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就是道天

布莱顿海滩社区房子:第二百五十七章 我就是道天

    聽到這這句話,陳逸譏諷一笑。

    在淮北,在南都,有什么事是他不能做,不敢做的?

    何況只是宰你一個無名無姓的毛頭小子?

    “老子不但要把你手腳卸下來,還要把你從這層樓扔下去!”陳逸瞪著方羽,冷聲說道。

    “好吧,那就沒辦法了?!狽接鶿始緄?。

    陳逸看了一眼白道人,示意他動手。

    在場其他人,都相當緊張,紛紛往旁邊撤去,生怕被誤傷。

    文小天還有賀丹姐妹二人,也往一旁退去。

    “這下你死定了!”

    文小天看著方羽,滿臉都是戲謔的笑容。

    只有唐小柔還站在方羽的身旁,臉色有些蒼白,但眼神很堅定。

    方羽已經闖禍了,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她作為方羽的朋友,就算幫不了方羽什么忙,也得站在方羽的身旁,表明立??!

    全場靜默,包括圣爾頓拍賣行的工作人員。

    他們本該站出來維持秩序,但眼前的人是陳逸,就讓他們放棄了這個念頭。

    在場不少人都知道,站在陳逸身旁的老者,是一名宗師境界的強者!

    在這群世俗凡人眼中,武道宗師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有些人一輩子也難以見上幾次!

    “武道宗師啊……沒想到今天竟然有機會親眼見識武道宗師的身手?!?br />
    不少人看著白道人,眼神宛如看向神明。

    陳逸轉頭看向白道人,示意立即動手。

    但白道人卻皺眉看著方羽。

    他總覺得,眼前的方羽身上,有股熟悉的氣息。

    似乎以前在什么地方見過面,有些印象。

    “白道人,趕緊動手!”

    就在白道人仔細回憶之時,陳逸卻是催促起來,打斷了白道人的思緒。

    白道人深吸一口氣,不再回憶。轉而看向方羽,眼神冰冷,伸手在空中一抓!

    “砰!”

    這股真氣直接轟在方羽的身上,發出一聲悶響。

    一陣氣浪震開,震到一旁的唐小柔身上。

    唐小柔發出一聲驚呼,就要摔倒在地。

    這時候,一只強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臂,把她拉到身后。

    方羽看了唐小柔一眼,轉頭看向白道人,眼神微冷。

    “嗯?”

    見方羽毫無損傷,白道人有些驚訝。

    此子只是一名先天武者罷了,竟然能生抗他的真氣一擊?

    有點意思。

    不過,在場這么多人看著,白道人并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

    他要速戰速決!

    白道人眼神凜然,身上爆起一陣氣勢,兩只手掌抬起,在空中擰轉。

    一股磅礴的真氣,在手掌前形成氣旋。

    前方的椅子,瞬間便被掀得東倒西歪。

    巨大的吸力,朝方羽襲來。

    白道人,想要把方羽扯到面前!

    “如你所愿?!?br />
    方羽淡淡一笑,身形一動,往前沖去。

    “被拉過去了!”

    在旁觀者眼中,方羽是被白道人強扯過去的!

    唐小柔心頭咯噔一跳,臉色慘白。

    兩秒間,方羽就出現在白道人的身前。

    陳逸負手而立,睥睨地看著方羽,冷笑道:“現在還能蹦跶嗎?”

    “跪下!”

    白道人冷喝一聲,手掌往前一翻,往下壓去!

    “砰”

    一股真氣壓向方羽,使得方羽所站的瓷磚地板都轟然爆裂。

    但方羽卻仍然站著,面容淡然,似乎并沒收到什么影響。

    白道人臉色微變,眼神驚訝。

    “三成力度不夠?那就五成力度!”

    白道人冷哼一聲,雙手抬起,想要再次往下壓。

    但這時候,他卻感覺面前傳來一陣冷風。

    定睛一看,方羽已站在他的身前。

    白道人瞳孔一縮。

    方羽明明已經被他的真氣鎖定,怎么還能動彈?

    “我給過你們機會,但很可惜,你們非要把臉湊上來讓我揍?!狽接鸕廝檔?,同時,一拳轟出。

    “砰!”

