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五百六十四章 萬菱塔!

2019布莱顿vs南安普顿分析:第五百六十四章 萬菱塔!

    在男人的身后,擺放著成堆的儲物袋。

    再往后一點,還能看十幾個大型的箱子,都上了鎖。

    那些儲物袋,應該是那些闖進這座塔樓里送了命的修士留下的。

    “跟外面的傳聞一樣啊,這里寶藏不少?!狽接鶿檔?。

    看著面前的方羽,男人往后退了好幾歩,臉色駭然。

    而方羽,此時也將視線轉回,打量著面前這個男人。

    這個男人,遠比他預想的要年輕,身上穿著華貴的長袍,面容普通,頭發很長,披在肩上。

    “剛才跟我說話的就是吧?”方羽問道。

    男人盯著方羽,強作鎮定地說道:“沒錯,我就是這座萬菱塔的主人?!?br />
    “萬菱塔?”方羽眉頭一挑。

    這個名字他沒聽說過,但與外面傳言的古妖塔可是完不搭邊。

    “這里不是能來的地方,立即離去,我可以饒一命,否則……”男人心中并沒有底氣,但語氣卻是相當強硬。

    “哦?我倒是想看看,還有什么招數沒出?!狽接鷂⑿Φ?。

    方羽很清楚,眼前這個男人,現在是色厲內荏,顯然已經沒招了。

    這個男人身上的修為氣息,顯示他是一名結丹期修士,也就是如今的武尊。

    法寶能夠發揮出的威力,決定于使用它的人。

    方羽總算明白,為何第二層的鋼骨獅和第六層的復制人,實力都減弱了這么多了。

    就是因為面前這個操控萬菱塔的人,實在太弱。

    “來吧,還有什么沒施展的本領?盡管用,我就站在這里?!狽接鷲趴?,示意男人出手。

    男人臉色變幻,不但沒有出手,反而連連往后退去。

    他之前之所以能夠一直保持鎮定,是因為他認為方羽不可能來到頂層。

    若是出現什么意外,把方羽強行轉移出塔外就行了。

    可如今,方羽卻站在了他的面前。

    見識過方羽在第二層,光靠身上的真氣爆發,就將那群鋼骨獅擊潰的實力,男人很清楚,動起手來,他沒有一絲的機會。

    “我,我可以將那盞燈還給?!蹦腥誦鬧謝炭植話?,試探性地說道。

    “然后呢?”方羽眉頭一挑,問道,“浪費了我這么多時間,總得賠償點什么吧?”

    “我,我……”男人越發慌亂,指了指后方,說道,“后面這些東西……可以隨便挑走?!?br />
    “那可不夠?!狽接鹱旖槍雌鷚凰坷湫?,“所有的我都要拿走,包括整座塔?!?br />
    聽到這句話,男人臉色大變。

    這座萬菱塔可不是他的!是他師父留給他看管的!

    他若是把這件法寶交出去,以他師父的殘忍脾性,回來之后,他肯定要被碎尸萬段!

    “這,這個絕對不行!”男人立即說道。

    “以為我在征求的意見?”方羽微微瞇眼,右手往前一伸。

    “嗖!”

    男人手中抓著的水晶,立即飛向方羽,被方羽穩穩握在手中。

    “這顆水晶,就是操控這座塔樓的舵盤吧?”方羽觀察著這顆水晶,說道。

    “噗!”

    恐懼使得男人直接跪下地面,哭喊道:“大,大哥,請把這顆水晶還給我,要是拿走……我師父回來會把我殺了的……”

    方羽看著這個男人,面無表情。

    從后面的儲物袋來看,他利用萬菱塔不知道殺了多少人。

    如果不是正好碰到方羽,他說不定還能逍??旎詈艸ひ歡問奔?。

    這種人與邪修沒什么區別,根本沒有同情的必要。

    不過,大衍燈既然通過蕭辰身上的氣息找到這里,那就說明……這里肯定有人與蕭辰的氣息類似。

    眼前這個男人只有武尊境,但他的身上是否……

    方羽眼神微動,開口問道:“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姜漁?!蹦腥舜鸕?。

    “的師父是誰?”方羽問道。

    “我,我師父是御流真人?!苯媧鸕?。

    “御流真人……他現在在哪里?”方羽問道。

    “我也不知道,他已離開大概一年的時間……”姜漁答道。

    “這么害怕的的師父,他有什么特征?”方羽問道。

    “他,他……他好像活了很長的時間……”姜漁說到這里,立即閉上了嘴。

    他想起之前,師父御流真人吩咐過所有弟子,絕對不能對外人說出御流真人的壽元……否則就按門規處罰。

    雖然姜漁閉上了嘴,但是方羽已經得到足夠的信息。

    活了很長的時間……果然是一個通過吞噬靈獸本源來延長壽命的噬源者!

