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權傾大宋 > 第一三九九章 禍起江寧之叛亂進行時3

布莱顿对南安普顿历史战绩:第一三九九章 禍起江寧之叛亂進行時3

    “給我傳話下去,現在放下兵刃退回軍營者,朝廷可以既往不咎,再從賊作亂者禍及三族。{我們不寫,我們只是網絡文字搬運工。-”說完,朱璉轉身離去,讓身旁的眾人松了口氣,畢竟太后在城上,他們不得不分心。

    朱璉何嘗不知道,她之所以登城就在于瓦解對方士氣,既然目地已經達到,留在也是增加負擔,讓左右班直侍衛分心,還不如避開得當。

    “二姐,怎么辦?”青君很擔心,就算朱璉有目地去瓦解敵人,卻也不能完全達到目地,人家都參與叛亂了,再被蠱惑幾句話,恐怕都會把腦袋提在腰帶上。

    朱璉也是一陣頭疼,青君說的一點不錯,既然參加了叛亂,有些人恐怕會畏懼事后懲罰,不反也要反了,卻不知能不能堅持到援兵抵達。

    張泉咂咂嘴看了眼朱璉,輕聲道:“娘娘放心,鐘離學士早就有了調度,想必兩府已經動了?!?br />
    “只能聽天命盡人事了,希望太子沒事?!敝扃齔3L鞠?,從昨天知道她就非常震驚,更是心痛不已。

    入夜之后,她多么希望消息是錯的,幾乎忍不住要回大內,卻被張泉和青君勸阻,最終焦躁不安地留下。

    就在她患得患失忍不住又要回去時,叛軍抵達了玉陽宮,讓她幾乎沒有控制住情緒。

    現在,嚴酷的現實讓她不得不接受,兒子和女兒果真走到那一步,就像鐘離睿轉述王秀的話,一切都是理念的沖突,真的讓她很沉重地走到了宮門上,卻無法去說誰對誰錯。

    勝者為王敗者寇,天家自古無親情,她不得不做出強勢的反擊,不容有半點攜帶。

    宮門外,趙旉的射殺失敗,也是非常惋惜震驚,面對吏士驚恐不安的情緒,萬一有人按耐不住逃走,就有可能導致全軍的潰退,已經走到這步了,再也沒有回旋余地,退一步就是死,拼命殺過去反倒有一線生機。

    “給我聽好了,玉陽宮被叛逆控制,殺上去剿滅叛逆,大家個個封侯賜爵,退一步就是族誅,給我殺?!?br />
    那些驚疑不定的吏士,在眾將校的催促下,有的紅著眼向前沖,有的猶猶豫豫的,卻不約而同向宮門沖擊。

    戰斗,再次打響了!

    卻說,趙炅在潘習的護衛下,總算有驚無險出了宣德門,大家是慶幸不已,目睹御街兩側各官寺來回的吏士,他的目光是沉重的,一行保持正常速度行走,卻因御街寬三百步,又是從宣德門出來,沒有人去懷疑他們。

    “太子,總算有驚無險,前面快到東西大街了,轉過去就快速去刑部緝捕司,兩府重臣都在那里,可以護送太子去玉陽宮?!?br />
    潘習松了口氣,按照原定計劃,高仁堅守太子宮迷惑逆賊,他?;ふ躁鐐ü懦齬?,外面有緝捕司使臣接應,直接從水路進入玉陽宮。現在,他們冒險從宣德門過來,外面沒有接應的人,只能憑借自己去緝捕司了。

    “還不到時候,我們要加快行程?!?br />
    趙炅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聽后面傳來吼聲:“前面的給我站住。。。。。?!?br />
    潘習下意識回首看去,卻見一隊人馬持火把而來,他臉色頓時大變,沉聲道:“太子快走,我來應付?!?br />
    “是姑母來了?!閉躁裂奐?,??椿鴯庵械牟僥?,雖說看不清是誰,卻也能猜出是哪位,必然是趙柔嘉無疑。

    “你們四人?;ぬ涌熳?,我來擋住他們?!奔熱皇欽勻峒喂?,恐怕太子宮不是失陷,就是被人發現太子走脫,現在混不過去了,只能硬碰硬死戰。

    “怎能讓太尉血戰,我們一同進退?!閉躁寥計鵒巳妊狼?,眼看就要進入東西大街,他們可以邊戰邊退。

    “不行,太子不能冒險,趕緊護衛太子走?!迸訟跋緣冒緣牢薇?,他絕不能讓趙炅陷入危險。

    四名班直侍衛也是明白人,兩人護衛,兩人直接拖著趙炅,就算掙扎卻哪里是那些侍衛對手,不能不被拖著走。

    “太子不要掙扎,指使也是好意?!?br />
    “太子快走,不要讓兄弟們的血白流?!?br />
    趙炅瞪大眼睛,神情是麻木的,再也不掙扎脫身,侍衛說的很對,既然別人愿意為他犧牲,保全他安全脫離險境,那就不要讓別人失望,趕緊保住性命維護大局,有時候生也是一種責任。

    “來者,可是大長公主?”潘習拔出曲刀,厲聲呼喊一聲,做好了暴起襲擊的準備。

    “賊子,還不把太子留下?!閉勻峒渭噯撕嵩謨郎?,不遠處就是東西大街,已經能看到人來人往,卻又見四名侍衛擁著趙炅向南急行,不由地又驚又怒。

    她斷定太子宮里沒有了趙炅,卻不想開始判斷錯了方向,直接就去東華門方向,任誰第一個想法,那就是必走東華門。為何?是因東華門是上下朝必經之路,太子要出宮,宣德門是不太可能,那里是重點占領地區,只能走東華門走水道北上出城。

    卻哪里想到到了地一問,壓根就沒人出宮,這才恍然大悟,越危險的地方越安全,太子肯定走了宣德門。

    她立即率隊火速趕往宣德門,卻吃驚趙炅剛剛扣關而出,立即率侍衛追趕上來,果然趕上了。

    沒辦法,趙炅、潘習一行為了穩妥,不引起班直侍衛懷疑,必須要正常速度趕路,這就比趙柔嘉他們慢了許多,有了時間差,才造成出門快到東西大街被追上。

    “上?!迸訟懊揮腥魏畏匣?,招呼班直就攔截上去,這個時候任何話都是多余,只有攔下趙柔嘉,才能讓趙炅逃脫生天,要是把兩側叛軍引來,趙炅還沒有進入東西大街,那事情可就麻煩了,他是直驅趙柔嘉身前。

    “快請回太子,把這幫反賊全部殺了?!閉勻峒斡志峙?,吆喝幾十名班直上去。

    雙方同為班直侍衛,更是袍澤兄弟,就在御街上拔刀相向,殺的是刀光劍影,不時有人慘叫倒下,幾名班直沖開阻攔,向趙炅取得方向追去,同時兩側的那些叛軍也開始過來。

    

    //www.lhxcoh.com.cn/quanqingdasong/398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