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能狂怒!

布莱顿对南安普敦直播:第一百六十四章 無能狂怒!

    灰色的氣體,覆蓋在方羽的每一寸肌膚上。

    它帶著一股湮滅和死亡的氣息,鉆入方羽的肉身之內,意圖抽取方羽的血肉。

    可它根本就抽不動!

    方羽的血肉,根本就不像人類的血肉,反倒像一塊堅硬無比的金剛,牢牢地鑲在骨骼之上!

    “轟!”

    此時,方羽體內猛地泛起一陣耀眼金芒!

    那陣灰氣在一瞬間就被震出了體外!

    “砰!”

    那陣灰氣從方羽身上散發開去。

    “原來是依靠湮滅之息來吸收他人的血肉啊?!狽接鶿鄯鶴藕烀?,心道。

    怪不得之前那兩名宗師境界的鐘家長老,會死的如此迅速,毫無預兆。

    “我說了,你奈何不了我?!狽接鸕恍?,加速往靈脈靠近而去。

    “怎么可能……”守護意志震驚不已。

    這一縷湮滅之息,是影月族第一任族長留給它的最強武器。

    雖然只有一縷,但是威力驚人。

    它守護此地這么多年,殺死的筑基期修士,甚至結丹期修士數不勝數!

    可眼前這個方羽,居然能夠抵御湮滅之息?

    這怎么可能?

    只要是人類的肉身,直接接觸到湮滅之息,斷無生還的可能!

    這時候,方羽已經來到了靈脈的面前。

    他將手放在泛著淡藍光芒的靈脈上,雙眼泛著亮光。

    這條靈脈里,儲存著純然和磅礴的靈氣。

    把整條靈脈中的靈氣吸收,他丹田應該能達到飽和狀態了吧?

    煉氣期一萬層,在朝方羽招手!

    雖然直接吸收靈脈中的靈氣,是一個很冒險的做法。

    因為儲藏在靈脈中的原始靈氣,純度和強度相當之高!

    若是直接吸收,一般修士的經脈和丹田根本承受不住。

    但是方羽現在也顧不得這么多了,因為他并沒有辦法把靈脈帶走。

    他只能冒險。

    吸收靈脈中的靈氣,不需要用到噬靈訣,只需要用以前修煉的心法。

    天道訣。

    這是他師父教給他的第一門心法。

    “好久沒有用過天道訣了啊?!狽接鷓凵裼行└鋅?,口中默念法訣。

    他將雙手放在靈脈之上,手掌與靈脈的接觸處,泛起一陣淡淡的白光。

    “轟!”

    隨后,方羽臉色一變。

    磅礴的靈氣,以極其迅猛的速度,自他的雙手吸入,流經他身上的經脈,沖向他的丹田!

    一瞬間涌入如此巨量的靈氣,一般的修士,恐怕早已爆體而亡!

    而方羽的經脈本身就比別人要寬大數倍,但即便如此,他還是感到有點難以承受!

    與此同時,他感到丹田里傳來一陣熱流,慢慢地撐大,飽和度越來越高!

    “小子!你竟敢……立即住手!”守護意志意識到方羽的做法,聲音都抬高了不少。

    這是他們影月族留下的靈脈,為日后影月族復興所做的準備!

    方羽,竟然想要將靈脈吸收???

    這絕對不能容忍!

    方羽根本就不理會守護意志。

    守護意志大怒,再次用巨力擠壓方羽!

    方羽臉色不變,身上泛起一陣金光,絲毫不受影響。

    守護意志又凝聚刀劍,往方羽身上砍去。

    “嗙!嗙!嗙!”

    真氣凝聚而成的鋒利刀劍,砍在方羽的身上,除了發出金屬碰撞的脆響以外,毫無作用,連痕跡都留不下。

    “啊……”

    守護意志狂吼,它發現自己真的奈何不了方羽!

    方羽就像金剛一般站在原地!

    守護意志能夠感覺到,靈脈中的靈氣,正在大量流失!

    這個人,居然真的能夠直接吸收靈脈!

    再這樣下去,不用多久,整條靈脈的靈氣,都要被方羽吸收殆??!

    守護意志的職責,是守護影月族禁地,同時也是守護這條靈脈!

    一條靈脈,對于任何族群,宗門來說,都是命根子,生命線!

