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五百一十二章 同一個人?

英超布莱顿对利物浦:第五百一十二章 同一個人?

    整個二樓,只剩下方羽和喬伊斯親王兩人。

    喬伊斯親王看著面前的方羽,臉色蒼白,咽了口唾沫。

    他想保持鎮定,他想保持一個王室掌舵人的威嚴。

    但最終,恐懼還是戰勝了尊嚴。

    喬伊斯親王往后退了兩步,彎下腰。

    “方羽,我誠懇向道歉,我保證以后不會再找麻煩?!鼻且了骨淄跎檔?。

    “保證沒用,我很清楚們這些人,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狽接鷂⑿Φ?。

    說話間,他朝喬伊斯親王走去。

    “方羽,不要欺人太甚!”

    喬伊斯親王雙拳緊握,咬著牙,直起身。

    方羽不說話,抬起拳頭。

    喬伊斯親王雙拳緊握,身上爆發出一陣強橫的氣息!

    渾然的神圣之力,從他的身上散發開來。

    喬伊斯前往雙眼泛著耀眼的藍芒。

    他伸出右手,手中凝聚出一把長而細的劍。

    他握緊細劍,朝著方羽的脖子劈去!

    “咻!”

    鋒利的劍刃劃破空中,夾雜著凌厲的氣息。

    方羽躲都不躲,右手抬起。

    “咔!”

    劍刃劈在方羽的右手臂上,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

    但方羽的手臂,連劃痕都沒有出現。

    看到這一幕,原本就心里沒底的喬伊斯親王,心中更是慌亂。

    “神雷!”

    喬伊斯親王口中念訣,左手往前一推。

    “噼啦!”

    空中凝聚出數道碩大的雷光,電閃雷鳴,朝著方羽劈去。

    方羽仍然不躲閃,仍由威力驚人的雷霆轟在身上。

    “啪!”

    方羽又是一步往前。

    他的每一步,都讓喬伊斯親王的心境大亂!

    怎么辦?怎么辦???

    喬伊斯親王額頭上滿是汗水,后背的衣服已經濕透。

    他張開右手掌,手中的細劍消散,轉而凝聚出一把法杖。

    喬伊斯抓著法杖,對著方羽,口中念咒。

    “絕死咒!”

    法杖上泛起一陣灰色光芒,迅速朝方羽飛去。

    這是他從一個有名的巫師身上學來的最強咒語,能夠讓中咒者當場包庇。

    方羽仍然沒有躲閃,任由法杖上泛起的灰色光芒,沒入自己的身體。

    喬伊斯親王眼神期待地看著方羽。

    死去,死去。

    可方羽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絕死咒就這么沒入方羽身體,沒有產生任何作用。

    喬伊斯親王徹底呆住了。

    連咒語對方羽都無效……

    方羽又往前一步,走到喬伊斯親王的身前。

    “噗!”

    喬伊斯親王雙腿一軟,坐倒在地上。

    “方羽,今天我若是出事,淮北商會……”喬伊斯親王面無血色,顫聲道。

    “咔……”

    方羽一腳踩在喬伊斯親王的左手上,發出一陣骨頭碎裂聲。

    “啊……”

    喬伊斯親王慘叫出聲。

    平日里他總宣稱自己是神族后裔,威嚴無比,比任何人都高傲。

    可現在,面對死亡的威脅,他發現這個身份對他而言沒有任何的作用。

    “方羽,放我一條生路,我們整個諾德王室都可以聽命于……”

    喬伊斯親王心理防線徹底崩潰。

    他捂著左手,跪伏在地上,額頭緊貼在地面上。

    方羽面無表情地看著喬伊斯親王,說道:“回答我,為何自稱神族后裔?有什么依據?”

    聽到這個問題,喬伊斯親王抬起頭,答道:“因,因為我們家族的確受到了神的眷顧……”

    “說得直白一點?!狽接鵜紀分迤?。

    “三十年前,我的父親,當時的親王,他在外狩獵的時候,遇到了一位受傷的女人,便把她帶回到王宮進行治療……”

    “那個女人恢復之后,說要感謝我父親的救命之恩,給我們留下了一個玉壺,壺中是一些銀色的液體……”

    “她說只要服下這些液體,就能改造體質,掌握強大的能力……”

    方羽眉頭一挑,問道:“就這件事,們是怎么跟神拉扯上關系的?”

    “因為……那位女人就是神!我父親還有一群王室護衛,親眼看到女人背后出現一雙發光的翅膀,之后飛向天空……”喬伊斯親王強忍左手的疼痛,回答道。

    “發光的翅膀?”方羽一愣,隨即追問道,“光芒是什么顏色?”

