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二十二章 你長大了

布莱顿学派代表人物:第二十二章 你長大了

    丁然指著方羽,張了張嘴,卻沒喊出名字。

    方羽給她很眼熟的感覺,但她卻想不起來名字。

    “……同學,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丁然問道。

    “應該沒有?!狽接鶿檔?。

    “噢……”丁然敲了敲腦袋,秀眉緊蹙,還在思索著大腦里那種奇怪的熟悉感。

    見到丁然這副模樣,方羽便知道那天使用的催眠術起作用了。

    “老師,你還是先站起來吧?!狽接鹛嶁訓?。

    此時的丁然,還張著腿坐在地面上,相當不雅觀。

    丁然回過神來,注意到坐姿,臉蛋泛紅,急忙站起身來。

    “同學,我真的好像在哪里見過你,好像當時還發生了什么事……”丁然站起身后,仍在苦苦思索。

    明明知道發生過事情,卻死活想不起來,這種感覺非常難受。

    “老師,我快上課了,先走了?!狽接鶿檔?。

    “嗯……好,我可能認錯人了?!倍∪蛔鈧棧故欠牌?,她實在想不起來。

    方羽看了丁然一眼,往教室走去。

    那天發生的事情,除非丁然花費一整天的功夫去回憶,否則不可能想起來。

    當然,就算丁然真想起來了,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回到教室后,方羽聽說何東林和胡濤已經出院,來到學校辦理轉學手續。

    班里的學生看著方羽,眼神中滿是敬畏。

    要知道,在此之前,何東林在高三二班可是囂張跋扈的存在,沒有誰敢招惹他。

    可方羽不但把何東林打成重傷,還逼得他不敢在江海中學讀下去!

    方羽,才是真正的囂張跋扈。

    但對于方羽來說,聽到這個消息并不意外。

    畢竟何文城都被他收拾了,何東林哪還有膽子留在學校?

    中午放學,唐小柔與趙雙兒一同去飯堂。

    “雙兒,我昨天下午……見到你坐楊旭的車走了?!碧菩∪嵊淘ピ偃?,還是開了口。

    趙雙兒停住腳步,笑盈盈地看著唐小柔,說道:“小柔,你在吃醋嗎?”

    “吃醋?我怎么會吃醋?我只是不想你跟楊旭走得太近……楊旭真的不是個好人?!碧菩∪狩烀冀趲?,說道。

    “你不吃醋就好了。你不喜歡楊旭,但我真的很喜歡他,而且喜歡他兩年多了?!閉運檔?。

    唐小柔愣住了,以前趙雙兒從未跟她說過此事。

    “之前他一直在追求你,所以我一直沒告訴你我喜歡他這件事。但現在,楊旭終于對我有回應了!”

    “小柔,楊旭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你跟他可能只是性格不合適,但他真的很好,我這幾天跟他在一起,真的很開心?!閉運壑新前膠拖蒼?。

    看到趙雙兒幸福的表情,唐小柔本還想說點什么,最終沒有開口。

    趙雙兒是她在學校里最好的朋友,既然趙雙兒感到幸福,她沒理由從中作梗。

    “小柔,你會祝福我和楊旭的吧?”趙雙兒抓起唐小柔的雙手,問道。

    “嗯,我祝福你們有情人終成眷屬?!碧菩∪崳⑿Φ?。

    ……

    下午課間,方羽正看著一本小說,唐小柔突然湊上來,說道:“誒,你知道嗎?楊旭居然跟雙兒一起了?!?br />
    方羽眼皮都沒抬一下,問道:“雙兒是誰?”

    “趙雙兒,是我在重點班最好的朋友?!碧菩∪崴檔?。

    方羽‘哦’了一聲。

    “我之前覺得楊旭這個人不太好,但雙兒看起來很幸福,看來楊旭對她很好?!碧菩∪崴檔?。

    “所以你是高興還是不高興?”方羽抬眼看著唐小柔,問道。

    “當然高興!我本來就不喜歡楊旭追求我,現在他跟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了,我就沒有那個煩惱了?!?br />
    “就是感覺他們發展速度有點快,這才幾天,就在一起了……”唐小柔喃喃自語道。

    “如果你說這么多,是想問我怎么看,那我會告訴你,有問題?!狽接鶿檔?。

    “什么有問題?”唐小柔愣了一下,問道。

    “楊旭?!狽接鶿檔?。

    說完,方羽就轉過頭,繼續看小說,示意唐小柔不要再煩他。

    楊旭有問題?

