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中蠱!

布莱顿坐车到七姐妹悬崖多远:第一百一十九章 中蠱!

    這一拳他怎么也用了四五成的力量。上一次,這樣一拳,直接把八階妖獸雷蛟的頭部給穿透了。

    “不愧是九階妖獸啊?!狽接鶿鄯⒘?。

    吞天鯨身體劇烈抽動,想要把頭頂上的方羽甩出去。

    但無論他怎么甩,方羽還是穩穩地站在原地。

    “吼……”

    吞天鯨徹底發怒了,它猛地擺尾,想要回到海里。

    “都上來了,就別想著回去了?!?br />
    方羽踏在吞天鯨的頭上一躍,跳到了吞天鯨的其中一只鰭上。

    吞天鯨劇烈的扇動鰭,想要把方羽甩出去。

    可這時,方羽卻是雙手抓住鰭,強行讓鰭停止擺動。

    吞天鯨張開大口,怒吼著,卻在無法擺動這只鰭。

    方羽抓著鰭,往前一甩。

    “轟!”

    整頭吞天鯨,被方羽生生地從海里拉了出來,扔向島上的平地!

    “轟??!”

    一聲巨響,吞天鯨砸到地面上,讓整個島嶼都震動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眾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這……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啊。

    徹底離開海水,吞天鯨終于感到了恐慌,不停地在地上翻滾。

    “現在你沒這么兇了吧?”方羽面露笑容,再次一躍,跳到吞天鯨的頭頂上。

    他抬起右拳,凝聚一團淡紅的真氣,一拳一拳地砸在吞天鯨的頭頂上。

    “砰,砰,砰……”

    伴隨著方羽的每一拳,整座島嶼有節奏的震動起來。

    站在遠處的眾人看著站在吞天鯨頭上的方羽,就想看著神鬼一般,眼里除了驚訝,還有驚恐。

    這個人,真的是人類嗎?

    這個世界上,怎么可能存在這么恐怖的人類?

    ……

    數拳過后,吞天鯨的頭頂,被方羽打穿一個洞!

    方羽將這個洞口撕裂,跳了下去。

    吞天鯨的頭顱里沒有大腦,只有無數精密的骨骼。

    這些骨骼的硬度極高,而在交錯的骨骼中央,就是一顆泛著耀眼金芒的妖獸內丹!

    方羽已經感受到,這顆內丹里面蘊含著的純然靈氣。

    實在誘人了。

    方羽眼里只有這顆內丹。

    他慢慢往前走,用手將面前的骨骼震開。

    很快,他就走到了泛著金光的內丹前。

    他伸出手,觸碰內丹。

    “吼!”

    此時,外面的吞天鯨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吼叫聲。

    它已經感受到了極致的危險。

    妖獸的內丹,就相當于人的心臟,是最重要的東西。

    一旦失去內丹,也就代表著失去生命。

    方羽毫不猶豫,手一抓,把內丹取到手中。

    吞天鯨渾身猛地一顫,徹底失去了動靜。

    方羽腳下一蹬,便飛出了吞天鯨的尸體,重新回到地面上。

    他的手中,抓著一顆排球大小的妖獸內丹,正泛著金光。

    這一次,方羽沒有急著吞下去,而是將它放入到儲物袋中。

    這么大一顆內丹,短時間內必然沒法徹底煉化,得另找時間。

    看著面前巨大的吞天鯨尸體,方羽眼神微動。

    怪不得來這個島的路上,會感覺海面如此平靜,氣壓如此低。

    很顯然,就是因為這頭吞天鯨的存在。

    由于畏懼吞天鯨,其他生物根本不敢靠近這片海域。

    “沒想到在這種地方都能遇到九階妖獸……我之前幾百年都干什么去了?”方羽敲了敲腦袋,心道。

    ……

    方羽走回到秦以沫身前。

    這里一片安靜。

    眾人只是呆呆地看著方羽,眼神里只有發自內心的恐懼和敬畏。

    方羽轉頭看向一旁的陳逸。

    陳逸原本還處于渾渾噩噩的狀態,一接觸到方羽冰冷的眼神,他渾身一顫,立即清醒過來,雙腿一軟,坐倒在地上。

    “道,道天大師,求求你放我一馬,我,我真的沒想過要害你……”陳逸求饒道。

    “不想害我,還讓我第一個出去喂吞天鯨?”方羽眼神淡漠,說道。

    站在陳逸身旁白道人嘆了口氣,往前一步,也跪下給方羽行禮,說道:“道天大師,之前我們的做法,實屬無奈之舉,希望你大人有大量,能寬恕少爺一命,他畢竟是陳家的第三代的嫡系……”

    方羽看了一眼身旁的秦以沫,眼神微動,說道:“想要活命也可以,拿東西來交換吧?!?br />
    “無論道天大師想要多少錢,我都能給,我都能給!”陳逸眼中泛起亮光,連聲說道。

    “不,我不要錢,我只要這座島上的天斗巖?!狽接鴆幌灘壞廝檔?。

    天斗巖?

