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秩序者

布莱顿prime可以做毕业武器吗:第二百一十四章 秩序者

    見到這兩人,方羽眉頭皺起,問道:“你們是誰?”

    女人面容精致,頭發扎起,看起來很職業。

    她看著方羽,微笑道:“方先生,您可以稱呼我們為秩序者?!?br />
    秩序者?

    方羽眉頭皺得深了,說道:“什么秩序者?我沒聽說過?!?br />
    男女對視一眼,女人說道:“方先生,我們今天來找您,是想跟您談一談?!?br />
    方羽走到茶幾桌前,倒了一大杯水喝下。

    “什么事?”喝完水后,方羽看著這對男女,問道。

    眼前這一男一女,身上并沒有一絲的修為氣息。

    這說明,這兩人應該不是修士。

    但他們也并非凡人。

    他們的身上,隱隱間散發出異樣的氣息。

    “昨日,您代表江南軍區的迅龍部隊,獲得了本屆軍區大比的第一名,而在比賽中,您將來自京城軍區,天神部隊的蕭辰重傷……”女人臉上始終保持著職業的微笑,不急不慢地說道。

    “而在三天前,您在海星酒店與人大打出手,造成巨大的轟動,引起酒店內住客的恐慌,讓海星酒店方面造成巨大的損失……”

    “而當日,您還在江南武道協會動手,將江南武道協會的會館都打得轟塌……”

    方羽的幾次動手,都被女人說了出來,時間和地點,都是準確的。

    不過,方羽并不覺得驚訝。

    他做這些事的時候,并沒有刻意掩蓋,被人知道很正常。

    方羽好奇的是,這對自稱秩序者的男女,到底為何而來?

    “行了,我自己做過的事情,我很清楚,不用你再復述一遍?!狽接鶇蚨狹伺說幕?,說道。

    女人沒再繼續說下去,而是微笑道:“這么說,方先生承認這些事情都是您做的了?!?br />
    “是我做的,所以,你們想怎樣?”方羽問道。

    女人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

    男人稍微往前傾,眼神微凜,說道:“方先生,任何一名武者,都需要接受約束。修為越高深,越應該如此?!?br />
    “否則這個世界,就會很混亂,您同意這個觀點嗎?”

    “不錯。我百分之百贊同這個觀點?!狽接鸕閫返?。

    “既然如此,為何您還要如此高調,一次又一次地沖破約束呢?”男人臉上的笑容收斂,問道。

    方羽眉頭一挑,說道:“我這幾次出手,可都是別人先找我麻煩的。你這個問題,應該去問對方?!?br />
    “據我們調查,您動手的這幾次,對手可都被你殺死了。我們就是想問,也找不到人?!迸嗽諗員呶⑿Φ?。

    “那沒辦法,他們想要我的命,我總不能不反抗吧?!狽接鹛值?。

    見方羽一臉的淡然,男人臉色越發冰冷。

    “正是因為有你們這樣的武者存在,我們華夏才會成立秩序者組織?!蹦腥死瀋倭碩?,說道,“方先生,我們知道你很強。但是,自我們秩序者組織建立以來,已經抓捕過很多名跟你一樣,甚至比你還要強的武者?!?br />
    “這些被抓捕的武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狂妄自大,不守規矩?!?br />
    終于提到正題了?

    方羽嘴角微微勾起一絲笑意,說道:“所以,你們要來抓捕我?”

    男人看著方羽,雙瞳里泛起淡淡的藍光。

    虛空中,突然出現一股力量,試圖進入方羽的體內。

    瞳術?

    想進入我的身體,控制我的心神?

    方羽譏諷一笑,上半身往后一靠,翹起二郎腿。

    以他的魂魄強度,這個男人根本就是在做無用功。

    只要他不想,任何力量,都無法進入他的體內。

    見到方羽的反應,男人臉色微變,眼瞳里的藍光消失不見,恢復如常。

    這時候,一旁的女人開口道:“方先生,我們秩序者,跟你們武者,并非一定要站在對立面?!?br />
    方羽看向女人,沒有說話。

    “我們今天前來,也就是想跟方先生您談一談情況,并非想與方先生起沖突?!彼檔秸飫?,女人站起身來,旁邊的男人也站了起來。

    “希望方先生能把我們的話聽進去,日后盡量遵守規矩?!?br />
    “否則,我們難免要再見一次面?!?br />
    說完,女人跟男人就轉身,往門外走去。

    “你們在沒經過我同意的情況下,就進入我家里。這在法律里叫什么?私闖民宅?”