    雖然唐小柔也覺得楊旭不是好人,但她覺得趙雙兒不是傻瓜,如果楊旭真的那么不好,趙雙兒不會表現得這么幸福。

    “算了,不想這么多,雙兒開心就好了?!碧菩∪嶁牡?。

    第二天是周六,不用上學。

    在假期的時候,方羽的生活作息,跟一般的老年人沒太大區別。

    他會在早上七點鐘起床,在院子里打一套拳法,再繞著后山跑一圈,跑完就買一份早餐,然后回家。

    ……

    方羽吃著大肉包子,慢慢走回院子。

    還沒走近,就看到一輛悍馬SUV停在院子門口。

    方羽走上前,便看到一名戴著墨鏡的女人,正站在院子門口,往里面張望。

    女人長發披肩,穿著一身黑色勁裝,身材高挑,勾勒出完美的曲線,尤其是上半身,把上衣的扣子都緊繃著。

    “你找誰?”方羽咬了一口肉包,問道。

    “請問,方羽是不是住在這里?”女人很有教養,說話的時候,將墨鏡摘了下來,露出了她嬌艷傾城的臉。

    “我就是?!畢啾繞鵠?,方羽就很沒素質,說話的時候嘴里還在吃著肉包,含糊不清。

    “你就是方羽?”女人有點吃驚,美眸大睜。

    但她很快恢復了平靜,說道:“方先生您好,我是秦無道的孫女秦以沫,我爺爺讓我給您送來十八盒十全大補丹?!?br />
    “十全大補丹?”方羽微微一愣,隨后便知道這是秦無道的惡趣味。

    秦以沫吩咐司機將后車廂的十八盒妖獸內丹搬出來。

    “給我送上二樓吧?!狽接鶿檔?。

    在司機將妖獸內丹搬上樓的時候,秦以沫在默默打量著方羽。

    這就是爺爺說的秦家的大貴人,大恩人?

    看起來也太年輕了吧?就像個中學生。

    爺爺還讓她遇到困難一定要請教方羽?

    怎么看,方羽也不像能夠給她提供幫助的人啊。

    “沒想到,一轉眼,你都這么大了啊?!狽接鸝醋徘匾閱?,感慨道。

    上次見面的時候,秦以沫還是個剛滿周歲的嬰兒。

    可方羽這番話,在秦以沫聽來是另外一種味道。

    尤其此時,方羽正盯著秦以沫看,讓秦以沫下意識地認為他在盯著自己傲人的山峰。

    這么大?

    秦以沫臉蛋微微泛紅,微怒道:“請方先生自重!”

    她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了,這真的是爺爺讓她找的人么?

    這明明就是個流氓中學生??!

    方羽笑了笑,說道:“我跟你爺爺是老朋友了?!?br />
    老朋友?

    秦無道今年八十三歲,方羽在他面前,最多算是個小朋友!

    “滿嘴跑火車,心術不正,沒有禮貌……這個人,怎么會被爺爺如此看重?”秦以沫腹誹道。

    但出身于豪門貴族之家的她,仍然保持著該有的氣度和教養。

    “方先生,您是什么時候認識我爺爺的?”秦以沫問道。

    “大概在八十年前?不對,準確的說應該是七十八年前……”方羽微瞇著眼,說道。

    “呵呵……”秦以沫臉都僵硬了,只能干笑兩聲。

    在她心中,對方羽的評價已經跌到谷底。

    說話荒唐,言辭浮夸,還裝作一副老成的模樣。

    這人跟其他喜歡做白日夢,吹牛皮的中學生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可能是方羽更加厚臉皮一點。

    他知道秦無道是什么人么?居然敢開這種玩笑。

    要不是出發之前,秦無道再三強調方羽是秦家的大貴人大恩人,萬不可以得罪,秦以沫早就出言教育他了。

    這時候,司機已將十八盒妖獸內丹都送上二樓,回到了一樓。

    秦以沫看了方羽一眼,說道:“方先生,爺爺交代送給您的十全大補丹,我已經送來了。沒有其他事的話,我就先……”

    “這么急著走干嘛?你爺爺讓我關照你,我總得多了解你一下吧?!狽接鶿檔?。

    秦以沫咬著紅唇,強忍心中的不快,說道:“方先生……我還有急事要去處理,不如下次再……”

    “也行……不過,畢竟是你長大后第一次見面,我也得送點東西給你,你在這里等會兒?!狽接鶿底?,轉身上樓。

    等了兩三分鐘,方羽還沒下來。

    秦以沫已經相當不耐煩了,但她必須遵從爺爺的吩咐,絕不能發怒。

    又過了一分鐘,方羽終于下樓,手里提著一袋昨天摘下的青菜。

    “這是我自己種的青菜,純天然,沒有農藥,你帶回去吃吧?!狽接鸞嗖私壞角匾閱種?。

    秦以沫接過青菜,用盡全力擠出笑容,說道:“謝謝?!?br />
    “還有這個香袋,你帶著吧,有靜心凝神的效果?!狽接鶇涌詿鍰統鲆桓雎椴甲齙南憒?,遞給秦以沫。

    秦以沫再次道謝,然后就離開了。

    坐在車上,秦以沫深呼吸了好幾口,胸前雙峰起伏跌宕,好一會兒才鎮靜下來。

    “這算哪門子香袋?”

    秦以沫拿起方羽給她的香袋,湊近鼻子聞了一下,沒聞到花香,反倒是一種藥香。

    但奇特的是,她這么一聞,真的感覺很舒服,原本燥郁的心情消失不見,平靜下來。

    秦以沫看了眼放在旁邊座位上的一袋青菜,有點哭笑不得。

    這方羽到底是個什么人?

    她在出發之前,就問過秦無道,但秦無道卻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道:“你自己去了解?!?br />
    這要如何了解?她感覺自己根本無法與方羽交流。

    “算了,正事要緊?!鼻匾閱×艘⊥?,不再想這些事,拿起一沓文件,閱讀起來。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26504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