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鎮魔塔!

布莱顿大学是英国名校吗:第一百八十五章 鎮魔塔!

    砰!”

    這一次,鄭家三長老根本來不及運轉幻影步,就被方羽一拳砸在臉上。

    “咔嚓……”

    一聲脆響,鄭家三長老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極速飛了出去,在空中還打了幾個轉。

    “三長老!”

    四名鄭家護法率先回過神來,大喊道。

    而此時,那群江南武道協會的高層,人都傻了,呆愣在原地。

    他們甚至還沒反應過來。

    因為剛才方羽與鄭家三長老的一連串交手,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短短幾秒間,就橫跨了上千米的距離,空中還留著數道殘影,讓人眼花繚亂,看都看不清楚。

    他們當中不少人頭腦還是懵的,一片空白。

    “轟!”

    鄭家三長老飛出數百米外,撞穿一道石墻,才能勉強穩住身體。

    他摸了摸臉頰,只感到一陣溫熱的液體。

    一看,全是鮮血。

    他感覺到被方羽擊中的右半邊臉,已經失去了知覺。

    他多少年沒受過這種重傷了?

    鄭家三長老眼神凝重,看著朝他沖來的方羽。

    “此子實力簡直深不可測,無論是身法還是肉身力量,都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怪不得我們鄭家會屢次在他手中吃虧?!?br />
    “若再讓他成長數年,后果不堪設想啊……把他所掌握的邪修之法得到后,一定要把此子殺掉!”

    在見識到方羽的恐怖身手后,鄭家三長老心中有了決斷。

    此子,絕不能留!

    “只能用出那一招了?!敝<胰だ涎凵窳萑?,取出了一個儲物袋,從中取出一個巴掌大小的銀色小塔。

    與此同時,他口中開始念訣。

    方羽已經來到他面前五十米左右的位置。

    看到鄭家三長老手中的銀色小塔,方羽微微瞇眼。

    這個法寶,似曾相識。

    “鎮魔塔,起!”

    鄭家三護法滿臉是血,爆喝一聲。

    巴掌大小的銀色小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大!

    很快,銀色小塔就增大到一棟房子的大小,漂浮在半空之中。

    遠處,看到這個銀色塔樓的出現,四名鄭家護法,臉色大變!

    方羽,居然逼得三長老喚出鎮魔塔???

    鎮魔塔,不僅是三長老的最強殺手锏,同時也是鄭家的鎮家之寶!

    這是五十年前那位高人給鄭家留下的法寶,不到生死存亡之際,絕不能輕易使用!

    而如今,三長老卻喚出了鎮魔塔……

    這說明,他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了。

    四名鄭家護法對視一眼,齊齊朝方羽和鄭家三長老的位置沖去。

    鎮魔塔都出了,他們自然不能袖手旁觀。

    一定要盡全力協助三長老,解決掉方羽!

    這時候,方羽已經認出了這個銀塔。

    這是當年佛門的宗門之寶,每一名核心弟子手中,都會有一件。

    但在當時,這件法寶并不叫鎮魔塔,而是降妖塔。

    “你所運用的術法,還有使用的法寶,都是上古宗門的東西……你是從哪得到這些的?”方羽看著鄭家三長老,問道。

    鄭家三長老眼神陰狠,說道:“你的死期已到,沒必要問這么多?!?br />
    話音剛落,鄭家三長老大吼一聲,雙手往上一抬。

    停在半空中的鎮魔塔,突然抬高,朝方羽所在的位置飛去。

    “嗡……”

    一陣渾厚的金屬震音響起。

    “噌!”

    一瞬之間,鎮魔塔就來到了方羽的頭頂上。

    一陣令人窒息的威壓,壓在方羽的身上。

    “砰”

    方羽腳下的地面,直接崩裂。

    “不錯啊,這股力量,竟然能讓我感到一絲的壓力?!狽接鹛房醋派戲?,只能看到鎮魔塔內部一片漆黑。

    “嗙!”

    下一秒,鎮魔塔猛地往下落去,瞬間便將方羽蓋??!

    “砰!”

    一聲巨響,鎮魔塔落在地面上。

    而方羽,則被鎮魔塔套在了塔內。

    “這下,你實力再強,身法在迅捷也沒用了。被鎮魔塔鎮壓,你只能任我宰割?!敝<胰だ涎壑新強煲?,往鎮魔塔走去。

    “三長老!”

