還無異于讓她給蕭瓊枝當下人,這是對她莫大的羞辱。

    而蕭瓊枝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她立即很及時地“關切”詢問:“喲,完顏姝,瞧瞧你這張拉長的黑臉,怎么,你對寧王殿下他們有意見?不愿意侍候他們?”

    林姝怕被完顏浩誤會,嚇得趕緊賠上笑臉:“鐘靈郡主又誤會了,我沒有拉長黑臉,只是在認真深思,應該如何做,才能侍候好我皇兄他們?!?br />
    “那就好?!畢羥碇戀迷謖庵旨跎砩?,多費精力斗嘴皮子。

    說完,她轉身端坐到蕭鎮家、蕭正真、陳靈鳳所在的那張桌邊。

    蕭鎮家也懂北夷語,一直在密切關注著她這邊的情況。

    看她過來了,蕭鎮家立即夾起個雞腿擱到她碗里,語帶雙關地說:“枝兒,你今天又是打野雞,又是親自下廚的,辛苦了,吃個雞腿補補!”

    “好的,謝謝太爺爺!”蕭瓊枝樂了。

    林姝這賤貨,可不就是一只勞煩自己、親自動收拾的野雞么?

    她拿起雞腿津津有味地大口吃起來。

    隔壁桌,坐在她對面的軒太子,也一直在密切關注著她這邊的情況。

    看到她這個頗有失大家閨秀風范的樣子,他起先感到有些錯諤。

    再側目看看蕭鎮家、蕭正真、陳靈鳳三人,發現他們都沖她露出一臉的慈愛、寵溺之色,又釋然了,微微勾起唇角。

    這時,蕭金甲很快也帶著完顏浩一行人,回到座位就餐。

    完顏浩有心求娶蕭瓊枝,想要討好蕭金甲,多拿印象分,又顧及軒太子也在這邊桌子,不好厚此薄彼。

    在林姝侍候他時,他讓林姝抽空,也同樣好好的侍候蕭金甲和軒太子。

    林姝不好推辭,但是心里又很怕、蕭金甲借機挑她的錯。

    她走到蕭金甲跟前時,故意裝出一臉小心翼翼,誠惶誠恐的樣子,細聲細氣問:“蕭大公子,請問您有什么要吩咐的?”

    “沒有?!畢艚鵂贅久恍巳?,在這種吃飯的時候,特意來為難她這種賤貨。

    他完全無視她的惺惺作態,忙著跟軒太子一起,分享蕭瓊枝做的荷葉雞、和太陽豆腐。

    林姝松了口氣,又走到軒太子跟前,帶著一臉殷勤小意的樣子,溫柔地問:“軒太子殿下,請問您有什么要吩咐的?”

    “沒有?!斃踴故塹諞淮緯緣?,這么風味獨特的荷葉雞,和這么嫩滑爽口的神仙豆腐。

    他需要認真感受,愉快享受,也根本沒興趣理會林姝。

    林姝有些失望。

    她看了看蕭金甲和軒太子殿下,目標一致、朝向荷葉雞、和神仙豆腐下手的動作,總覺得有哪里不對勁。

    農門金枝

    

    //www.lhxcoh.com.cn/nongmenjinzhi/110256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