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二百五十四章 拍賣會

warframe布莱顿prime:第二百五十四章 拍賣會

    除了唐小柔三人以外,沒有人注意到,錦繡金融中心五百多米的尖頂上,有一道人影正在往下墜落。

    唐小柔臉色蒼白,一時間大腦一片空白。

    而賀蘭和賀丹,同樣一臉驚駭,說不出話來。

    ……

    方羽正極速往下墜落。

    耳朵旁邊傳來呼嘯的風聲,方羽能夠看到下方的地面,但暫時還沒有辦法控制住身體。

    大腦很混沌,思考的速度都變慢了許多。

    在五十三層的位置,一位企業高管正端著一杯咖啡,看著外面的風景,突然一道人影閃過,把他嚇得手一抖,滾燙的咖啡倒在手上。

    “嘶……”

    高管倒吸一口涼氣,臉色震驚。

    有什么東西在他眼前墜落了???

    是一個人嗎?

    他沒看清楚!

    高管想了想,立即轉身離開。

    他要下樓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東西摔下去了!

    “砰!”

    在空中直墜大概十幾秒后,方羽重重地落在金融中心大樓后方的草地上,把草地砸得塵土飛揚。

    方羽躺在草地的凹坑之中,眼神平靜。

    幸好,這附近沒什么人。

    正好在這里躺一會兒,閉上眼睛,放空大腦,讓疲憊無比的大腦,得到一些休息的時間。

    ……

    南都電視塔,觀光層。

    唐小柔回過神來,面無血色。

    她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方羽,在對面那棟五百多米的高樓摔下去了!

    唐小柔身體都在微微顫抖。

    她知道方羽不是一般人,身手很強。

    但是,在五百多米的高空墜落下來,摔落在地面上,那股沖擊力可不是人類的肉身可以承受住的!

    唐小柔拿出手機,原本想要報警,卻在通話記錄中,鬼使神差地撥通了方羽的號碼。

    她希望自己看錯人了!

    剛才那個人不是方羽!方羽根本就沒出現在南都!

    “嘟……”

    唐小柔咬著粉唇,心情無比緊張。

    可通話音持續了十秒,還是沒人接聽。

    唐小柔心沉了下去。

    方羽不接電話,不就正說明,對面那個墜樓的人……

    就在此時,通話卻突然接通了。

    唐小柔一愣,急聲問道:“方羽,是你嗎?”

    “……是我,怎么了?”手機里,響起方羽熟悉的聲音。

    唐小柔松了一口氣,臉色緩和下來。

    看來,她真的看錯人了。

    對面那個人,只不過是穿著類似方羽的衣服,然后她認錯人了。

    但她真的認錯人了嗎?

    在望遠鏡里,她所看到的那副面孔,真的跟方羽一模一樣,這世上怎么會有兩人長得這么相似?

    難道,方羽還有一位孿生兄弟?

    “什么事?沒事我掛了?!?br />
    就在唐小柔胡思亂想的時候,方羽不耐煩地說道。

    “等等!”唐小柔急聲說道,“你現在在哪里?”

    “淮北南都?!狽接鶇鸕?。

    “?。??”唐小柔徹底呆住了。

    而這時,方羽也掛斷了電話。

    ……

    方羽將手機塞回到褲袋中。

    沒想到從五百多米的高空上摔下來,放在褲袋前的手機居然一點事也沒有。

    躺了一會兒之后,方羽感覺已經好多了。

    大腦的思維能力清晰了不少。

    “再休息十分鐘?!?br />
    方羽這么想著,閉上了眼睛,徹底放空大腦。

    現在這個時間點,錦繡金融中心前方的幾個門熙熙攘攘,不斷有人進出。

    而方羽所在的草地,位于錦繡金融中心后方。

    后方雖然也有好幾個門,但由于位置原因,從后方的門進樓的人很少。

    因此,沒有人注意到在后方草地里,躺著一個人。

    方羽躺了大概五分鐘左右的時間,旁邊傳來一陣腳步聲。

    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從后門走出來,環顧四周,似乎在尋找什么東西。

    正是那名親眼看到方羽下墜的高管。

    高管下到一樓,看了一眼四周,發現不遠處的草地上,居然出現一個凹坑。

    高管臉色一變,走上前,發現里面躺著一個人!

