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九十八章 古如龍宣戰!

布莱顿vs南安普顿竞猜分析:第九十八章 古如龍宣戰!

    鄭修塵身形一滯,神情僵硬。

    “你做了這么下流的事情,總該給我道歉吧?”方羽淡淡地說道。

    方羽說話時面帶微笑,但是眼神中卻蘊含著冰寒之意。

    周圍的目光,都聚焦在鄭修塵身上,大部分人的目光中,都有鄙夷和戲謔。

    鄭修塵臉色難看,緊緊咬著牙關,不肯開口。

    作為鄭家的少爺,他去到哪里受到的都是恭敬和追捧,什么時候受過這種恥辱?

    “這個鄭修塵還不道歉?道天先生不直接對他動手,都算他運氣好了?!?br />
    “就是,他以為這里是淮北?做了這么惡心的事情,還不愿意道歉?”

    “真是個不要臉的混蛋!鄭家不過如此!我提議,要是他不道歉,我們就不讓他離開!”

    周圍傳來一陣討伐的聲音,隨后慢慢變成喊口號。

    “鄭修塵,道歉!”

    整個月心湖上,大概一百五十人,齊聲喊了起來。

    鄭修塵和楊音竹被包圍在人群中間,被浩大的聲浪震得心臟猛跳。

    方羽微微瞇眼,看著鄭修塵,沒有說話。

    鄭修塵臉色極其難看,心中無比憋屈。

    該死!該死!

    他竟然落到如此境地!

    但如今他沒有其他辦法,只能道歉!

    他帶來的兩名鄭家護法一個死了,一個廢了。周圍全是江南武道世家的人,他如果不道歉,今天說不定真的走不出月心湖!

    “……對不起?!敝P蕹炯枘訓贗魯鋈?。

    方羽搖了搖頭,說道:“你這個道歉,不夠誠懇啊,至少得給我鞠躬吧?剛才的偷襲,可差點要了我的命?!?br />
    看到方羽眼中的譏諷,鄭修塵心中的屈辱和怨恨,達到了極致,眼睛都泛起血色。

    但他還是慢慢彎下腰,給方羽鞠躬,再次說道:“對不起?!?br />
    “這就差不多了?!狽接鷂⑽⒁恍?,說道,“你可以走了,以后可不要再做這種缺德事了,否則會遭天譴的?!?br />
    鄭修塵深吸一口氣,用發紅的雙眼看了方羽一眼,轉身就走。

    楊音竹臉色蒼白,趕緊跟了上去。

    周圍響起一陣歡呼聲。

    對于江南各大武道世家的代表來說,看到鄭修塵如此屈辱的離開,是最爽不過的事情。

    ……

    鄭修塵和楊音竹快步走出了月心湖,又坐上了來時的轎車,匆忙離開。

    一路上,鄭修塵臉色都無比陰沉,一言不發。

    “修塵,我們現在……還去江海市嗎?”楊音竹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問道。

    她這次隨鄭修塵來到江南,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找方羽算賬,來參加江南武道世家峰會,只是順路罷了。

    可沒想,在這次峰會上,鄭修塵卻是栽了大跟頭,不僅損失了兩名宗師境界的護法,還丟盡顏面。

    可對于楊音竹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找方羽報仇,為此她甚至不惜出賣身體,成為鄭修塵的女人。

    “你覺得呢?”鄭修塵看向楊音竹,雙眼血紅,眼神無比恐怖。

    接觸到鄭修塵的眼神,楊音竹心頭一顫,不敢再說話。

    “你的仇,我遲早會替你報!但現在,我要先報我自己的仇!立即返回淮北!”鄭修塵用嘶啞的聲音對司機說道。

    道天,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是誰的人!

    敢當眾羞辱我鄭修塵,殺我鄭家護法,我就一定會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

    ……

    月心湖上,方羽已經被江南各大世家的代表包圍起來。

    “道天先生,我們是南都丁家,我們想邀請您到我們家中一坐,不知您……”

    “道天先生,我們來自江南武家,希望您能賞我們幾分薄面……”

    “道天先生……”

    在見識到方羽的恐怖實力后,所有人都希望與方羽結交。

    方羽被包圍在人群中間,動彈不得。

    幸好他在路上聽取了秦以沫的建議,易容了,否則以真實身份露面,以后麻煩可能更大。

    而現在,只要他離開月心湖,把臉上的妝容洗掉,變回方羽,那就誰也認不出他,誰也找不到他。

    “謝謝大家的邀請,但道天先生性情淡薄,不太喜歡熱鬧,可能無法接受大家的邀請了?!閉饈焙?,秦以沫站了出來,幫方羽解圍。

    “我家里很安靜,很適合道天先生!”

