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史上最強煉氣期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當世最強之人?

莱斯特城VS布莱顿:第四百七十八章 當世最強之人?

    在往后方倒飛的過程中,陳相文一雙血紅的眼睛,死死盯著站在頂層邊緣處的方羽。

    他狂吼一聲,雙手張開,體內能量釋放,暗紅的光芒迸發!

    他很快就在兩百多米的高空穩住了身體!

    陳相文瞪著方羽,雙眼滿是兇光。

    “給我死!”

    陳相文張開的兩只手臂,都被暗紅的能量包裹著。

    而后,雙手猛地一合!

    “轟!”

    這一下,就猶如火箭炮發射一般,爆發出巨響!

    一團強大到令人窒息的能量,化作紅色光束,轟向方羽所在的酒店頂層花園!

    “還真瘋了?!?br />
    方羽眼神微動。

    這一炮他可以輕松躲避,也可以站在原地仍由沖擊。

    但這樣做的話,整個頂層花園的人,乃至下面好幾層樓的酒店住戶,都將面臨絕境。

    陳相文只是沖方羽而來,沒必要連累其他人。

    “只能這么做了?!?br />
    面對急沖而來的紅色能量光束,方羽站在原地,抬起右掌。

    一股恐怖的氣息,從方羽的體內散發開來。

    沒有任何的醞釀。

    “砰!”

    猶如白日驚雷一般,方羽的右掌轟然爆發出一陣金色的光芒。

    一頭猶如金龍一般的真氣從右掌之中噴射而出。

    兩道蘊含恐怖威能的光束,在空中碰撞,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響聲!

    同時,雙方碰撞而產生的氣浪,朝四周擴散而去。

    頂層花園再次遭受沖擊,震動連連。

    一陣陣尖叫聲響起。

    唐小柔在混亂之中,早已蹲在地上,抓著一旁的花壇邊緣,不敢撤手。

    她不知道情況,總感覺這個花園分分鐘就要崩塌。

    趙軒拉著趙紫南趴倒在地上,看著遠處方羽的背影,眼神驚駭。

    說實話,他到現在都還沒弄清楚情況。

    原來好好的一場婚宴,怎么就發展到這般地步了?

    俞若冰突然消失,陳相文和方羽打了起來……

    趙軒只覺得腦子里一片模糊。

    但他感受到身旁趙紫南顫抖的身軀,很快回過神來,拿出手機,給家里打去電話。

    ……

    “轟!”

    空中的對轟,由方羽取得了勝利。

    陳相文轟出的能量,在碰撞到方羽真氣的瞬間就潰敗了。

    停在半空中的陳相文,被方羽的真氣轟得再次倒摔而出。

    方羽看了一眼身后的花園,看起來沒有大礙。

    不過,若是再遭受一兩次沖擊,就很難說了。

    于是,方羽便起身朝著高空外的陳相文沖去。

    將戰場轉移到高空之上,這樣就能避免牽連無辜人群。

    陳相文的身體呈自由落體,往下墜了接近一百米左右,才勉強穩住。

    他抬頭看向高空俯沖而來的方羽,咬著牙往上沖去。

    在短短的幾個回合交手中,他已經感受到了方羽的強大。

    作為暗榜第一的他,早已無敵于西方黑暗世界。

    也是因為過于強大,很多事情對于他來說,已失去意義。

    所以他才會選擇在巔峰之時歸隱,回到華夏,來到南都,成為俞若冰的貼身保鏢。

    他從小就被送到國外訓練,從未接觸過華夏的正統武道。

    很多人跟他說,華夏武道界強者如云,但他并沒有放在心上。

    他始終自信,他就是當世最強幾人之一。

    事實也是如此,在回到華夏的這兩年間,他跟很多所謂的強者打過交道,但沒有誰能逼得他認真起來,甚至連接下他兩拳的人都沒有遇到。

    什么宗師,武尊,在他面前就如同三歲孩童一般弱小。

    可今夜面對方羽,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

    短短三個回合,他以近乎瘋狂的狀態出手,竟然沒有占到一絲的便宜!反倒連續遭受重擊!

    這個時候,他想起剛才虛像中那個人所說的話。

    目前的他,還不是方羽的對手……

    陳相文在歸隱之后,性格已經收斂許多,平日里是一個平和的人。

    但他骨子里的驕傲,沒有減退半分!