    “所以,希望你們下次來找我的時候,可以尊重一下法律,先跟我說一聲。否則,我不一定會給你們跟我交談的機會?!?br />
    方羽淡淡地說道。

    聽到方羽的話,這對男女身形一滯,似乎愣了一下,之后才走了出去。

    方羽看著這兩人的背影,眼神微動。

    ……

    麗江小區門口停著一輛黑色的邁巴赫。

    離開方羽家的這對男女,走出麗江小區后,就坐進了車內。

    “慕雪,方羽也太囂張了!他根本就沒把我們放在眼里!你為什么要阻止我教訓他???”一坐進車內,男人有些氣憤地說道。

    作為秩序者,他們抓捕過很多實力高深的武者,何曾受過這種氣?

    在交談的過程中,方羽一臉的不耐煩和懶洋洋的申請,讓他感到相當難受。

    “嵐林,你對他使用精神控制的時候,我沒阻攔你,效果如何?”慕雪淡淡地說道。

    說起這個,王嵐林臉色微變。

    剛才他利用他的天靈瞳,試圖控制方羽的心神,沒想到卻毫無作用。

    當時,方羽還直直與他對視。

    以天靈瞳的威力,在這樣直視的情況下,對方幾乎不可能有任何反抗之力,只能任他控制心神。

    “這個方羽,跟其他的武者,就是不一樣?!蹦窖┧檔?,“他的修為境界還停留在先天武者,但他的實力,卻足以擊敗武尊?!?br />
    “憑這一點,就該把他和我們之前所抓捕的武者區別開來?!?br />
    “區別開來?難道我們需要畏懼這個方羽?我們秩序者,什么境界的武者沒抓捕過?就是當年名震華夏的殺神……”王嵐林睜大眼睛,說道。

    慕雪搖了搖頭,打斷了王嵐林的話:“我們今天的任務,只是來警告方羽。之后如何,還得看上面的指示?!?br />
    “我反正覺得,這個人一定得制裁!實在太囂張了?!蓖踽傲址叻叩廝檔?。

    ……

    上午,方羽去了一趟菜園,給菜地澆了澆水。

    吃完午飯后,他也沒其他事情要做,便想起去一趟學校。

    最近一兩個月,他的事情很多,幾乎沒怎么去過學校。

    不過,去學校本來就是為了消磨時間。

    方羽出現在教室,引起了班里所有人的注意。

    最近一兩個月,方羽幾乎就沒來上過學。

    在方羽又接連幾天不出現的時候,班里傳言四起。

    有人說方羽準備輟學不讀了,有人說方羽轉去了其他學校,還有人說方羽得罪了人,被打成重傷,人間蒸發。

    甚至有人說方羽遭遇車禍,已經死了。

    傳言太多,不少人信以為真。

    如今再次見到方羽,自然覺得驚訝無比。

    唐小柔本來正認真地做著復習題,卻突然感覺周圍熱鬧起來。

    她一抬起頭,方羽就在她身旁的座位坐了下來。

    “你,你怎么來了?”唐小柔面露驚訝,問道。

    她之前也疑惑方羽為什么不來上課,去問了她的父親。

    但最近一段時間,唐明德也沒怎么聯系方羽,自然不知道方羽在做什么。

    每天來到教室,旁邊的座位都是空著的,這讓唐小柔心中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如今見到方羽,她心中有些喜悅。

    “我突然想起,之前買的那本還沒看完,所以特地來教室把它看完?!狽接鶿檔?。

    “還有一個月就要高考了,你還想著?真的不用復習嗎?”唐小柔美眸睜大,問道。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70160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