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frame布莱顿p > 证剑诸天 > 第205章 不断的麻烦

布莱顿大学是英国名校吗:第205章 不断的麻烦

    怜星的脸应当是移花宫内最美的,相比于邀月的冷艳到极致,她是那种娇美到了极致。

    不过此时的她在听到邀月的话也是皱起了眉:“什么事?无缺在外面……惹大祸了?”

    邀月的脸清冷绝美:“哼,无缺倒是没惹什么大祸,倒是在江湖上闹出的事挺大的?!彼蛋?,她把得来的消息递给怜星。

    怜星静静看完传来的消息,脸色顿时显现出大惊之色。

    “这……这怎么可能?无缺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剑术武功了?”

    她的口中说着,脸上和心里的震惊之色更浓,好似比她见过的所有事都要来的吃惊。

    邀月的绝美脸上也现出了一丝迷惘之色:“我也没想到……他不过是出宫半年多点时间而已,何以至于有了这等武功?能和那燕南天交手?”

    她的脑中想起了当年和燕南天的那一番交手,她是知道神剑诀的强横,也知晓燕南天那嫁衣神功的至强,就以花无缺刚出宫的那番实力,是如何也不能和他相抗的。

    邀月心想着,对着这个消息也是实在难以接受。

    怜星自然也不信,她拿着这记载着消息的信,脸上的神色渐渐从震惊转为怀疑之色:“这消息是真的么,无缺在出宫前的武功,我们是知道的,明玉功不过堪堪到达六层,何至于能和燕南天如此交手?难不成这燕南天是假的?”

    邀月摇了摇头:“这个消息是我经过几番确认过得,不会错,那燕南天也的确是真的燕南天,神剑诀和燕南天长佩的神剑造不了假,不过……”邀月说到这开始有些迟疑。

    怜星赶忙问道:“不过什么?”

    “不过……这个燕南天此次用的嫁衣神功好似威力不及以前……”邀月说到这有些皱眉。

    她是和燕南天交过手的,对于嫁衣神功知之甚深,这二十年来,她的明玉功修行日趋更深,愈发的强大,虽然还未达到最终的明玉功第九层,那个最终境界,却也是在第八层最巅峰的地步上待了足够多的时间,以她的实力,尽管是信上的只言片语描述,也能看出这燕南天的嫁衣神功还未练到顶层,甚至比以前好像还有了退步。

    怜星当然不明白这点,她虽然也把明玉功练得极深,但却并不如自己姐姐那般强横,也未和燕南天交过手,但她在听完自己姐姐说的这番话之后,当然也明白了,这和花无缺交手的就是燕南天……

    “既然这消息属实,那……”怜星的脸再次吃惊,这次的吃惊少了许多怀疑:“那无缺如今的实力当真有这般……”

    邀月的脸色开始认真起来:“如果是真的,无缺可能的确有着不下于你我的实力了?!?br />
    怜星的脸彻底收不起来了,虽然她一直都对花无缺有着若有若无的某些情绪,但她却并不希望花无缺有着能够相比自己和姐姐的武功,因为……那件事一旦暴露……

    想到这,她的脸色不禁有些担忧,她小心的看了看邀月:“姐姐,要不要把无缺尽快叫回来?!?br />
    邀月也陷入的沉思:“先不急,等等再说,据消息说,他最近正在追着那江小鱼,估计很快就能抓到了,以他现在的武功,想必定然能杀了他,到那时……他回不回来都无畏了……”她的脸显现出一种不知道什么的情绪,有愤恨,有释然,更有解脱……

    怜星见此自是不好多说,脸上泛起忧色:“那好吧……希望无缺能早些杀了那江小鱼?!?br />
    邀月点了点头,忽的又道:“你安排一下,那魏无牙最近竟然不知为何闹腾的厉害,对我移花宫竟然有了多番试探,我们要小心一些?!?br />
    怜星点头:“好,我现在就去安排一下?!?br />
    两人就此在移花宫内分离。

    ****

    远在绣玉谷移花宫外的十几里地之外,有一个猥琐老人,尖嘴猴腮的模样,瘦小畸形侏儒般的身子,坐在一张轮椅之上。他虽如此,但一身气势不减,外人一见生不出任何小觑之心。

    而他身上最吓人的还是他的眼睛,小小的眼睛透露的眼神,是让所有和他对视都有心摄的眼神。

    他所在的地方是在一处小山谷的山洞之中,阴影遮蔽了黑暗,使得他更显恐怖。

    突兀的,老者的身子后面出现一人,静悄悄的说道:“师父,这些日子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多番试探了移花宫,何时进行下一步计划?”

    老者的脸很丑陋,说话间又是吓人的嗓音,显得有些阴森可怖:“这第一步已经开始了,我们很快就能进行第二步,这次那江老弟已经有了完整计划,我们只需互相配合,必然能成事!”

    这人听见老者的话,顿时发出桀桀的笑声,语气之中不免显冷:“嘿嘿,这江别鹤当真是人老成精阴险至极,竟然想到如此阴狠的招数,不仅能得来移花宫的明玉功和移花接玉掌法,还能拿来威胁移花宫的两位宫主,计划竟是一环连着一环……”

    老者顿时泛起嘿嘿冷笑:“那是自然,这江别鹤,当年能做下那般事,自是不能小觑,心狠手辣至极。此番如果他的计谋成功,那花无缺必定落入网中,到时候只需躲避开这燕南天,待我们练成明玉功,必然也不用在怕他了……”

    这人点头:“是的,可惜了这移花宫的少宫主,他完全想不到无缺公子的名声越大,越是如烈火烧油,受不得一丁点触碰,若不然就是炸个翻天。他不是燕南天,无牵无挂,有人相嫉,自是有人会害他?!?br />
    老者冷笑:“花无缺……若不是我们帮他这样传扬名声,他怎么可能有如今这硕大之名,不过是徒有虚表罢了……”

    ………………

    陆寻和小仙女铁心兰一路往江南行着,这些日子随着他无缺公子的名声越来越大,不知为何,想要掩盖,悄悄前行都做不到,总是在陆寻等人躲过之后,有人出现拦住了他们。

    然后,这些人,上来便是对陆寻一阵痛骂,或是骂陆寻何德何能担当这等名声,或是说陆寻是徒有虚表。更有甚者,上来就不发一言,对着陆寻就是一阵打杀,脸上抱着的冷笑,那意思就是为了成名之意。

    这使得陆寻深感烈火熬油之感。

    他大概猜到了有人在暗中做这些事。

    不过,他也无法解决这来着不绝的人,所以挑了个时间,陆寻把这些人召集起来,用武功高把他们一一打发了了事。。

    本以为这往后无事了,却不想,还是有人不信,甚至不知从哪得来的消息,说陆寻杀了那些前去挑战的人,然后便演变成了一番寻仇之事。

    而这天,前来找麻烦的,却是如今江湖中的七大剑派……

    

    http://www.lhxcoh.com.cn/zhengjianzhutian/11445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arframe布莱顿p www.lhxcoh.com.cn。鬼吹灯手机版阅读网址:m.www.lhxcoh.com.cn