    他是黑暗世界的王者!他絕不會承認他比任何人差!

    “方羽……我一定會殺死!我一定會救回若冰!”

    陳相文咬著牙,鮮血從嘴角流出,用盡全力往上沖去。

    在上升的過程中,他的右拳緊握,拳頭中凝聚了滔天的能量。

    一秒后,陳相文與方羽的距離只有一米不到。

    陳相文右拳猛地往上砸去!

    方羽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原地。

    陳相文這一拳擠在空中,引起一聲爆響。

    而方羽,則出現在陳相文的身后,一掌切在陳相文的后脖子上。

    他想要把陳相文打暈,讓他冷靜下來。

    但方羽的手即將接觸到陳相文后脖子的時候,陳相文體內的能量卻是猛地炸開。

    “砰!”

    方羽瞬間被炸開十幾米外。

    陳相文轉過身,泛紅的眼睛盯著方羽,右手托舉在身前。

    一團淡紅的能量凝聚在他的右手掌上。

    很快,一把半透明,泛著紅芒的彎刀,出現在他的手中。

    修羅刀!

    這是沾染著無數強者鮮血,震懾萬千黑暗世界強者的刀!

    修羅刀一出,必然血濺四方!

    陳相文握緊修羅刀,朝著方羽猛地揮出一刀。

    一道凌厲的紅芒劍氣,劃空而過,發出一聲刺耳的呼嘯聲,急速劈到方羽的身前。

    方羽不躲閃,右手泛起一陣金芒,往前一扇。

    “啪!”

    月牙般的劍氣,被這一掌拍得潰散!

    陳相文爆吼一聲,身形如電,往這旁邊飛去。

    他在空中的速度非???,以方羽為中心,繞圈而動。

    短短數秒間,方羽的周圍一圈,出現了數十個陳相文的殘影!

    “哦?以速度成影,還是……”

    方羽突然轉身,看向后方。

    這時候,數十個陳相文,同時對著方羽揮出一刀!

    “咻……”

    數十道凌厲的劍氣同時出現,齊齊朝著方羽劈去!

    這數十道劍氣,全是真實存在的!

    它們從各方劈來,毫無死角,避無可避!

    就連虛空似乎都有些承受不住劍氣的肆虐,發出陣陣刺耳的聲音。

    方羽站在原地,身上金芒泛起。

    “嗙嗙嗙……”

    數十道劍氣劈在方羽的身上,發出一陣陣清脆的金屬響聲。

    “轟!”

    這個時候,方羽猛然暴起,朝著空中其中一道殘影沖去,一拳砸出。

    陳相文臉色一變,立即抬起手中的修羅刀,架在身前。

    “砰!”

    方羽的一拳砸在修羅刀的刀刃上,但力道仍然傳到陳相文的身體之上。

    陳相文痛哼一聲,整個人猶如斷線的風箏般摔出。

    而他手中的修羅刀,已經崩碎了。

    在陳相文倒飛的同時,立在方羽周圍的其余數十道殘影,一同消失不見。

    這一次,陳相文很難再在空中穩住身體。

    胸口很悶,渾身的骨骼如同散架一般,傳來陣陣劇痛。

    體內的能量雖然還很澎湃,但卻難以施展。

    橫行西方黑暗世界十幾年,陳相文已許久沒有遭受過這樣的苦痛。

    “我……敗了?”

    陳相文身體慢慢往下墜去,看著上空渾身泛著金光的方羽,眼神里除了不甘以外,只有震撼。

    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被人擊敗,還是以完敗的姿態。

    “若冰……”陳相文閉上眼睛,呈自由落體往下墜去。

    “這么快就頂不住了?”

    方羽看著急速下墜的陳相文,眉頭一挑,而后猛地往下俯沖而去。

    他跟陳相文之間并無仇恨,他并不想殺死陳相文。

    兩秒后,方羽就追上了陳相文,將他拉住,不讓他繼續往下墜。

    ……

    “大主教,是時候將他傳送回來了,否則……”

    教堂之中,黑衣主教緊張地說道。

    “我已在施法?!?br />
    大主教應了一聲,心中默念法訣,右手中的權杖往前一伸,權杖頂部的寶石泛著強烈的光芒。

    

    //www.lhxcoh.com.cn/shishangzuiqianglianqiqi/99779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