    看來,蕭辰的體內已經沒有紫炎宮余孽的氣息,有的只是被符云鶴改造過的身體的噬源者的氣息。

    眼前這個姜漁的身體,顯然也經過了同樣的改造。

    方羽非常好奇,這些所謂的噬源者,到底是不是一個組織?還是各自獨立的存在?

    就目前所收集的信息看來,這群人應該是屬于一個組織,至少他們是同一流派的。

    “大哥……大師,我什么都說了,求求放我一馬……我留在這里也是因為師父的命令,其實我不想殺人的?!苯媲筧牡?。

    看到他痛哭流涕的模樣,方羽微微蹙眉。

    這種欺軟怕硬,膽小如鼠之輩,無論在哪都被人瞧不起。

    “把我的大衍燈交出來?!狽接鶿檔?。

    姜漁連跪帶爬地往后方走去,從一個儲物袋中取出大衍燈,交還到方羽手中。

    方羽接過大衍燈,將大衍燈收進儲物袋,而后伸出手指,在姜漁的額頭上一點。

    姜漁想要躲閃,卻沒來得及。

    “我在的身上留下了一道生死印記?!狽接鶿檔?,“我一念之間,便能奪走的性命?!?br />
    姜漁睜大眼睛,驚恐地看著面前的方羽。

    “啊……”

    下一秒,他趴倒在地上,痛苦地嚎叫起來,身體抽搐。

    很快,一股腥臭味傳來。

    方羽微微蹙眉,停止了對姜漁魂靈的折磨。

    “這座萬菱塔,我就先不拿走了。就繼續待在這里,等待師父的歸來?!狽接鶿檔?,“到時候,我會來這里與師父見一面的?!?br />
    姜漁大口喘著氣,身體止不住地發抖。

    方羽握著手中的水晶,往里面灌輸真氣。

    很快,他就看到了里面存在的各種機關。

    “鎖定氣息,傳送離開……應該是這樣?!?br />
    方羽輕輕一擰水晶,身上泛起一陣光芒,很快消失在原地。

    ……

    方羽站在了通山主峰的山頂上,手中仍握著那顆水晶。

    有這顆水晶在,他就能隨意進出萬菱塔。

    此時,頭頂上陽光高照,與剛進去時的云朵覆蓋完不同。

    “總算出來了,我原以為只需要用十幾分鐘的時間,沒想到居然這么久……”

    林霸天從一旁走來,一邊走一邊說道。

    這么久?

    方羽一愣,他明明才進去萬菱塔十分鐘不到的時間!

    “如今距離我進去多久了?”方羽問道。

    “兩天了?!繃職蘊焐熗爍隼裂?,又扭了扭脖子,說道。

    “兩天?”方羽眉頭蹙起。

    他沒想到,萬菱塔內的時間法則居然與外面不同!

    進去十分鐘不到,出來卻過了兩天!

    “萬菱塔……絕不是一件普通的空間型法寶,它肯定有更大的用途?!狽接鷂⑽⒚醒?,心道。

    不過,操控萬菱塔的晶石已被他拿在手中,之后,他有很多機會可以研究萬菱塔的真正作用。

    “里面到底情況如何?”林霸天問道。

    “待會再說,先離開這里吧?!狽接鹛鷯沂?,激活空靈戒,定位東都。

    “噌!”

    下一秒,方羽和林霸天消失在原地。

    ……

    剛從東都落地,方羽褲袋中的手機就震動起來。

    方羽拿出手機,看到十幾個未接電話,眉頭微蹙。

    在去到通山山脈后,他的手機就沒了信號,這些未接來電,都是在這兩天之內打來的。

    這些未接來電中,大多數都是秦朗打來的,其他還有姬如眉,南都大學人事部的郭剛,葉勝雪等人。

    方羽想了想,給秦朗撥回電話。

    秦朗很快接通,語氣有些急促地問道:“方先生,現在在哪?”

    “剛回到東都,怎么了?”方羽問道。

    “在淮北的住所……那棟公寓,出事了!”秦朗沉聲道。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104035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