    “我家更安靜,是一棟山頂別墅,附近人影稀少……”

    “我老家在極北之地,那里連人影都沒有!”

    秦以沫的話并不管用,周圍人的熱情仍然很高。

    畢竟方羽表現出來的實力實在太強了,誰都不愿意放棄與方羽交好的機會。

    可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響起一道驚空遏云的鷹唳。

    眾人都被這道突如其來的聲音吸引,抬起了頭,看向天空。

    只見天空中,飛來一只渾身漆黑的怪鳥。

    武道協會的三名裁判,看到這只怪鳥,臉色微變。

    他們知道,這是江南的宗師之尊,古如龍的愛寵,黑鷹!

    黑鷹飛到三名穿著白袍的裁判身前,停在了中間一位的肩上。

    這名裁判,臉色凝重,把綁在黑鷹腳上的信紙取了下來。

    這封信紙由黑鷹送來,那么信紙上的內容,就必然是古如龍親筆所寫。

    到底是什么事?

    這名裁判將信紙打開,迅速掃了一眼,臉色一變。

    他立即跳到高臺之上,用真氣傳音,說道:“各位請安靜,在下要宣讀一份來自于宗師之尊,龍門之主,古如龍尊者親筆所寫的信?!?br />
    聽到這個名號,周圍立即安靜下來。

    古如龍!

    這是他們江南地區的傳奇!也是公認的江南最強之人!

    古如龍送來一封信,并且要在今天這個峰會上宣讀,必然是要宣告一件大事!

    “近日,我已觸碰到宗師之境的天花板,我將閉關一段時間,突破武尊之境。出關后,我將帶上龍門子弟前往江南,誅殺方羽,為我愛徒古巖和楊劍報仇,為龍門正名。特意寫下此封信,宣告天下?!輩門幸蛔忠瘓淶嗇畹?。

    聽完這封信的內容,滿場皆驚!

    古如龍要突破到武尊之境了???這可是個大消息!

    江南武道界一直孱弱,許多年沒人能夠踏入武尊之境。

    而現在,終于出了一位古如龍尊者!

    他將成為近百年來,江南地區的唯一一位武尊嗎?

    而突破到武尊境界后,他第一件事居然是找一位名為方羽的人報仇???

    這個方羽是什么人?居然能讓古如龍特地寫信宣告天下?

    “我之前就有所耳聞,古如龍的愛徒楊劍在江海市武道協會,被一名叫做方羽的年輕人廢盡修為……但我不知道連古巖也出事了……”

    “古巖?那不是古如龍的首席大弟子么?聽說是古如龍早年收養的孤兒,兩人關系親若父子!”

    “那就怪不得古如龍尊者如此憤怒了……但聽說古巖非常強,甚至有人稱他為當世近戰第一宗師……那個方羽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居然能戰勝古巖?”

    周圍一片議論,每個人眼中都只有驚駭。

    古如龍已經消失于視野里許多年,沒想到如今發聲,宣告的卻是這么大一件事!

    武尊之境啊,那可是極大部分武者夢寐以求,卻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境界!

    還有那名方羽,也引起了無數人的熱議。

    竟然敢連損古如龍尊者兩位愛徒,惹得古如龍尊者要親自出手,此人膽子可謂極大,實力也不凡。

    “古如龍尊者,這是要拿那個方羽來血祭啊……”

    “不知道古如龍尊者要閉關多久?我好期待啊,我想知道武尊之境,到底有多強!”

    “那個方羽……能夠成為古如龍尊者踏入武尊之境后的第一個刀下鬼,也算死得其所?!?br />
    趁著眾人的注意力轉移,方羽趕緊離開月心湖。

    “方先生……現在該怎么辦?古如龍尊者那邊……”車上,姬如眉看著面前的方羽,臉色蒼白地說道。

    方羽把粘在嘴唇上的胡子撕掉,說道:“這東西粘著,好不舒服?!?br />
    見方羽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樣,一旁的秦以沫微微蹙眉,說道:“方羽,古如龍都當眾對你宣戰了,你難道沒有什么想法?”

    “你覺得我應該有什么想法?”方羽反問道。

    秦以沫眼神凝重,說道:“古如龍若是成功踏入武尊之境,實力必然要比如今強上數倍不止,我認為你應該避其鋒芒?!?br />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40171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