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漏網之魚!

布莱顿对曼联赛前分析:第四百七十五章 漏網之魚!

    花園里的客人非常多,幾乎每個角落都是人群。

    在這種情況下,即便知道殺手的外貌特征,要從中把人找出來也相當困難。

    但陳相文只是這么掃了一眼,似乎就胸有成竹,走進花園之中。

    方羽本想在內廳找點食物,但在見到陳相文之后,他就放棄了這個念頭,轉而走向通往花園的門口,觀察陳相文的動向。

    陳相文就這么鉆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首先走向左邊。

    那里有一群人正在交談。

    陳相文走到這群人的身后,拍了拍其中一個男人的肩膀。

    男人轉過頭來,看到陳相文,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但很快露出疑惑的神情,問道:“請問有什么事嗎?”

    陳相文張口說了幾句話,但男人顯然沒法聽清楚。

    “這里有點吵,來這邊說吧?!背孿轡畝閱腥慫檔?,示意男人走到后方的小塊空地。

    男人微微皺眉,似乎意識到了危險。

    而就在此時,陳相文的右手猛地抬起,往男人的左胸一按,又迅速縮回。

    這一套動作的速度相當快,快到無法看清。

    但奇怪的是,這個男人的左胸并沒有傷口,仍好好地站在原地。

    方羽微微瞇眼。

    他很清楚,這個男人已經死了。

    至于陳相文是如何做到的,并不難猜測,很可能是右手中夾著一根銀針之類的利器,足以一擊斃命而不造成太大動靜。

    在解決掉這個男人之后,陳相文轉身就走。

    而男人仍然像個木偶一樣站在原地,背對著眾人,一動不動。

    接下來的三分鐘內,陳相文以同樣的方式連續出手四次,在不引起一絲動靜的情況下,將其余四人全部殺死。

    花園里人聲鼎沸,來自各方的客人仍在開心地交談。

    誰也想不到,在他們熱鬧的周圍,竟然站著五具冰涼的尸體!

    解決完五個殺手之后,陳相文一臉淡然,返回內堂。

    進入內堂的時候,他又見到了方羽。

    兩人再次對視。

    陳相文心情不錯,對方羽微微一笑。

    方羽正想開口說點什么,陳相文卻是突然摸向褲袋,拿出手機。

    “蟲子全部掃干凈了,我正在回去,別急嘛,三十秒鐘我必然回到!”陳相文說著,小跑起來,很快跑出內堂。

    方羽看著陳相文離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其實他剛才想提醒陳相文,還有一個殺手沒有處理干凈。

    但陳相文走得太快,只好作罷。

    方羽轉過身,慢慢走進花園。

    在花園的角落位置,站著一個男人。

    這個男人正面帶笑容,與其他人交談著。

    而他,正是方羽察覺到巫神教氣息的男人。

    而陳相文解決了其余五個明顯的殺手,恰恰漏掉了這名隱藏頗深的男人。

    ……

    “唐小姐,不知道來自何處?我之前沒見過呀?!迸縟員?,趙軒仍在與唐小柔交談。

    “我來自江南?!碧菩∪崠鸕?。

    越跟趙軒聊,她就越覺得無趣。

    她本身就不是一個很健談的人,不太熟的人,她并不想與之打交道。

    “方羽到底去哪里了???”唐小柔心中很急躁。

    作為閱女無數的花花公子,趙軒能夠明顯感覺到唐小柔對他現在的話題不感興趣。

    但這種時候,他并不慌張。

    只要想辦法轉移話題就好了。

    “唐小姐,不知道有沒有聽說過……”趙軒正說著話,一眼瞄到唐小柔身后正在走來的方羽。

    “方大少???”趙軒臉色立即變得恭敬起來。

    而聽到這個稱呼,一直低著頭的趙紫南猛地抬起頭來,見到走來的方羽,眸中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泛起亮光。

    方羽對趙軒點了點頭。

    “可算回來了!剛才去哪了?”唐小柔不悅地問道。

    “去內廳找吃的,結果還是沒找到?!狽接鶇鸕?。

    “都說待會宴席開始就會有吃的,這么急干什么嘛……”唐小柔嘟囔道。

    見到兩人交談的模樣,趙軒心中咯噔一跳。

    難道眼前這個唐小姐,是方大少的女人???

