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問對人了!

布莱顿主客场球衣:第四百一十六章 問對人了!

    一道倩影從門口走入。

    正是幾天不見的葉勝雪。

    葉勝雪先是抬頭,看了一眼前方的滿座,美眸閃過一絲驚訝,而后又轉頭看向方羽,嫣然一笑。

    方羽對著葉勝雪點了點頭。

    不過,葉勝雪的臉色并不太好,雖然臉上有淡淡的妝容,卻無法掩蓋她的蒼白的臉色,和憔悴的眼神。

    葉勝雪慢慢朝教室后方走去。

    “學,學姐,我這個位置讓給你吧?!閉饈焙?,一個坐在走道旁邊的大一男生,臉漲得通紅,站起身來。

    “不必了,謝謝,我在后面站一會兒?!幣妒ぱ┪⑿Φ?。

    說完,葉勝雪徑直走到教室后方的空地,擠在一堆的男生自覺讓開空隙。

    葉勝雪剛站住沒多久,教室門口又走進一名無法不引人注意的女生。

    宋柳歌看著方羽,美眸大睜,驚訝地說道:“方羽,真的是你啊,我一直以為你是吹牛的呢!”

    “我很少吹牛?!狽接鶇鸕?。

    宋柳歌轉過身,便看到座無虛席的教室。

    “哇,你好受歡迎哦?!彼瘟杷檔?。

    方羽淡淡一笑。

    大部分學生都只是想看個熱鬧罷了。

    “那我先去找座位了?!彼瘟櫳ψ鷗接鴰恿嘶郵?,走向上方的座位。

    有了剛才那個主動讓座的大一男生的榜樣,這次不少男生齊齊站起身來,給宋柳歌讓座。

    宋柳歌臉頰泛紅,接受了靠前位置一個男生的好意,坐了下去。

    “鈴……”

    這個時候,上課鈴聲響起。

    但教室里面的嘈雜聲并沒有絲毫的減低。

    在葉勝雪和宋柳歌兩人到來后,教室里的氣氛異常高漲!

    那群男生幾乎陷入了狂歡。

    只是一門選修課,竟然出現了三名?;侗鸕吶?!

    葉勝雪,宋柳歌,還有一早就已占座的唐小柔!

    雖然沒法接觸,但能夠這么近距離地看,也能讓男生感到無比興奮了!

    媽的,選這門課果然沒錯!

    不少男生心中想道。

    “小柔,你真的認識這位方羽么?”坐在唐小柔身旁的女生,好奇地問道。

    此時,唐小柔的臉色不太好看,捏著手中的鋼筆,憤憤地看著講臺上的方羽。

    就剛才出現的葉勝雪和宋柳歌,似乎都認識方羽,還跟方羽很親近的模樣。

    這才開學多少天?方羽就認識了兩個大美女!

    “小柔?”旁邊的女生再次喚道。

    “呃,對,我認識他,他之前跟我一個中學,是我的同桌?!碧菩∪崢戳艘謊劬妥誶懊娌輝洞Φ乃瘟?,說道。

    宋柳歌似乎聽到了唐小柔的話,轉過頭來看了唐小柔一眼,淺然一笑。

    這個笑容讓唐小柔愣了一下,而后心中的不悅情緒更加高漲。

    “安靜一下?!?br />
    就在此時,方羽的聲音突然傳到在場每一個學生的耳里。

    就像方羽就站在身旁一般。

    他聲音怎么能傳這么遠?

    教室內的所有學生,齊齊看向前方的講臺。

    “我叫方羽,是文學院的客座教授,大家應該已經聽說過我?!狽接鷲駒誚蔡ㄇ?,說道。

    “當然聽過?!焙芏嘌笮ψ嘔賾Φ?。

    教室里又開始喧鬧起來。

    他們根本沒把方羽放在眼里。

    這么年輕的客座教授,指不定是哪位領導的親戚,走后門進來的。

    雖然不少人也聽說過方羽高考成績的神跡,但高考成績再好,他們也不認為方羽有成為教授的資格。

    “這門課叫做文學與寫作,但實際上,我只想講一講文學,寫作這件事靠的是天賦和積累,教你們,你們也學不來?!?br />
    方羽絲毫不在意教室里的喧嘩,自顧自地說道。

    但奇怪的是,他說話并沒有大喊大叫,聲音卻牢牢地傳入到各個學生的耳中,清晰無比。

    聽到方羽這句話,教室里立即安靜下來。

    這是什么意思?

