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墨鏡男人!

布莱顿二月天气:第五百二十三章 墨鏡男人!

    “大家稍等一下,我出去接個電話?!狽接鴝災諼灰苫蟮難檔?,轉身就要走。

    走之前,他突然想起什么,又走到前面一個學生身前,問道:“能不能從的筆記本中,撕一張紙給我?”

    學生點頭,撕下一張白紙,遞給方羽。

    方羽接過紙張,走出了教室,來到樓梯口處。

    他雙手迅速折疊紙張,很快就折出一個紙人。

    而后,他口中默念法訣,右手之中,散發出一縷氣息,進入到紙人當中。

    這一縷氣息,正是方羽剛才從楚帆身上吸收而來的。

    方羽拿著紙人,又念了一段法訣。

    紙人突然燃起火焰,燒成灰燼,往地面飄落。

    “搞定?!?br />
    方羽拍了拍手掌,往教室走去。

    ……

    出租屋里,楚帆一根針一根針的插入到紙人的致命點上,連續插了五根。

    只要把剩下兩根都插上,方羽的魂靈就會徹底崩潰,神仙也救不回!

    楚帆拿起魂針,插入第六根!

    就在這個時候,眼前的紙人突然燃燒起來!

    楚帆意識到了什么,臉色大變,就要伸出手去拍滅紙人!

    可已經太遲!

    “噗!”

    楚帆噴出一大口鮮血,整個人瞬間軟倒在地上。

    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的血色。

    他感覺眼前天旋地轉,四肢都失去了力量!

    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楚帆心頭猛震!

    桌上那個紙人里面的氣息,被強制轉換成了他自己的氣息!

    也就說,那六根魂針,全部插到了他自己的魂靈之上!

    這下,徹底完蛋了!

    六個致命點被魂針穿透,他的魂靈已處于幾近崩潰的狀態,無法挽回!

    不!為什么會這樣!

    這時候,楚帆突然想起,他在離開之前,方羽曾把手按在他的肩膀上。

    難道,就是那個時候……

    想到這個可能,楚帆的心臟快要炸裂!

    方羽怎么可能掌握這么高深的相術?居然能在遠程交換魂靈???

    這種級別的技巧,他爺爺都不一定掌握!

    楚帆癱軟在地上,四肢扭曲,身上提不起一點力氣。

    他感覺自己的魂靈已經有點出竅了,無法控制身體。

    楚帆的眼睛大睜著,眼中滿是怨恨和恐懼。

    他怎么也沒想到,自己下的針,最后會插在自己的魂靈之上!

    ……

    下課鈴聲響起。

    方羽離開教室,慢慢走下樓。

    唐小柔追上方羽,問道:“方羽,我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了?!?br />
    “電視?我什么時候上過電視?”方羽一愣,問道。

