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七樣傳承!

富勒姆对布莱顿:第三百四十五章 七樣傳承!

    轟??!”

    原本鋪滿金黃色巖漿的地面,被一股強大的真氣轟得破裂,直直往前,開辟出一條道路!

    濺飛而起的碎石土壤,正好落在兩旁,形成兩道壁壘,擋住了周圍的巖漿繼續往大道里面擴散。

    眾武者呆呆地看著前方的身影,眼中只有震撼。

    只是一掌,竟能造成如此絕大的威勢!

    眼前的人,到底是誰?

    這個時候,前方的身影轉過身,面向眾位武者。

    這是一位面白無須的中年男人,看起來平平無奇,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他的額頭上有一個月牙狀的印記。

    看到此人,大多數人都是一臉茫然,表示不認識。

    但少部分武者卻是大驚失色,驚呼道:“這,這是邪月宗的宗主,月無痕!”

    聽到這個稱呼,周圍來自中部地區的武者,臉色皆是駭然大變!

    邪月宗!中部地區第一武道宗門!

    很多人沒見過月無痕本尊,但卻對這個名字卻是如雷貫耳!

    如今的華夏,絕大部分地區的武道界,都由武道世家占據絕對的上風,主導武道界的發展。

    但在中部地區,主導武道界的仍然是武道宗門!

    也可以更加直截了當地說,邪月宗主宰了中部地區武道界!

    在中部地區,各大武道世家和宗門,包括武道協會,誰也不敢得罪邪月宗!

    真正的一家獨大!

    在場大部分武者,都是第一次看到月無痕本人,此時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好了,你們可以進去了?!痹攣蘚劭醋琶媲罷廡┬尬臀⑷緋鏡奈湔?,咧開嘴,露出邪性的笑容,說道。

    這個時候,天空中又出現數道強大的氣息。

    數道身影從天兒降,落在月無痕的身旁。

    “宗主!”五名武尊境界的強者,齊齊低頭彎腰,給月無痕鞠躬行禮。

    月無痕沒有理會這五人,而是繼續掃視面前這群武者。

    他的目光仿佛帶著壓迫力,每一位被他掃視過的武者,只感到靈魂都在戰栗!

    月無痕的眼神輕飄飄的,并沒有把誰放在眼里。

    可當他的目光掃過方羽一行人的時候,卻是停了下來。

    “嗯?”

    他盯著方羽身旁的靈兒,眼神里浮現一絲驚訝。

    年紀這么小的宗師?

    有趣有趣。

    月無痕看多了靈兒兩三秒,才收回目光。

    他看了周圍五名手下一眼,說道:“走了?!?br />
    “是!”

    而后,月無痕的身影閃向天空,其他五名武尊,也跟在他的身后,朝烈焰山脈突進。

    直到月無痕走遠,在場的武者才松了一口氣。

    看著月無痕開辟出的一條大道,眾位武者面面相覷。

    他們不明白月無痕為什么要這么做。

    但現在,他們的確能夠進入烈焰山脈了。

    不少武者不假思索,直接往前方的大道走去。

    而不少武者則是站在原地觀望。

    前方的烈焰山脈,七座火山口仍在泛起七彩的光束,看起來既神圣又美麗。

    “媽的,想這么多干什么?我們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為了進入烈焰山脈!現在進去,我們說不定真能分到一口湯喝!”

    有武者大聲說著,轉身朝大道走了進去。

    其余武者也在猶豫過后,做出了決定,齊齊往大道走去。

    很快,現場就剩下零零落落的少許武者。

    “師姐,我們也進去吧?”靈兒雙手握拳,有些急不可耐地說道。

    “不行,師父說要等她傳音……”姜若蘭說道。

    就在這個時候,一縷細微的真氣從遠處的山脈中襲來。

    “進來吧,我就在烈焰山脈前的分叉口?!?br />
    “對了,你們別再帶著那個道天一起來,否則別怪我對他不客氣!”

