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召王令 > 第67章 很危險呀

布莱顿对南安普顿直播:第67章 很危險呀

    他不懂處理政務,只有學。照貓畫虎不行,照虎畫貓還不會嗎?容昭參照著徐禮在的時候繼續打理著政務。雖不是得心應手,但也勉勉強強支撐下去了。

    傍晚快用晚膳的時候,容昭又來到夏晚華那里。

    夏晚華正坐在床上,面前炕桌上擺著剛做好的兩菜一湯。

    “臉色還是不太好?!比菡淹嚴麓箅?,交給玉珂,順勢坐在夏晚華對面?!案乙彩⒁煌敕?,再加兩個菜?!?br />
    夏晚華沒出聲,只是默默地將炕桌下自己的腿收了回來。

    雨芙見狀立刻退出了房間,去了小廚房。

    容昭從玉珂手中接過盛好的飯,扒拉一口。

    “挺好吃的。在外面行軍打仗,吃口熱乎飯都不容易?!?br />
    “那辛苦你了?!畢耐砘嶸詰?。

    狐貍眼挑了一眼,伸手盛了一碗湯,放到夏晚華面前?!八?,我需要安慰?!?br />
    眉頭擰起,那雙暗淡的黑眸看向那張妖孽的容顏。

    “說正事吧?!?br />
    “好!”長長的一個拖音,似有不甘心。

    “徐禮雖然離開了,可他曾經提拔的人都沒走?!?br />
    夏晚華聽到這點點頭?!跋缺鴝廡┤?。徐禮剛走,人心浮動。我們心里有數就好。也許這些人會給我們一個驚喜?!?br />
    “明白了。吃飯吧?!焙暄坌σ庥?。

    安靜用過了飯,容昭起了身,又穿上大氅。

    “玉珂,我帶回來一些小玩意給晚華,你跟我取一下?!?br />
    “諾!”玉珂看到夏晚華沒反對,便跟隨容昭出去了。

    出了院子,容昭放緩了腳步。

    “徐禮離開的時候就什么都沒說嗎?”

    玉珂遲愣一下,便明白了。徐禮把信交給她,就是說明她早就投靠徐禮了。容昭已經想明白這點了。

    “三公子什么都沒有說?!?br />
    “真的沒有?”聲音冷了許多。

    “沒有?!庇耒嬗紙艚幼潘檔劍骸俺侵?,三公子沒想過娶姑娘。那天的事只是個意外?!?br />
    不僅僅是玉珂,所有人都認為那晚徐禮和夏晚華已經不清白了。雖然當天大家都猜不到是怎么個回事??墑嗆罄慈菡汛辰?,把韓家二郎斷了根。那韓家二郎是個什么貨色,見色就起色膽的色鬼。所有人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徐禮在夏晚華房里待了一個下午加一個晚上。這發生了什么事情,還用得著說嗎?

    “看來你知道些什么?!比菡衙腿蛔?,抬起修長的手指勾住了那秀氣的下巴?!澳慵親×?,我不容任何人傷害晚華。哪怕你是申達江的妹妹,若是傷害晚華,我也會將你碎尸萬段?!?br />
    “城主放心,我申玉珂從來不會傷害姑娘,三公子也不會?!?br />
    “看來你真的知道什么?!?br />
    這次是肯定。

    大手收了回來?!澳憧醋諾閫砘?。她是很擰的一個人。她雖說身體一直不好,可也許就懷了呢。若是懷孕了,她定不會留下那個孩子。你看著點,別讓她吃了藥也不知道。若是真有了孩子留著沒什么了不起,別因為墮胎而傷了身體就好?!?br />
    玉珂疑惑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雙狐貍眼里。

    容昭也不解釋,邁步往自己的院子。

    “那是誰?”

    昏暗中,容昭似乎看到了一個美人。狐貍眼危險地瞇起來。

    “顧茵。顧家姑娘。她父親顧川是姑娘請來修繕護城河和規劃城內水道的。顧家父女就住在夏府里?!?br />
    “哦?很危險呀?!?br />
    玉珂沒有想明白容昭口中的危險是相對誰的。但是那個顧茵確實是個危險人物。一個美人,也不著急嫁人,對什么都是一副毫無興趣的樣子。真有這么清心寡欲的人?既然真的清心寡欲,那干脆出家好了??隙ㄗ暗?,有目的!

    來到容昭那里,玉珂見到一個黑壯的漢子和一個稍微白一些的男子。二人都穿著一身鎧甲,一看就是兵營里出來的。

    玉珂微微福身。

    “他們是柯繼海和商饒,是我的好友。這位姑娘是晚華身邊的玉珂?!?br />
    二人上下打量了一番玉珂,似乎想從玉珂身上探出另外一個人的影子。

    “玉珂姑娘有禮,在下商饒?!?br />
    “玉珂姑娘有禮,在下柯繼海?!?br />
    “二位將軍客氣了?!庇耒嫖⑽⒏I?。

    容昭在里間拿出一個小匣子,交給玉珂?!盎厝グ?。盯著那個顧茵?!?br />
    玉珂點點。即使容昭不叮囑她,她也會看緊那個顧茵的。

    等玉珂離開了,商饒眨了眨大眼,看著關閉的房門。

    “怎么了?”容昭示意二人坐下。

    三人圍坐在一起。

    “你真要娶那夏晚華?有什么好的呢?是長得美,還是能說會道?!鄙倘耐兇湃鎰?,上下打量著容昭。

    “只是單純的喜歡而已?!?br />
    黑黝黝的臉上堆起一絲不可思議的笑容。

    “我商饒沒聽錯吧?喜歡?容昭,你會動真情?這么些年,你糊弄了多少女人,現在竟然被一個女人困住了?!?br />
    “你沒聽錯。晚華人很好的,你們慢慢就知道了。我留在坤澤城這么拼死拼活的,除了為報仇,也是為了她?!?br />
    那傾城華顏放松許多,但又多了許多嚴肅。

    商饒看他那樣子明白他是認真的了。風流公子也有動情的時候??!

    “既然如此,那你就趕緊下手娶了??!”柯繼海幽幽地說了一句。

    容昭長出一口氣?!叭羰僑菀孜以縟⒘?。她不肯?!?br />
    “你不會來硬的??!想把人拿下。就憑你這么多年風流本事,在床上治不服一個丫頭片子?!?br />
    一聽到這話,容昭抬起一腳揣在商饒的腿上,把人踹飛在地。

    “你把晚華和那些女人相提并論,這是侮辱晚華!你以為晚華是那么膚淺的女人嗎!如果這招可以,我用得著你說嗎!”

    若不是多年的好兄弟?;蛔讎勻慫嫡饣?,容昭恨不得揍死他奶奶的。

    柯繼??吹繳倘吶榔鵠戳成緩?,立刻扯過話題。

    “我看這事先放一放。咱們得幫你在坤澤城站穩腳跟,不能什么事都依仗女人。那樣老四就是再好,那夏晚華也未必看得上老四?!?br />
    //www.lhxcoh.com.cn/zhaowangling/1102563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lhxcoh.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