    如今方羽的做法,相當于在毀掉影月族的根基!

    守護意志發狂了!

    若是靈脈真的被方羽吸收了,它就是去了存在的價值!

    “轟!”

    整個地下空間都開始震動起來。

    “小子,我要你死!”守護意志大吼道。

    同時,空間內的水開始結冰!

    守護意志,要把整片地下空間冰封起來!

    方羽臉色淡漠,眼神泛起紅芒。

    “呼!”

    他的身體周圍,忽地爆發出一陣淡紅的真氣,將他完全籠罩在內。

    整個地下空間的水迅速結冰,可來到方羽這個位置,觸碰到方羽周邊的空氣,就迅速蒸發成一陣陣白氣!

    “你真的奈何不了我。你的主人給你留下的力量太弱了?!狽接鸕廝檔?。

    這種所謂的意志,實力是極其有限的。

    它的實力,取決于留下它的主人。

    主人實力越強,留下的意志也就越強,能使用的手段,運用的真氣都大不相同。

    而如今遇到的影月族守護意志,它的最強手段大概就是那一縷湮滅之息了。

    很可惜,湮滅之息對一般修士有效,但在方羽面前,算不上什么。

    他不需要使用任何的術法,光憑肉身,就能夠抵御湮滅之息。

    至于守護意志的其他手段,在方羽眼里就是無能狂怒罷了,跟撓癢癢沒什么區別。

    “啊……”

    面對方羽的不屑,守護意志憤怒到了極致。

    “轟??!”

    見靈脈被迅速吸收,它完全失去了理智。

    整個地下空間都在震動!

    ……

    地上,鐘元等人也感到了地下的震動。

    面前的靈泉,都開始濺起一陣陣水花。

    “發生什么事了?”鐘元臉色大變,往后退了幾步,問道。

    兩名長老臉色凝重,警惕地盯著四周。

    鐘離玉臉色蒼白,說道:“是不是方大師在下面遇到什么危險了?”

    “危險?我們現在才危險!”震動越來越劇烈,鐘元站都有點站不穩,大聲道。

    但他的話剛說完,地面突然恢復了平靜。

    “到底是怎么回事?”鐘元心有余悸,看著前方的靈泉。

    這時候,山洞里傳來一陣腳步聲。

    片刻后,一群人從山洞里走出來。

    正是陳洛和韓琦的隊伍。

    看到面前的靈泉,韓琦臉上浮現喜色,說道:“靈泉果然在這里!”

    陳洛看到靈泉,眼中泛起一陣精芒。

    之前他們找錯了方向,后面才繞回來,總算是找到靈泉了!

    “韓公子,陳洛少爺?!敝釉⒓錘飭轎淮蛘瀉?。

    見到這兩人出現,他的心咯噔一跳。

    形勢不妙了。

    原本靈泉是他們先找到的,但這兩人來到,必然要爭奪一番。

    而鐘家的實力,跟韓家還有陳家,根本沒得比。

    要爭,更是沒得爭。

    難道今天,注定要白跑一趟???

    鐘元咬著牙,無比不甘!

    “鐘少,你們走得還真是快啊?!焙吹街釉?,露出微笑,說道。

    “呵呵,韓公子,我們只是運氣較好,選對了方向罷了?!敝釉成浠?,說道。

    “現在大家都找到了靈泉,不知道要怎么分配呢?”韓琦搖了搖紙扇,問道。

    看韓琦說話的意思,似乎還有得商量?

    鐘元眼中泛起一道光芒,說道:“韓公子,陳洛少爺,既然我們三家一同找到靈泉,那么我們自然可以三家平分,每家都獲得靈泉的三分之……”

    鐘元的話還沒說完,韓琦就笑了起來。

    他慢慢踱步到鐘元身前,說道:“鐘少,你還真敢開口啊……你以為,我們真的需要跟你分賬么?”

    鐘元臉色一變。

    “你瞧瞧你身后的人,兩名宗師,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對我們有任何威脅嗎?”

    “我們在這里把你們全殺了,不用負一點責任?!?br />
    “畢竟,白川山里都死了這么多武者了?!?br />
    “你說是不是???鐘少?”

    韓琦眼里泛著狠厲的光芒,看著鐘元。

    鐘元臉色難看。

    他知道,韓琦說的話并非恐嚇。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56324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