    “就是上周狂暴武者白天出動的那天……雖然鏡頭沒有拍到的臉,但我看到那身形還有衣服,就知道那人是!”唐小柔得意地說道。

    “那人不是我,我當時正在家里睡覺?!狽接鶇鸕?。

    “哼哼,我很確定就是,別不承認!”唐小柔說道。

    方羽不再說話。

    “為名除害,有什么不敢承認的嘛?!碧菩∪崢醋歐接?,說道。

    方羽還是不說話。

    “不說就不說,反正我知道那個人肯定是?!碧菩∪嶠亢咭簧?,說道。

    方羽仍然不說話。

    “方羽,我爸來了南都哦,他想邀請來我們家吃一頓晚飯?!?br />
    走了一段路后,唐小柔又開口說道。

    “爸來南都干什么?”方羽問道。

    “談生意啊,最近半個月他都要待在南都?!碧菩∪崴檔?,“來不來嘛?我家里的傭人做飯可好吃了?!?br />
    “吃飯的話,可以去一趟?!狽接鶿檔?。

    “那現在就直接跟我回去吧?!碧菩∪岣咝說廝檔?。

    于是,方羽坐上了唐小柔的車,回到了她的家。

    走進別墅,便看到許久不見的唐明德,還有他的兒子唐楓,正坐在沙發上。

    而他的對面,還坐著一名身穿黑袍的男人。

    這個男人很奇怪,坐在室內,還帶著帽子和墨鏡,似乎不太想露出真容。

    “方先生,來了?!碧品慵椒接?,站起身來。

    唐明德也站起來,看著方羽,露出恭敬的笑容。

    “方神醫?!?br />
    “除了以外,很久沒有人這么稱呼我了?!狽接鷂⑿Φ?。

    “方神醫快請坐?!碧潑韉呂歐接?,在沙發上坐下。

    在這個過程中,戴著墨鏡的男人并沒有抬起頭,就像沒有察覺到方羽的到來一般。

    “這位是我在一次商會上認識的朋友,龍泉先生?!碧潑韉陸檣艿?,“龍泉先生,這位是我的恩人,方羽,方神醫?!?br />
    墨鏡男人并沒有要跟方羽打招呼的意思,只是輕輕頷首,表示已經聽到。

    唐明德有些尷尬地笑了笑。

    方羽倒是不在意,坐在沙發上。

    “方神醫,聽說目前正在南都大學……”唐明德正說著。

    “唐先生,還是先談完我們的事情吧?!蹦的腥順鲅源蚨狹頌潑韉碌幕?。

    唐明德面容一滯,隨后笑道:“當然可以?!?br />
    他看向方羽,歉意地說道:“方神醫,我……”

    “沒事,談吧,我正好在花園里轉一轉?!狽接鷲酒鶘?,說道。

    唐明德給了唐小柔一個眼色,唐小柔立即跟上方羽,說道:“方羽,我帶去我家后花園看一看,我最近買了好幾個漂亮的盆栽放在那里呢?!?br />
    方羽和唐小柔,往后花園走去。

    “那個男人真討厭!一點禮貌也沒有……”唐小柔小聲嘟囔道。

    方羽對這個男人倒是有點興趣。

    因為他的身上,明顯懷揣著很多的符棣。

    這是一個符師。

    “爸在跟他談什么?”方羽問道。

    “我也剛回來,不清楚啊,不過肯定是談一些有關商業的事吧?”唐小柔說道。

    “跟一名符師談商業上的事?”方羽微微蹙眉。

    不過,這畢竟是唐明德的事,他并不想干涉。

    在后花園里轉了轉,方羽就回到了客廳。

    這時候,墨鏡男人已經起身離開。

    唐明德送墨鏡男人走出別墅大門,又回到了客廳,歉意地對方羽說道:“方神醫,剛才實在是不好意思?!?br />
    “沒關系?!狽接鶿檔?。

    ……

    墨鏡男人離開唐家的別墅之后,往回看了一眼。

    他的腳步越走越快。

    走了一段路后,他突然拐進唐家別墅的側邊位置。

    他從口袋中摸出一張符棣,而后猛地往天上一扔。

    符棣飛到唐家別墅的上方,化作一縷青煙,消散不見。

    “大功告成?!?br />
    墨鏡男人臉上露出一絲冷笑,轉身離開。

    ……

    飯桌上,唐明德和方羽正聊著天。

    這個時候,方羽突然感到一絲不對勁,仰頭往上看去。

    上方是一個吊燈。

    “方神醫,怎么了?”唐明德問道。

    “今天下午接待的那位墨鏡朋友,恐怕沒安好心啊?!狽接鶿檔?。

    說完,方羽站起身來,往門外的院子走去。

    唐明德等人,跟在方羽的身后,走出院子。

    方羽抬頭看向上空。

    此時已是夜晚,天空中只有黑色,看不到什么東西。

    但這時候,方羽的眼瞳,泛起紅光,白色的符文在眼瞳之中轉動。

    存在于空中的每一縷氣息,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在他的視野中,一縷又一縷的黑色氣體,纏繞在別墅的上空,猶如蜘蛛網一般,籠罩整棟別墅。

    當這張死氣結成的網落下,并且穿透人體的時候,人的生命力就會干枯,死于非命。

    “全是死氣……應該是絕命符?!狽接鸚牡?。

    隨后,他眼瞳之中的符文迅速轉動。

    漂浮在空中的死氣,瞬間被方羽分解,消失不見。

    方羽閉上眼,再睜開眼,眼睛已恢復入場。

    “沒事了?!狽接鶿檔?。

    “方神醫,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唐明德一臉迷茫。

    “那個墨鏡男人,想要們全家人的性命?!狽接鵪驕駁廝檔?。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101876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