    這時,那四名鄭家護法趕到。

    “三長老,你的傷……”看到鄭家三長老被打得松垮,滿臉是血的臉頰,四名護法臉色皆是一變。

    三長老是他們鄭家的最核心成員,絕不能出現任何差池。

    “我的傷并無大礙,方羽已經被我拿下,接下來,我們只要用點手段,問出那門邪修之術即可?!敝<胰だ習諏稅謔?,說道。

    這時候,江南武道協會的高層,也都趕了過來,看著面前泛著銀光的鎮魔塔,眼神震驚。

    他們還從未見過這么巨大的法寶!

    由于會館大樓的倒塌,整個江南武道協會的護衛都趕了過來,足足有一百多人。

    他們都穿著白袍,包圍了這個地方。

    “人員傷亡如何?”孔承走上前,與護衛隊長交談。

    而其他高層,則是呆呆地看著不遠處的鎮魔塔。

    ……

    方羽進入了一個奇妙的空間。

    里面并非一片漆黑,而是一片金光。

    他能看到面前有數尊佛像,并且,還有一個一個的梵文,映入他的眼簾。

    這些字,這些佛像并不是靜止的,它們整一個一個的飛向方羽,然后沒入方羽的身體之內。

    與此同時,方羽的耳邊還傳來一陣晦澀難懂的梵文口訣。

    “嗡嗡嗡……”

    方羽被這些梵文和口訣弄得腦子都有些發昏。

    “原來所謂的鎮魔塔,內部就是這樣啊?!狽接鷯行┦?,他還以為里面會有什么新奇的事物。

    他想離開了,往前一步。

    “哐!”

    這時候,他卻發現,他的雙腳踝處,被泛著金光的鎖鏈纏住了。

    他嘗試性地動了動,發現鎖鏈鎖得相當結實,連一絲動彈的空間都沒給。

    方羽又嘗試著動了動雙手,也是一樣,根本沒法動彈。

    “還有什么嗎?”方羽一臉的好奇,環顧四周。

    ……

    鎮魔塔外,鄭家三長老走近,用真氣傳音道:“方羽,現在你在我手上,我可以隨意處置你?!?br />
    “若你不想遭受不必要的苦痛,就把你所掌握的那門邪術的秘密說出來?!?br />
    方羽沒有回應。

    鄭家三長老很清楚,在他沒有運轉鎮魔塔的情況下,方羽充其量是被鎖在里面,并不會遭受到任何的痛苦。

    “方羽,這是你最后的機會,若你不說,我會讓你品嘗到世間最極致的痛苦?!敝<胰だ涎壑新且鹺?,冷聲說道。

    方羽還是沒有回應。

    鄭家三長老深吸一口氣,低吼一聲:“鎮魔塔,收!”

    “轟!”

    鎮魔塔泛起一道銀光。

    隨后,慢慢縮小。

    此時鎮魔塔的內部,就如同絞肉機一般。

    被鎮壓在里面的人,血肉會被壓縮,撕扯,遭受最極致的痛苦。

    鄭家三長老負手而立,看著鎮魔塔慢慢縮小,臉上露出戲謔的笑容。

    很快,他就會聽到方羽的慘叫聲和求饒聲。

    隨著時間的流逝,鎮魔塔慢慢縮小,但在某個瞬間,突然停止了。

    它就固定在那個大小,沒有再變化。

    “嗡……”

    與此同時,整個鎮魔塔劇烈震動起來。

    怎么回事?

    鄭家三長老一愣,趕緊念一段口訣。

    可是,整個鎮魔塔已經徹底失控,震動越發劇烈。

    鄭家三長老臉色難看,連連念口訣,但是毫無作用。

    四名鄭家護法齊齊看向鄭家三長老。

    而武道協會的人,也是面面相覷,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咔嚓!”

    就在此時,鎮魔塔的外部,出現了一道裂痕,泛起一陣銀光。

    看到這道裂痕的瞬間,鄭家三長老臉色大變!

    鎮魔塔,居然被損壞了!

    可他心頭的驚駭還沒平復,鎮魔塔的外部,再次出現了疏數道裂痕。

    “咔嚓,咔嚓……砰!”

    整個鎮魔塔,直接炸裂開來!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604204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