    這個人雙眼緊閉,似乎已經去世了?

    剛才墜樓的,果然是一個人???

    高管臉色蒼白,慢慢走上前去。

    一邊走,一邊詫異。

    從這么高的地方摔下來,這個人的身體怎么還能保持完整?

    按照常理,早就應該摔成肉醬了吧?

    就在高管心中疑惑之時,躺在土坑里的方羽,卻是突然睜開眼睛。

    高管被嚇得驚呼一聲,立即往后退去。

    方羽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

    雖然大腦還有些疲憊,但至少能夠像往常一樣思考了。

    方羽看了一眼滿臉驚駭的高管,往后門走去。

    高管看著方羽的背影,張著嘴,說不出話來。

    ……

    “這般運用神識,對大腦的損耗太嚴重了,以后得注意一點?!狽接鷲駒詰縑堇?,心道。

    他的境界還處于煉氣期,而神識這項技能,從理論上來說,要結丹期往上才能運用。

    但方羽與眾不同。

    他在煉氣期五百層左右的時候,就能運用神識了。

    但他跨境界運用神識,對大腦和身體的消耗遠比一般的結丹期修士要高。

    因此,不到必要時候,方羽幾乎不使用神識。單憑出色的感官能力,就足夠讓他應付絕大部分情況了。

    上一次運用神識,大概是在數百年前了。

    若不是為了尋找那名紫炎宮傳人,方羽都快忘記自己還掌握神識這么一項技能了。

    只不過,在剛才的神識搜索中,即便范圍已經拉到最大,方羽還是沒有找到符合特征的那名紫炎宮傳人。

    難道,那個人已經不在南都了?

    還是,他正好處于方羽的神識范圍之外?

    方羽眉頭微皺。

    這名紫炎宮傳人連續殺死三十四人,卻只留下一段模糊的監控影像??上攵?,這個人行事的低調和隱秘。

    要找到他,顯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既然用神識無法搜尋到他的下落,就得換一個方式了。

    連續殺死三十四人……

    在現代都市里殺人,無疑要冒著巨大的風險。

    這名紫炎宮傳人連續殺死三十四人,肯定有他的目的和理由。

    他的目的是什么,無法猜測出來。

    但可以從死去的三十四人入手。

    “得讓夏曉瑩把那三十四名死者的資料給我?!狽接鸚牡?。

    “叮!”

    方羽思考的時間,電梯來到一百一十層。

    走出電梯門,便能看到前方的會場,拍賣臺前方的椅子上,已經坐著不少人了。

    很顯然,拍賣會即將開始。

    陳逸就在里面。

    方羽微微瞇眼,往前走去。

    這時候,他的手機卻是再次震動起來。

    又是唐小柔打來的電話。

    方羽想了想,還是接通了電話。

    “方羽,你現在是不是在錦繡金融中心?”電話里,唐小柔急促地問道。

    她怎么知道的?

    方羽一愣,答道:“是?!?br />
    “真的是你……”唐小柔語氣無比震驚。

    “你看到我了?”方羽皺眉問道。

    “嗯……我剛才就在對面的電視塔,用望遠鏡看到你墜樓……”唐小柔說道。

    “好吧?!?br />
    方羽沒想到,來南都還能遇到唐小柔。

    “你……沒事嗎?”唐小柔問道。

    “當然沒事?!狽接鶇鸕?,“我還有別的事要做,掛了?!?br />
    方羽將電話掛斷,想要走拍賣會場。

    但這時,旁邊卻走出兩名保安,攔住了他。

    “先生,今天這里是圣爾頓拍賣會舉辦的拍賣會,如果您想要入場,請出示圣爾頓拍賣會的邀請函?!幣幻0菜檔?。

    邀請函?

    方羽眼神微動,微笑道:“不好意思,我走錯了?!?br />
    隨即,方羽轉身離開。

    兩名保安看著方羽離去,對視一眼,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這時,走到電梯門口的方羽,突然又轉過身,腳下往前一邁。

    “嗖!”

    下一秒,方羽的身影,就出現在拍賣會場內。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79658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