    那他之前的所作所為,豈不是在撬方羽的墻角?

    完蛋!

    趙軒臉色蒼白,連忙開口道:“方大少,我剛跟唐小姐聊了沒兩句,就出現了,我倆真是有緣分啊,呵呵……”

    方羽沒說什么,但他注意到趙紫南的目光,看了過去。

    趙紫南渾身一顫,慌忙轉移視線,看向地面,耳根子都泛起紅暈。

    “紫南,這是方羽方大少,之前跟他見過一面,他還幫了……趕緊打聲招呼!”趙軒說道。

    “方先生好?!閉宰夏先圓桓姨?,輕輕給方羽鞠了一躬,說道。

    方羽點了點頭,沒說什么。

    見到趙軒對方羽的恭敬態度,還有趙紫南害羞的程度,一旁的唐小柔面露狐疑之色。

    但她還沒來得提問,花園前方搭建起來的高臺上,響起了聲音。

    “尊貴的先生女士們,大家晚上好。感謝大家今晚來到此地,參加陳相文先生和俞若冰小姐的婚宴……”

    高臺上站著一位身著西裝的司儀,拿著麥克風,宣講著一些內容。

    花園里立即安靜下來,眾位客人齊齊看向高臺。

    司儀講了一大堆關于新婚祝福之類的話語,而后才高聲喊道:“接下來,讓我們有請今晚的主人公,兩位新人登場……大家給點掌聲……”

    花園之中,立即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婚禮進行曲響起,充斥整個花園。

    一位身著紅色旗袍,身材標致的漂亮女人,挽著一個面容滄桑的男人之手,從內廳中走出,沿著花園上鋪著的紅毯,慢慢朝高臺走去。

    漂亮女人正是俞氏集團的總裁,俞若冰。

    而男人正是陳相文。

    兩人相互挽著手,面帶微笑對兩旁的來客點頭致意。

    兩旁的客人一同鼓掌,目送這對新人走上高臺。

    雖然這段婚姻具有一定的爭議性,但他們既然來了,自然不會潑冷水。

    俞若冰是俞氏集團目前的總裁,以她的才能,俞氏集團未來的掌權人也大概率會是她。

    所以,跟俞若冰打好關系,不會有錯。

    當然,看到傳聞中的貼身保鏢陳相文的長相氣質之后,在場不少男賓客心中還是難免產生嫉妒的心理。

    就這個長相平凡,胡子拉碴的男人,怎么配得上淮北商界大名鼎鼎的俞若冰?

    若說這個男人家世背景不凡也就算了,可偏偏他連家人都沒有,何來家底?

    真是現實版的癩蛤蟆吃天鵝肉!

    不少男賓客看著陳相文,臉上掛著虛假的微笑,心中嫉妒到出血。

    “緊張么?”陳相文小聲問道。

    “不會,我出席這種場合的次數這么多,怎么會緊張?倒是,待會發言的時候別給我丟臉!否則我饒不了!”俞若冰冷哼一聲,說道。

    “我就說一句話,說完就退回去,放心吧?!背孿轡男ξ廝檔?。

    兩人在眾人的矚目之下,走上了高臺。

    花園內的絕大部分人,視線都聚集在這對新人身上。

    而方羽,卻盯著對面角落的那個男人。

    此時,那個男人跟其他賓客一樣,只是抬頭看著高臺,沒有任何行動。

    難道目標不是俞若冰和陳相文?

    方羽眉頭皺起,心中疑惑。

    “接下來,有請我們的新郎陳相文先生致辭?!彼疽撬底?,將麥克風遞到陳相文的手中。

    俞若冰轉頭看向陳相文。

    “呃,感謝大家來參加我們的婚宴,謝謝?!背孿轡乃低暾餼浠?,就將麥克風遞回給司儀。

    司儀一愣,但很快反應過來,說道:“看來我們的新郎有點緊張,沒關系,接下來由新娘俞若冰小姐致辭?!?br />
    俞若冰接過麥克風,往前兩步。

    在俞若冰邁步的同時,角落里的那個男人也動了起來。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9955825.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