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一劍斬破九重天 > 一二一、大火流金,千葉魔子

布莱顿对加的夫城结果:一二一、大火流金,千葉魔子

    “這就是山海經的大衍境嗎?”

    王崇此時已經離開呆了大千幻城,到了虛空之中,大千幻城在他的視線里,已經縮為了一個光點。

    雖然第六關比十八關,危險了無數倍,隨時都能在虛空中遇到魔物,但王崇是真的不怕。

    山海經的第四重境界是——九黎山,扶桑海!

    此一重境界的衍生的法術,名為——大火流金!

    大千幻世境的陣法,最為玄妙,并非是單純的功力突破境界,而是猶如真的修成了道法的更上一層,諸般變化,一應法術,無不應應變化,念念隨心。

    王崇清喝一聲,全身都火焰爆發,化為一具火人。九黎山有巨人焉,銅皮鐵骨,力可拔山,扶桑海落大日焉,如火如沸,光焰萬丈。

    大火流金的法術,可以讓王崇身體的每一部分都能化為火焰之刃。

    簡單地說,就跟陰陽天符劍,是把真氣化為符劍,大火流金就是讓修行者的身軀,化為至為犀利的攻伐之器。

    王崇略作嘗試,忍不住又試了試,轉換真氣,這一次他只轉換了一成功力,化為七二煉形真氣,就感應到了體內的變化,三十六道罡脈化為三十六道陰陽天符劍,金光流轉,劍意凜凜,莫不隨心所欲。

    王崇嘗試了兩門道法,嘆了口氣,收了一身真氣,暗暗自言自語道:“也不知什么時候,我才能真正的突破大衍境!”

    天罡境叫做劍俠,本身雖然精通劍術法術,仍舊是常人,壽不過百年。

    大衍境才叫做劍仙,真正的脫離了“人”的范圍,成就“仙”之果業,可以壽至數百。

    王崇能有機會,拜師修道,自然并不只是想修成厲害法術,跟人好勇斗狠,亦想要長生。

    他當初在天心觀,只有老祖天心道人,功成大衍,雖然要悶在棺材里,但好歹也算是“仙人”,他的徒弟,可死了有好幾代了。

    王崇正在煩惱,忽然聽得腰間的號牌響亮,急忙取出來,噴了一口真氣上去。

    他聽得一個聲音,從號牌里傳出,叫道:“大人!踏魔營等今日該當巡獵,還請大人歸來,率隊出征!”

    王崇道了一聲好,收了令牌,向大千幻城飛去。

    他快要接近大千幻城的時候,就見到兩道遁光飛起,居然當面迎了過來。

    王崇也頗好奇,他在大千幻城除了張晉一和許瑤華,誰也不認識,這兩人明顯沖自己來,卻非是這兩人。

    不過須臾,兩道遁光一凝,一個風度翩翩的少年,還有一個杏眼桃腮的美貌少女,攜手出線在王崇的面前。少年微微一笑,說道:“可是吞海玄宗季觀鷹道兄?鄙下是魔極宗千葉,這位是我師妹,亦是我的道侶魯華裳?!?br />
    王崇微微一笑,心底卻有些嘀咕,忖道:“魔極宗的人,想要搞些什么?難道是朱瀟瀟記恨我,讓師門的人出頭?”

    千葉似乎能看破王崇所想,微微一笑,說道:“千葉非是為了朱瀟瀟師侄兒,是有件事想要拜托道友,故而不嫌冒昧,前來阻擾?!?br />
    千葉這人極有禮貌,為人氣度更是無可挑剔,但王崇也是出身魔門,根本不敢相信此人,亦含笑問道:“千葉道友,有什么事情,若是某能幫得上忙,必然出盡全力?!?br />
    千葉柔柔一笑,說道:“我最近尋到了一處洞府,想要學步吞海玄宗的兩位真君,也煉成隨身攜帶之物,故而想求道友傳授玄玄煉遁術?!?br />
    王崇心道:“我誠然會此法術,但如何肯教給魔極宗的人?”

    他曬然一笑,說道:“道兄說笑了,此等高深法術,小弟如何會得。就算想要傳授,也是無法?!?br />
    千葉笑了一笑,說道:“縱然現在不會,日后也未必不會,日后道友學了此法,來魔極宗傳我就是?!?br />
    千葉說的如此堂皇,到讓王崇心頭生出了懷疑來,暗忖道:“這人失心瘋了嗎?居然以為我這般好說話?還學了此法,去魔極宗傳他?”

    王崇呵呵一笑,這次卻并不作答,眼中也生出了戒備之意。

    千葉探手虛虛一按,喝道:“未免道友,貴人多忙,忘了此事,我要施展一個小小的法術?!?br />
    王崇只覺得洪鐘大呂,一起轟鳴,千葉竟然要施展魔法,闖入他的心海。

    王崇哪里容得這種事兒?

    千葉雖然魔法強橫,難道他就弱了?

    王崇身子一晃,已經把京吞海的妖身用了出來,他得了幻瓏珍獸,可以變化無窮,倒是能遮掩這具妖身來歷。

    大千幻世境的威力有其極限,最多就能影響到金丹境,金丹境仍有提升功力的妙用,卻無法突破“偽境”,化為陽真大修。

    千葉微微一笑,喝道:“米粒之珠,焉放光華!”

    王崇沒來由心底一寒,似乎有些什么不妙,他想也不想,就把“山海經”的法力,悉數發揮,滔天火海噴射,毫無死角的覆蓋。

    就在他全力推動山海經的時候,一道人影近在咫尺,忽然尖叫一聲,化為遁光,急速退開。

    王崇這才明白,自己剛才忽略了什么,千葉一開口,他就被此人吸引了全部注意力,再也沒有關注,他的道侶,那位叫做魯華裳的魔門女修。

    千葉想要惑動王崇的魂魄,這位女修就以魔門秘術,潛入他身邊,隨時能突施偷襲,結果了王崇的性命。

    若不是王崇久經大敵,全力推動山海經,大火流金的法術,只怕就給這對狗男女給暗算了。

    若是被種下魔念,回去偷竊道法,也就還罷了,若是被人此人隨手殺了,那才是冤枉。

    王崇心頭恚怒,再不容情,大手一抓,五道火焰鎏金,悍然反撲。

    千葉哈哈一笑,他本來以為,王崇功力低微,自己突施暗算,興許就能得手,在吞海玄宗埋下一顆釘子。哪里料到王崇反應這么快,離開就施展了妖身反擊。

    他悠然喝道:“在這里,我是金丹,你有大衍妖身,也是金丹,就不跟你爭斗了。待得出去接天關,我再讓你見識,什么是真正的——魔道金丹!”

    

    //www.lhxcoh.com.cn/yuanjiabieguolai/1144593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