    白道人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胸口遭受重擊,倒摔而出。

    一直緊緊盯著白道人的眾人,發出一陣驚呼。

    這是怎么回事???

    武道宗師,竟然被人一拳打飛出去???

    難道眼前這個年輕人,是比武道宗師更加強大的存在?

    方羽轉頭看向陳逸。

    陳逸渾身一個激靈,轉頭看向倒在拍賣臺上,吐血不止的白道人,大喊道:“白道人!你……”

    “啪!”

    陳逸話還沒說完,就被方羽一巴掌扇倒在地。

    周圍再次爆發出一陣驚呼。

    所有人睜大眼睛看著方羽,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一巴掌把陳家大少爺陳逸扇倒在地!

    這是何等大膽的舉動??!

    整個淮北,恐怕只有方羽這么一個人敢這樣做了!

    陳逸捂著臉,痛苦地嘶吼:“你叫什么名字,我一定會宰了你!我一定會宰了……”

    “砰!”

    方羽一腳踩在陳逸的臉上,讓他說不出話來。

    “我叫方羽?!?br />
    “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道天?!?br />
    方羽居高臨下地看著陳逸,冷聲說道。

    方羽?

    道,道天!

    這個名字,讓陳逸渾身一震!

    同樣,也讓倒在拍賣臺上的白道人,心臟猛地一顫!

    這個人,居然是道天!

    怪不得他身上有股熟悉的感覺!

    怪不得他會如此強大!

    在得知方羽的身份之后,白道人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這個人,可是能以一己之力擊殺吞天鯨擊殺的恐怖存在!

    陳逸,還有他,都危險了!

    陳逸眼睛大睜,看著方羽,眼里滿是駭然之色。

    “你,你怎么會是道天?道天明明不是這副模樣……”

    “難道你沒聽說過易容?”方羽冷聲說道,踩著陳逸臉的腳,更加用力了。

    陳逸發出陣陣哀嚎。

    “我聽秦以沫說,你似乎并不想把海島上的天斗巖的歸屬權交出來啊,是不是想要賴賬?”方羽臉上露出冰冷的笑意,說道。

    天斗巖!

    聽到這個詞,陳逸心中一沉。

    “我當初只給了你一個月的時間,本該早就找你算賬了。但前段時間我有些忙,一時間忘了這件事?!狽接鸞乓瓶?,蹲下身,看著面無血色的陳逸,說道,“今天,你逃不掉了?!?br />
    陳逸心臟砰砰直跳,恐懼使他說不出話來。

    “你當然可以選擇拒絕交出天斗巖的歸屬權?!狽接鵠淅湟恍?,說道。

    陳逸渾身一抖,連忙顫聲說道:“我會把天斗巖的歸屬權交出來!我會交出來!不要殺我……”

    “上次你也是這么說的?!狽接鶿檔?。

    “這次,這次我一定會交出來!我可以立即讓公司里的人起草歸屬權轉移協定,送到你的面前,只要你放我一馬……”陳逸說道。

    方羽微微瞇眼,說道:“那好,你就這么做吧,我給半個小時的時間你?!?br />
    說完,方羽站起身來,坐在后方的一張椅子上。

    陳逸連忙爬起身,從口袋中拿出手機,聯系手下。

    此時,會場內一片死寂。

    誰也沒想到,事情的發展,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

    陳逸在這位名為方羽的年輕人的面前,居然卑躬屈膝。

    被打得鼻血橫流,卻還是一副唯唯諾諾的模樣。

    這副模樣,哪里還有一點陳家大少睥睨眾生的樣子?

    這時候,文小天還有賀丹賀蘭,早就看傻了。

    尤其是文小天,此時臉色蒼白,心中恐懼萬分。

    他之前對方羽冷嘲熱諷,要是被方羽記恨,那就完蛋了!

    畢竟,對方可是連陳逸都敢揍的存在啊。

    陳逸慌忙給手下打電話,讓他起草天斗巖歸屬權轉移的合同。

    這一次,他再沒敢動歪心思。

    什么天斗巖,天斗晶石,在生命面前,根本就是無足輕重的東西!

    “少爺,這天斗巖的歸屬權轉移,是不是要先跟董事長那邊溝通一下……”手下猶豫地說道。

    “溝通個狗屁!趕緊給老子送過來!”陳逸破口大罵道。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802864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