    這一道真氣里蘊含著郭翠云的聲音。

    聽到郭翠云的話后,靈兒和姜若蘭對視了一眼,臉色有些尷尬。

    姜若蘭轉頭看向方羽,擠出笑容,說道:“道天先生,我們師父讓我們進去了,你……”

    其實郭翠云的話,方羽都聽到了,不過他并沒有放在心上。

    “好,你們去吧?!狽接鶿檔?。

    “待會見哦,道天?!繃槎宰歐接鷂恍?,轉身與姜若蘭一同往烈焰山脈疾馳而去。

    “你還在這里等什么?再不進去,好東西都被別人搶完了!”柳憐沙在方羽的身旁,著急地說道。

    方羽瞇眼看著前方的烈焰山脈,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柳憐沙,說道:“你也要進去?”

    “當然!否則我來這里干什么?看風景嗎?”柳憐沙美眸大睜,反問道。

    “里面很危險,我可沒時間分心?;つ愕娜松戇踩??!狽接鸕廝檔?。

    “我,我才不用你負責!”柳憐沙氣急道,往前走去,回頭說道,“你不進去,那我就自己進去!”

    “好,那你就慢慢走吧,再見?!狽接鷂⑿Φ?。

    話音一落,方羽膝蓋微曲,而后猛地一蹬,身影彈射而起。

    “砰!”

    腳下的地面被方羽直接踩得崩裂,而后方羽騰空而起,極速朝烈焰山脈飛去,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影。

    柳憐沙轉過頭,只看到被方羽踩出凹坑的地面。

    “這個混蛋!”柳憐沙氣得粉拳緊握,呼吸急促。

    但她很快接受了現實。

    她只有半步宗師的修為,沒辦法御氣飛行,只能朝著前方的大道急沖而去。

    ……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群武者要么從月無痕開辟出的大道進入烈焰山脈,要么就轉頭離開。

    大道前面的空地,再沒有一名武者逗留。

    這個時候,空中再次降落一道身影,倒在大道之前。

    此人一身黑衣,并且蒙著臉,雙眼呈灰白色。

    他看著面前的大道,若有所思,而后又抬起頭,看著前方的七座火山,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

    方羽很快飛躍烈焰山脈前的分叉口。

    分叉口前站著不少宗師境以上的武者,似乎在考慮著走向哪一座山脈。

    這里一共有條道路可以選擇,每一條道路通向每一座火山,一共七條道路。

    方羽毫不猶豫地往第一座山脈的道路飛去,而后落在地面之上。

    越接近烈焰山脈,周圍的溫度就越高。

    到山腳下的時候,溫度到達了極致。

    方羽落在地面之上,能夠感受到地板上傳出的陣陣熱流,讓他有點擔心他的鞋底會不會被熱得融化。

    后方那一大批宗師境以下的武者,顯然還沒這么快能夠踏足這里。

    方羽的前方是一條較為狹小的山路,蜿蜒曲折。

    從山路的曲線來看,它的方向是通往火山內部的。

    不少宗師境以上的武者,已經順著這條山路往第一座火山的頂部走去。

    方羽看著這條山路,微微瞇眼。

    很顯然,這條山路不是天然形成的。

    在異象出現之前,烈焰山脈周圍就是一片死地,根本沒有人會踏足此處,更別說開辟出一條山路了。

    “應該是無極道人設下的禁制,在傳承之地開啟之際,此地就會自動開辟出七條道路,讓接受傳承者順著這些路接受考驗。只有通過所有考驗,才能得到最終的傳承?!?br />
    方羽對這種傳承之地的基本套路很熟悉。

    他唯一的疑惑是,為什么無極道人的傳承,會在這么多年后才現世?

    當年無極宗要是能夠得到無極道人的傳承,也不至于淪落到封門的地步。

    難道,無極道人設下的傳承之地開啟禁制并非時間,而是某人的觸發?

    可烈焰山脈這么多年都沒有人接近過,又是誰觸發禁制,開啟了傳承之地?

    方羽站在原地思考,但始終難以得出結論。

    想了想,方羽抬起頭,看向前方高聳入云的火山。

    七座火山……應該代表著七樣不同的傳承。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913983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