    說他們沒天賦?

    不少學生心生不悅。

    他們能考進南都大學,每個人的高考成績都不差,大部分人從小學到高中,一直是班里數一數二的尖子生,學習天賦極強。

    即便是各個老教授,也不敢妄加評論他們的天賦。

    而方羽這句話,卻是狂妄無比。

    “方……教授對吧?你這句話自相矛盾啊,我知道你高考語文滿分,文章寫得相當好,你的天賦我認了。但是你說積累……大家都是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你的積累能比我們強多少?”坐在前排的一個寸頭男生,冷笑著說道,“你該不會說,你在娘胎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學習了吧?”

    這句話一出,周圍響起一片笑聲。

    “你真要這么說,那我也沒辦法,只能承認你牛?!貝繽紡猩靡獾廝檔?。

    笑聲越發大了。

    后方的唐小柔咬著粉唇,拳頭緊握,說道:“這個男生懂不懂得尊重人???他在說什么?”

    “方教授剛才那句話的確過分了一點……畢竟一下子群嘲了整個教室的學生啊?!迸員叩吶∩檔?。

    方羽看著寸頭男生,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說不過就想告狀?

    寸頭男生嗤笑一聲,答道:“我叫盧威,古漢語文學系新生?!?br />
    “盧威,好名字?!狽接鸕恍?,說道,“墻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br />
    這句話同樣清晰地傳到了每一名學生的耳中。

    對子的意思很明顯,在座的學生都能直接聽出來。

    這是說盧威知識水平低,腹中無真才實學,卻牙尖嘴利臉皮厚。

    蘆葦盧威,二者正好諧音,指向性很明顯。

    眾人看向盧威,只見盧威臉憋得通紅,一時間想不到如何反駁。

    眾人又看向方羽,此時眼神已經變得不同。

    方羽,似乎真有兩下子,并不只是一個考試機器。

    “蘆葦……不好意思,盧威同學剛才的假設性提問很不錯?!?br />
    “關于積累,你們認為積累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但其實并不是。真正具有天賦的人,積累的速度很快,他們記憶力驚人,達到過目不忘的地步。每當接觸到新的知識,他們迅速就能記住,當年我就遇到過……”

    “算了,這種天賦距離你們太遙遠,我就不說了,接下來開始上文學課?!狽接鶿檔?。

    教室里終于安靜下來,眾多學生盯著方羽,想看看方羽能說出什么花來。

    “好,你們可以開始提問了?!閉饈焙?,方羽突然說道。

    眾學生一愣。

    怎么突然就要提問了?

    他明明什么都還沒講??!

    “文學這個范疇太大,我也不知道該講什么。所以干脆這樣,你們有任何不懂的關于文學的問題,都可以提問,我會給你們解答?!狽接鶿檔?。

    還能這樣上課???

    教室內一片寂靜,學生面面相覷。

    這時候,前排的一名女生站了起來。

    正是宋柳歌。

    教室內所有人的目光,頓時鎖定在宋柳歌身上。

    “方教授,我想問一下,你怎么看待歷史上頗具爭議的文學家柳彥?”宋柳歌問道。

    柳彥?

    方羽面露古怪之色。

    按照當今文學界的解釋,柳彥此人文學造詣極高,留下很多著名的詩作和畫作。他最出名的作品,是一篇《重陽記》。

    此人的爭議性在于,他出名的時候極其年輕,正好二十歲。

    他流傳至今的所有詩作和畫作,都是在二十歲那一年完成的。

    而自從二十歲那年后,柳彥此人突然消失不見了,無影無蹤。

    沒有任何史書記載過他的去向,也沒有死訊。

    這個天才,就這么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因此目前的文學界,多數認為柳彥此人并不存在,有可能是那個時代的某個人,將一些沒有署名的作品編在一起,統一注上柳彥這個筆名。

    也有一部分人認為柳彥的確存在,只不過并非原名,原作者可能因為某種原因不得表明身份。

    總之,關于柳彥此人,整個華夏歷史文學界有很多的說法,一直沒有定論。

    “教授?”宋柳歌見方羽愣住,又問了一句。

    方羽回過神來,微笑道:“這個問題,你問對人了?!碧觳乓幻爰親∪宓諞?br />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956467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