    喬伊斯親王想了想,答道:“……似乎是金色……”

    金色?

    方羽眼神微動。

    紅蓮跟他戰斗的時候,長出的翅膀,猶如火焰在燃燒一般。

    但火焰是赤紅色的,但遠遠望去有可能卻是與金色相似。

    難道,喬伊斯口中所說的那位女人就是紅蓮?

    “那位女人的外貌特點如何?”方羽又問道。

    “我,我沒有親眼見過她,但是我父親給她造了一座雕像。從外表來看,她不是歐洲人,而是東方人的面孔……”喬伊斯親王答道。

    “她的年齡大概多少?是不是只有十五六歲的模樣?”方羽問道。

    疼痛難忍的喬伊斯親王用額頭敲了敲地面,咬牙說道:“……不,我不記得父親有這么說過。而且從雕像的體型來看,她應該是個成年人?!?br />
    成年人……

    方羽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十五歲左右的女孩的身形與成年女性的區別是很大的,一眼就能看出來。

    喬伊斯沒必要在這種地方撒謊。

    但如果說那位女人是成年女性,那她應該就不是紅蓮了。

    可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紅蓮是加里帶來的,加里的大本營在歐洲。

    而諾德王室也在歐洲,當初喬伊斯的父親,肯定也是在歐洲狩獵時遇到的那位女人。

    兩人都在歐洲出現……但又不是同一個人?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方羽心中滿是疑惑。

    “方先生……我什么都說了,我也愿意聽命于,請放我一條生路……”跪在地上的喬伊斯親王,顫聲說道。

    對于方羽來說,留著喬伊斯的命比殺掉他更有價值。

    于是,方羽蹲下身,右手點在喬伊斯的額頭上,在他的魂靈之中留下一道印記。

    “現在,我可以在一念之間將抹殺?!狽接鶿檔?。

    喬伊斯親王臉色慘白,說不出話來。

    “等我想好讓做什么事的時候,我自然會通知?!狽接鹱砝肟?。

    他本來還想吸收喬伊斯體內的神圣之力,但隨即他意識到,以他現在的境界,這點神圣之力對他來說已沒有作用,純屬浪費時間。

    現在的他要突破境界,只能吸收超大量的靈氣!

    再次回到一樓,站在一臉震駭的秦朗面前,方羽微笑道:“我用了最簡單粗暴的方式,永久性的解決掉了喬伊斯這個麻煩?!?br />
    秦朗沒有說話,他也沒什么話好說的。

    以他目前的資歷和實力,還遠遠無法領悟到強者為尊這個真理。

    “砰!”

    方羽和秦朗剛走出會所大門,就聽到前方不遠處傳來陣陣響聲,夾雜著凄慘的叫聲。

    秦朗臉色一變,看向方羽。

    “李家應該要在今晚倒塌了?!狽接鶿檔?。

    秦朗臉色震撼,正想說話。

    這個時候,前方卻是傳來一陣破空聲。

    一道身影落在方羽身前。

    正是那個頭發凌亂的白然。

    此時的白然,白色的囚衣上沾染著許多鮮紅的血跡,他的右手,還抓著一個人。

    仔細一看,便能看出這個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人,就是之前風度翩翩,長相俊朗的李天!

    李天并沒有死去,而是發出一陣痛苦的嗚咽聲。

    “恩人,請給我留下聯系方式,等我找易斷流那個狗東西報仇雪恨之后,我再找報恩?!卑茲凰檔?。

    方羽看向秦朗,秦朗立即從上衣的內袋中拿出一個小本子,在上面寫下方羽的手機號碼,撕下那一頁遞給白然。

    “這是我的手機號碼?!狽接鶿檔?。

    白然將那頁紙塞進口袋中。

    “走了?!狽接鶩懊嫻耐3滴蛔呷?,走沒兩步又轉過頭,說道,“對了,報仇之前,建議先去剪個頭發,然后洗個澡,換身衣服什么的……說實話,身上味道挺重的?!?br />
    白然看著方羽離去的背影,眼神閃動。

    而后,他看了一眼右手上抓著的李天,眼神驟然變冷,猛地往遠處扔去。

    ……

    “方先生,這人……”回到車上,秦朗正想詢問。

    這時候,方羽的手機卻震動起來,是葉勝雪打來的電話。

    “方先生,有一群人要找,他,他們……”葉勝雪的語氣很急促,顯然非常緊張。

    “好,方羽。我是高陽,來自玄武組?!閉饈焙?,電話對面的聲音突然變成了一道低沉的男聲。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1013098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