    這片天斗巖,是他們陳家最重要的財產!價值數百億!

    即便陳家不缺錢,但這片天斗巖的價值不僅僅是錢,它能換來很多東西,包括人情和面子,這些是無價之寶!

    周圍的人一聽,也驚呆了。

    這個道天居然想要整座島嶼的天斗巖,這真是獅子大開口??!

    陳逸要真敢答應,就算道天不殺他,回去之后,家族里的長輩也會把他打死吧?

    就連秦以沫,都是一臉震驚地看著方羽。

    她沒想到方羽一開口,就是整座島嶼的天斗巖!

    “大,大師,這……我恐怕做不了主啊?!背亂萘成園?,顫聲說道。

    “你當然可以拒絕,我只是給你一個選擇罷了?!狽接鶿底?,對著陳逸伸出一指。

    指尖上,紅芒泛起。

    陳逸臉色大變,連忙磕頭,喊道:“道天大師!這座島上的全部天斗巖都是你的!全部給你!只要你留我一命!”

    方羽微微瞇眼,將手指收了回來。

    隨后,他看了一眼秦以沫,說道:“這些天斗巖的歸屬權交接,就交給秦以沫處理。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處理這件事,要是到時候還沒處理好,我會親自到你們陳家,協助你們處理?!?br />
    陳逸連聲答應。

    為了保住性命,他現在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答應下來。

    “等回到陸地上,我會立即擬定一份草約?!鼻匾閱鉤淶?。

    她知道陳逸不是什么一言九鼎的人,很大概率會賴賬,所以把話先說了。

    ……

    一個小時后,海上救援隊伍趕來,島上的眾人都登上救援船,離開了小島。

    看著躺倒在島上的吞天鯨尸體,即便是救援隊的隊員,都感到一陣心驚肉跳。

    這群人,是怎么把這只怪物殺掉的?

    怎么看也不是人力能夠做到的事情!

    ……

    回到岸上,秦以沫立即坐上司機開來的專車。

    她需要趕緊擬一份草約,讓陳逸簽了再走。

    車上還坐著一位女助理小姜,兩人正對草約里的協定進行商討。。

    草約剛擬到一半,秦以沫覺得有點頭暈,揉了揉太陽穴,又打開了車窗通風。

    可情況并沒有好轉,她的頭越來越暈,逐漸連筆記本顯示器上的字都看不清楚。

    “總裁,你的臉色好像很不好,要不先休息一下吧……”小姜看到秦以沫面無血色,關心地說道。

    秦以沫緊緊蹙眉,正想說話,卻突然感到一陣天旋地轉。

    她翻了翻白眼,徹底暈了過去。

    小姜被嚇得尖叫一聲,連忙喊道:“總裁暈倒了!”

    ……

    方羽回到車上,看著暈倒的秦以沫,眼神凝重。

    此時的秦以沫,臉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嘴唇慢慢地變成了黑色。

    中毒了?

    方羽抓住秦以沫的手腕,想要灌輸真氣進入秦以沫的體內,探測她身體的情況。

    可就當他將真氣灌入秦以沫體內時,秦以沫卻是‘噗’地吐出了一大口鮮血。

    秦以沫的經脈被封堵了!

    方羽臉色微變,情況變得棘手起來。

    很顯然,秦以沫中的不是普通的賭,極有可能是蠱毒!

    “什么時候被人下蠱了?”方羽臉色陰沉,回憶今天發生的事情。

    陳逸這群人?應該不是他們,他們沒有動機,也沒有這種手段……

    那么,秦以沫還做過什么事情,見過什么人……

    方羽突然想起,在甲板上的時候,秦以沫似乎喝過一杯白開水!

    難道是那杯白開水?

    當時,似乎有一名服務員跟秦以沫說過兩句話……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45362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